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乱唐 > 第七百五十四章:奸细来投靠
    燕军大营,尹子琦再一次从昏睡中醒转,现身边只有几名军卒随从,刚要起身却被一名随从手疾眼快的拦住。

    “将军莫要动身,有甚事,吩咐小人们去办就是!”

    尹子琦却有难言之隐,他起身是因为尿意阵阵,这一肚子尿也不知憋了多久,在耽搁一会都感觉犹如即将炸裂般的难耐。

    “郎中呢?快叫郎中来!”

    尹子琦毕竟有身为主帅的威严包袱在,不肯在随从面前出丑,便指望着那些郎中能为他开解尴尬。然则,不问还好,这一问反而却现身边的人一个个吞吞吐吐,不肯细说明白。然则他又是何等样人,只一眼就从这些随从军吏的脸上看出了端倪。

    “说,究竟怎么了?难道以为尹某的刀不够快吗?”

    这一声厉喝虽然虚弱,可还是把那几名随从吓的纷纷跪了下来。

    “将军饶命,小人说。郎中们趁着,趁着营中乱纷纷的当口,都,都逃了。”

    “甚?一群忘恩负义的狼子……”

    听闻连郎中都跑了,便愤怒之极,可猛然又觉得胯间一热,身下竟像决口之堤,顿时就湿了一大片。

    这下可好,他连愤怒都顾不上了,便将那几个随从全都撵了出去。

    尹子琦的本意是把随从撵出去以后,他自己换下来弄脏了的衣裤。可这时才现,自己的身体竟好像不听使唤一般,甚至连坐起身来都难以做到。

    折腾了小半个时辰,折腾出了一身虚汗,却连身子都没能坐直。尹子琦何曾有过这等软弱的时候,可面对此情此景,竟也忍不住落泪了。想他英雄一世,何以落得这步田地呢?

    尹子琦知道,自己不能再顾及什么颜面了,如果不赶紧把这些邋遢收拾妥善,就不能召见众将,不能召见众将,军中就会有灭顶之灾。

    “来人,来人!”

    随从们就在帐外候着,提心吊胆,莫名其妙的在外面等了小半个时辰终于听到将军在账内召唤他们,便又迫不及待的推门而入。

    可进去之后,他们现这一切的原因竟是尹子琦失禁了!

    随从们七手八脚的给他换下了湿透的中衣,简单将身体擦拭干净,然后将脏了的衣物连同被褥一并丢掉,又给他换了一身新的中衣,很快就收拾停当。当众将抵达卧榻之侧时,谁也想不到这里此前曾生了令人尴尬至极的事。

    “撤军!”

    之前折腾了很长时间,尹子琦的体力消耗的厉害,他只来得及说了撤军二字,便又昏晕过去。只留下一干军将们大眼瞪小眼,不知如何是好。

    撤军二字的意思当然不难理解,可如何撤,撤往哪里,一旦撤了这个责任由谁来承担,都是避不开的问题。

    “诸位,将军现在神志不清,不如等明日清醒了,再详细询问如何?”

    其中一人率先提议,余者觉得最合适不过,便纷纷附和。原本拥挤的军帐,只眨眼的功夫就再一次变得空空荡荡。

    ……

    新安县廷前堂坐着一个人,这个人就是严同,此时的他心怀忐忑,坐立不安。燕军大败的消息,此时他已经全部知悉,而严相公交代下来的秘密使命却还没有机会实现。现在看来,出现这种机会将更加的渺茫了吧。

    严同在拜会秦晋之前,心里也是经过了一番复杂的斗争。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也是时候为自己设谋了。

    然则,求见秦晋显然绝非他想象中那么容易,这一等就等了整整一天,从早上日出直等到太阳西斜。每一次硬着头皮询问,得到的答案永远是让他等下去。如果等不及,可以先回去,明日再来。就算傻子都能看出来,秦晋这是有意不见他。但严同也咬牙下定决心,见不到秦晋就绝不会去。

    整整一天的时间,只见这前堂外不断有武将文官重重而过,或入中堂,或出而离去。这明显是去向秦晋汇报军情政务的,也是如此,知道秦晋就在前堂后面的中堂内,他才坚定了等下去的信念。

    然而,直到日落西山,前堂内点起了一盏如豆的油灯,已然没有等到他所想要的结果。

    暗自鼓了半天的气,他终于硬着头皮对外面的佐吏恳求道:

    “小人求见大夫,的确,的确有要事,劳烦,劳烦……”

    “聒噪个甚了?大夫要见你,自然就见了,不想见,就算求破了天也没用。听人劝吃饱饭,别在这里耗着了,回去吧。”

    尽管严同已经把姿态放的极低,这些佐吏依旧没人给他好颜色看,甚至在言语中还有着明显的嘲讽与奚落。

    事实上,在洛阳城里,他是宰相的家奴,人人都要敬他三分。而在唐朝的地界上,他连个屁都不是,尤其在神武军众将士的眼里,恨不得将此人剥皮抽筋,挫骨扬灰,又怎么会对他客气呢?

