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乱唐 > 第三百四十一章:树倒猢狲散
    “大夫今日夺下洛阳,当是立下了开国以来不世之奇功啊!”

    陈千里沉吟着,缓缓的开口了,这让秦晋觉得眼前这个已经不再黑胖的黑胖子愈陌生。从这意味深长的语气里,他似乎已经预料到了陈千里今夜怕是又要犯轴了。

    秦晋沉默着,静静的等着他接下来要说些什么。果然,陈千里见他没有接话,终是忍不住自顾接了下去。

    “难道大夫没有想想,大功就是大祸吗?”

    陈千里的声音既压抑又激动,似乎又蕴含着隐隐的忧虑。

    秦晋反问道:

    “难道还要放任叛军继续在洛阳肆虐吗?”

    陈千里叹息着摇头。

    “千里知道,劝人让功是多么的愚蠢,可为了大夫一世英名,千里还是要说!”

    秦晋仍旧默然。

    “大功之下,赏无可赏,这不就成了震主之势吗?”

    话已至此,秦晋当然明白陈千里在担心什么。

    “让我不取这洛阳之功,亦无不可,当初让房琯率军出征,我又何曾争过?”

    这是实话,当初秦晋就没想过要争这份功劳,事实上神武军自从保住长安以后,就已经有了足够的资本立足于十六卫军之。后来如果不是房琯率军无方,神武军也不会急着出关。陈千里劝他大功既是大祸,这话在历朝历代也没有什么差错,但是,其隐含的意思却是怕自己造反啊!

    说到底,陈千里一直留在神武军中,依旧不曾有过一刻忘怀当初兵变之事,两人之间表面上已经弥合的鸿沟此时突然裂开了巨大的缝子。

    见秦晋还是不说话,陈千里便低低的急道:

    “大夫可围而不攻,寻个合理的借口,请朝廷另行派人主持军务,如此岂非一举两得?”

    秦晋平静的答道:

    “陈兄之意亦无不可,但现在已经没有时间了!”

    陈千里大不以为然。

    “如何就没有时间了?”

    现在的洛阳城已经危如累卵,神武军只须稍一用力就可以轻易攻破,伪燕小朝廷的末日也已经近在眼前,怎么就没有时间了呢?陈千里无论如何也不相信秦晋的话,他只以为这是个借口。

    秦晋也不直接回答,只从书案上翻出了一份公文递了过去。

    “看看吧,来自河北的急报。”

    陈千里刚翻开那份公文,军帐外边有人疾呼起来。

    “大夫,大夫德猷门被攻下了,德猷门被攻下了……”

    秦晋腾的起身,这可是个绝好的消息,德猷门就是含嘉仓城坐落在外廓的城门,此门一破也就代表着含嘉仓城到手了一半。

    但军吏接下来的话却让他整个身形都凝固了。

    清虚真人身受多处箭创,生死难料……

    清虚子其人最初给秦晋的印象并不好,但经过了这么多年的风雨,此人除了油嘴滑舌以外,对神武军中的任何差事均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火器营能展到今天,其人功不可没。

    听到清虚子身受重创,生死不知的消息,秦晋只觉得丢失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般,也顾不得再和陈千里将谈话继续下去,事实上也没必要继续下去。

    陈千里一厢情愿的建议简直就是自毁,战场上的形势瞬息万变,怎么可能如此儿戏?这和他识得的那个县廷小吏已经相去甚远。

    “清虚子在哪?”

    出了军帐,秦晋大声的询问着。

    “已经送到伤兵营去抢救了,”

    秦晋本想去伤兵营,但才迈开步子却又停住了。

    “现在指挥火器营的是谁?”

    “是清虚真人的一名副将,大夫放心,秦校尉带着将士们已经杀进了含嘉仓城,季武也已经授伏诛,仓城眨眼便可有惊无险的收复,”

    得知季武已经死了,秦晋心中大定,主将一丝,余部就会树倒猢狲散,逃命尚且不及,哪里还会有人顾及烧城?

    “很好,这个商承泽还当真带来了不少惊喜,此人现在何处?”

    “商将军也是惨烈,据说当场就被季武的亲随乱刀斩杀,咱们的将士冲上城以后,见到的只是已经不成人形的尸!”

    秦晋心下凛然,两军交战不是儿戏,那些所谓全身而退的法子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季武一死,此人的亲信又怎么可能放过商承泽呢?

    那军吏见秦晋似有不忍,登时大为意外,在他们眼里秦大夫可从来不曾流露过这种神情。

    其实,秦晋今日之所以心思外露,还是因为陈千里所致,不过他马上就恢复了常态。

    “大夫也不必为他惋惜,商承泽自知附逆罪孽深重,如此用命还不是为了家人搏个安稳?如今反正便以身殉国,也是死得其所了!”

