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乱唐 > 第七百九十八章:爆炸收奇效
    冲天的火光即便在淅淅沥沥的雨水下也没有熄灭的意思,杨行本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脸上露出了复杂的神情。

    就在半个时辰以前,叛军借着大雨的掩护一连冲破了数道营寨,眼看着连火药库都将失守,清虚子在关键时刻一把火点着了诺大的火药库,顷刻间中军大营内部就生了猛烈的爆炸。

    数以万斤的火药在极短的时间内化成了巨大的火球,就连雨水都奈之不得。叛军猝不及防之下,死伤无算,活着的也被这人间地狱般的惨景吓得四散奔逃。

    “你说什么?大点声,听不到啊……”

    此时此刻,杨行本的耳朵依然在嗡嗡作响,部将向他汇报军情,他却一个字都听不清楚。

    爆炸生的突如其来,在那一瞬间他只觉得地动山摇,仿佛世界马上就要崩塌了  。可随之而来的爆响与冲天的火团让他意识到,这并不是地洞,而是火药库被点着了。

    秦晋看着杨行本卖力的喊着,耳朵里所听到的也只有一刻不停的嗡嗡声。他与杨行本一样,都在突如其来的巨大爆响下不及掩耳。

    “清虚子何在?”

    秦晋连连向部将问。当时眼看着叛军就攻下了火药库,清虚子只说去处置火药,却没想到竟是这么个处置法。

    “回禀大夫,火药库附近早就被夷为平地,清虚子真人现在生死不知!”

    秦晋万分可惜的闭上了眼睛,他也清楚,在这么猛烈的爆炸之下,幸存的可能万中无一,想不到这货一向有点趋利避害,竟也能做出如此惊天动地的大事来。

    “找,给我去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能不能找到是一回事,做出最明确的表态又是另一回事。像清虚子这种牺牲小我的人,朝廷将来一定会有所追封,如果现在不为他们争取应得的东西,将来无凭无据,许多人怕是要白死了。

    是以,秦晋表示了自己对此事的极度重视,不过是做给活着的人看而已。

    此时秦晋也顾不得战场危险,带着几十个贴身的亲卫在营中起火点附近左右巡查,希望能现侥幸活下来的人。然而,但凡被现的人,基本上都已经死透了。而且,死人里还有很大一部分属于叛军。

    叛军就这么撤了,实在让人有大吃一惊的感觉。

    爆炸前的几次攻击,这些叛军打的顽强至极,甚至可以用强悍来形容,可谁又料得到,他们的攻势在眨眼的功夫里就土崩瓦解了。

    除了收拾火场,处理被炸死者的尸体,秦晋没在中军附近多做停留,而是带着人去封堵被叛军冲杀进来以后打开的寨墙缺口。

    经过神武军细致梳理,留下营中的叛军一多半都成了死人,还有一小半也不知是不是幸运,被猛烈的爆炸震晕了。

    按照杨行本的意思,干脆就把这些人全都杀掉,也省却了麻烦。不过秦晋却另有看法,这些陷入昏迷稀里糊涂成为俘虏之人的数量不多,留下活口将来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为了稳妥起见,秦晋并没有派人去追击败走的叛军,封堵好被叛军破坏的寨墙以后就专心致志的处理营中庶务,第一要务就是尽快的将所有死尸搬出军营,遗体一律土葬,叛军则堆成了小山一般付之一炬。

    看着大片的狼藉,秦晋心里也是五味杂陈,表面上看神武军成功的挫败了叛军的阴谋,可诛心而论,神武军真的胜了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他们连中军大营都差点被夷为平地,又怎么能称之为赢了呢?

    过了好半天,秦晋的听力渐渐恢复过来,他便与杨行本大声的商量着:

    “二郎,你带着人再去搜索一遍,别漏下了活人!”

    杨行本领命而去,只不过他前脚刚走,后脚便有军卒来报:

    “找到了,找到了……”

    秦晋只觉一头雾水,下意识的询问道:

    什么找到了?

    “青虚真人啊!”

    只没想到火势都烧成了这个德行,清虚子居然还能留下个全尸。他摇头摆手,低声道:

    “好生安葬了吧,将来某都会向陛下为他们请功的!”

    那军卒却犹豫了一阵,这才解释道:

    “不不,不,青虚真人没死,只不过距离太近被剧烈的爆炸震晕了!”

    得知这个消息,秦晋竟兴奋的有些难以自已,他本以为清虚子死定了,在火器研究方面将失去一个颇有实干能力的先行者,哪曾想却是虚惊了一场。

    “走,去看看他!”