    岂料,刚刚被奚落完,便有一名军吏从中堂方向走了过来。

    “严同还在不在?大夫准见!”

    闻言,严同如蒙大赦一般,差点连眼泪都掉了下来。

    “在,在,小人在呢……”

    中堂里只有一盏烛台亮着,本就不大的堂内,依旧昏暗,依稀可见秦晋就正襟端坐在主位之上。

    “有罪之人严同拜见御史大夫!”

    “严同,你何罪之有啊?”

    严同在来此之前就已经下定了决心,又经过了一整日的煎熬,更是决心为自己的将来设谋。

    “小人有欺瞒大夫之罪。”

    秦晋冷哼了一声。

    “欺瞒?如何欺瞒?”

    “小人临来时,严相公有交代,可找准机会,暗中,暗中……”

    原来,严同从洛阳赶过来与秦晋会面,绝非如他此前所说,是代严庄商谈弃暗投明之事。而是于暗中窥伺机会,抓住神武军内部的矛盾大做文章。再者就是以商谈为手段,达成拖延进军度的目的。不过,神武军根本就没给他这个机会,直到尹子琦大败以后,他才如梦方醒。

    ……

    长石乡大营,杨行本回到军营以后,当即就命令部将,整顿兵马,对叛军的反击即将大举展开。

    军中上下原本在为杨行本的处境而担忧,裴嗣将矛盾扩大化以后,全军上下都知道他受到了秦大夫极为严厉的惩处。许多人都以为这一回肯定要阵前换将了,然而出乎他们意料的是,杨行本不但回来了,而且还在回来的当日就对军中所有人马做了一连串的部署。

    部署之后,杨行本也没有闲着,而是召集了军中所有校尉以上的军将进行集体训话。这种情况是前所未有的,谁都知道这个杨将军性子冷淡,又不爱张扬,就连必要的军事会议都甚少参加,更别提现在了。

    其实,杨行本的目的十分简单,就是为了告诉所有人,他虽然受到了严厉的惩处,可依旧是前军的主将,任何人都不容替代,而且这也是出自于秦大夫的本意。以此安定军心,让他们不要多想,尽快围歼这最后的叛军才是。

    就在集体训话之后,有军卒来报,在营外活捉了十数名来自于叛军的奸细,听口音都是些洛阳人士。

    杨行本只以为捉到的都是些寻常奸细,打算循例审讯一番,谁知刚见到那些奸细,十几个人就齐刷刷的跪成了一排,纷纷表示自己是弃暗投明,而且身在叛军之中也是因为被裹挟不得也以而为之。

    “只要将军肯收留我等,便有一桩天大的秘密告知将军!”

    这几个奸细居然不知天高地厚的讲条件,杨行本不禁莞尔,他身侧的军将却怒喝道:

    “若有重要消息便从实招来,否则自有方法让你们开口!”

    说着话,抽出了腰间的横刀在他们面前晃了几晃,又作势揪住一人的领子,挥刀便要砍。

    “饶,饶命,饶命,说,这就说……”

    刀架在脖子上,直接就把那人吓的屎尿齐窜,账内顿时便腾起阵阵骚臭之气。

    杨行本也看出来了,这些所谓的奸细应该是尹子琦在洛阳强征的汉人,并非来自于叛军核心,不打算继续浪费时间,便要转身离去。

    “我等是尹子琦的随军郎中,尹子琦中了风邪,难以自理,将军正可趁此机会一鼓作气,痛歼叛军,直捣洛阳。”

    这个消息确是大出所料,杨行本停住了脚步,回转过身来。

    “你们再说一遍,尹子琦如何了?”

    其身侧的军将却道:

    “勿信这些变节之徒的话,谁知道是不是尹子琦派来故意散布假消息,以迷惑将军的!”

    杨行本未知可否,只盯着其中一人问道:

    “你来说,尹子琦病症如何,军中动向如何?”

    那名被指到的郎中颤颤巍巍的答道:

    “尹子琦前一日夜里受了箭创,后来听说三万精锐全军尽殁,又见了钟如海的惨状,激动之下就中了风邪,当即卧榻不起,难以自理。叛军营内见主帅病倒,也都慌了神,小人等就是趁着这个机会逃出来的。”

    杨行本若有所思,片刻之后又问道:

    “尹子琦的病症短时间内可以恢复?是否有性命之虞?”

    还是那名郎中。

    “性命无虞,若悉心将养,半年时间可复旧观。只是三五日内,就算下地也未必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