    秦晋想想也是,如果商承泽不死,还真就未必能躲得过朝廷御史的明枪暗箭,因为他没有足够大的功劳可以傍身,但人死了便大不相同。俗话说,人死为大,御史们有大把的活人都攻讦不过来,又怎么会再盯着个死人?

    “好,除了朝廷的赏赐,咱们神武军也要从优抚恤!”

    “大夫英明,自当如此!”

    秦晋身边的这个军吏心思到颇为活络,一言一行倒与秦晋颇为吻合。于是,他便多看了这军吏几眼,是个眼熟却叫不上来名字的军吏,平日里负责的是一些简单的杂物,今日由此人报信,恐怕是三处大战突起,军中公文也随之增多,都忙不过来了。

    “你叫什么名字?”

    见秦晋询问自己的名字,那本来还对答如流的军吏却诚惶诚恐道:

    “小人贱名难如大夫法耳,姓钱名经。”

    “钱经?”

    秦晋忍不住重复了一句。

    “正是小人贱命!”

    “姓名乃父母所赐,何来贵贱之分?你也不必如此自谦!”

    自谦是秦晋说的客气,这分明就是自贱,但他用人从来不诛心,管你是阿谀奉承之徒,还是刚正不阿之人,但有可用之处,他就有把握使其人尽其用。

    钱经做感激涕零状,一揖到地。

    “大夫如此抬举小人,小人铭感五内……”

    秦晋大手一挥,阻止了他的那些虚头言语。

    “是个伶俐人,明日便到中军帐来誊抄公文吧。”

    含嘉仓城的轻易到手出乎神武军中众人所料,右掖门外的攻势受挫,也同样出了众人所料。

    然则,只要含嘉仓破了,洛阳城便再也无险可守,神武军可以轻而易举的通过含嘉门攻入皇城东面的另一座城中城,东城。而东城通往洛阳城内亦有两座城门,宣仁门和承福门。

    由于含嘉仓城陷落的突然,叛军一定没有足够的准备,自然也就没工夫向封堵宫城城门一般封堵这两座城门。

    只要今夜乘胜进击,叛军就再也无力回天了。

    ……

    “陛下,陛下,含嘉仓城火起,怕是出了意外!”

    晋王府旧邸的望楼上,宦官慌张的大声喊着,安庆绪站在望楼下面,手扶着梯子,恨不得亲自爬上去一看究竟,但黑灯瞎火的他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是不是安守忠趁夜反攻含嘉仓城?”

    “陛下忘了吗?城南有骚乱,安相公带兵去平乱了!”

    闻言,安庆绪总觉得惴惴不安,耳听得时隐时现的喊杀声,他已经新乱到了极点,从日出到日落,这些叛乱者的声音就没有一刻停止过,耳朵都已经被吵的麻木了。

    “大事不好,唐兵趁夜猛攻右掖门,陛下……”

    这是安庆绪派出去打探情况的宦官,从宫城被大火烧毁以后,各处的消息传递汇总就已经极为混乱,如果不主动去查问,怕也没人知道将消息送往晋王府旧邸。

    “右掖门何时遭袭?”

    “差不多快有两个时辰了!奴婢觉右掖门处的杀声很大,异于别处,便,便壮着胆子去看……不想竟是唐兵攻城!”

    安庆绪的身子晃了几晃,如果不是扶着望楼的柱子,很可能就跌坐在了地上。消息混乱滞后到如此地步,足见他已经彻底失去了对洛阳城的掌控,各部燕军此时只是凭借着一时血气在各自为战,恐怕身为宰相的安守忠现在也未必知道右掖门遇袭的消息吧。

    忽然,安庆绪猛的跳了起来,好像脚下是一块烧红了的烙铁。

    “不能再等了,今夜就走,马上动身……”

    原本他计划的是明日晚间动身,顺便一把火将洛阳也烧了,但现在看来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再等下去只怕就要成了唐朝的俘虏。这是安庆绪不敢想象的,他也不敢冒这个险。

    “快,快派人去达奚相公府上,让他尽快打点行装,一个时辰以后就出!”

    到了现在,安庆绪可以信任和倚重的就剩下了达奚珣,安守忠狼子野心,一心争权,就让此人留下来拖住那些唐兵吧。

    很快,派出去送信的宦官又慌慌张张的跑了回来。

    “达奚相公府上已经,已经空,空了,奴婢,奴婢赶到时,只,只见到不少家奴在哄抢财物,杀了几个不长眼的,也没问出达奚相公的下落。”

    这个消息让安庆绪彻底傻眼了,达奚珣身为重臣,其府上被家奴哄抢,只能有一个原因,也是他不愿意相信的。

    “达奚老狗骗朕!”

    陡然一声怒吼,安庆绪的身体就像面条一样瘫软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