    “大夫,青虚真人已经醒了,此时已经在营门外了!”

    这可大大出乎秦晋的预料,在猛烈的爆炸下没有送命就已经是奇迹了,由况且于距离爆炸地点过近,瞬间他就被震的昏死过去,身上的伤势一定不会轻了,怎么现在就能行走自如了?

    清虚子出现在秦晋与杨行本面前时,虽然整个人还生龙活虎,可身上脸上却是狼狈到了极点。本就邋遢的道袍几乎已经到了衣不蔽体的地步,脸上的眉毛胡子也都被火燎了个精光,头虽然尚在,可也是焦糊一片。

    “你这老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

    没请秦晋说话,杨行本竟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清虚子的眼睛里闪过一丝讶然之色,按说他与杨行本一向不对付,现在自己倒霉了,对方应该兴奋才是,怎么也不见他露出一星半点的笑意呢?

    不过,他很快就释然了这种想法,他和杨行本的矛盾不过都是芝麻绿豆大的事,放在大是大非面前则显得什么都不是了。

    而秦晋此时最想问的,就是清虚子为什么能在剧烈的爆炸下免于一死,难道他还有什么过人的特异功能不成?他原本是不信这些东西的,可怜穿越这么奇怪的事都能生,即便清虚子说他懂得道术,有特异功能,也未必就是假的。

    然则,清虚子给出的答案则远远出了秦杨两人的意料。

    “实话说吧,自打立寨的那天起,贫道在安置火药库时就已经做好了不测之准备,贫道不死也多亏了这提前的准备啊!”

    这时,杨行本才想起询问搀扶着清虚子的军卒。

    “你们说说,在何处现清虚真人的?”

    “回将军话,俺们现真人时,真人已经被土石埋了大半!”

    不过,清虚子却连连摆着手,摇头道:

    “非也非也,贫道不是被埋了,那是贫道的隐蔽坑,只不过坑上的覆盖物被剧烈的爆炸震塌了而已。”

    原来,清虚子一早就做好了万一生不测的应对准备,距离火药库不远的深坑也是事先就挖好了的,他也实在没想到,这些准备居然也有用得着的一天。

    听了清虚子的讲述,秦晋就差怀疑清虚子也是穿越过来的人,否则怎么对火药的各种特性与情况了如指掌呢?

    “哎呦!慢着,慢着……贫道这肋骨断了好几根……”

    扶着清虚子的军卒动作有些大,清虚子立时猛烈的吸着冷气,口中哇哇乱叫。

    杨行本这时竟与他说了句玩笑话。

    “青虚真人有了这次的实践,将来有所改进,也就不必再折断肋骨了!”

    岂料清虚子却连着呸呸呸了三声!

    “好的不灵坏的灵,杨将军可不中拿此事说笑,咱神武军的中军大营再被炸一次,得多丢人啊!”

    秦晋也跟着说道:

    “可不是嘛,还是被自己人炸的!”

    实际上,清虚子炸了火药库,竟对战局的进展收到了奇效,原本势如破竹的叛军就此土崩瓦解。经过大致的清点,死于爆炸中叛军足足有数千人,其中绝大多数都是被突如其来的热烟进入肺部窒息而死,真正直接死于爆炸的倒是不多。

    再有一部分,就是没有被炸死,而是被震的昏死过去的叛军。这些人的数目说少也不少,大致也在千人上下。

    两厢数目加在一起,对于今夜袭击中军大营的叛军而言,绝对不是个小数目,无怪乎他们就此土崩瓦解一去不返。

    被俘虏的叛军6续都醒转过来,现自己居然稀里糊涂的就成了俘虏,都难以接受这个现实,许多人甚至当即暴起难。但他们毕竟身体虚弱,又如何是神武军军卒的对手,很快就被制服。况且,很大一部分俘虏身上都是带着伤的,即便有心反抗也是无力的。

    平息了俘虏的骚乱以后,杨行本再次提出来,将这些人杀掉。

    秦晋想了想,觉得自己之前想的有点多,留下这些人当活口实在是多此一举,反而给他们平添了许多不可预测的麻烦,有鉴于此索性就同意了。

    杨行本当即就命人将俘虏们押送出军营,俘虏们也不傻都明白了自己的处境,恐怕难以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

    无论何处都有软骨头,就算强悍如斯的叛军也不例外,不少人都赖在地上不愿走,试图拖延那一刻的到来。杨行本是何许人也,怎么可能被这点伎俩就拖住了呢?他指稍稍使了眼色,便有军卒凶神恶煞般的冲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