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乱唐 > 第八百七十一章:解决小麻烦
    范长明忽然想到了一个致命的问题,既然神武军的密探可以挖掘到自己拉拢了那么多人的消息,难保这一处避难之所也会暴露,此时若回去说不定便是自投罗网。他马上就想到了继续乔装藏匿,这其中自然没有比乞丐身份更为合适的了。可自打神武军进城以后,所有的无产流浪之人全部都被招进民营做工,街市上一旦进入宵禁,那真真是半个闲人都不会有的。

    所以,如果扮作乞丐也无异于告诉巡城的神武军,他是有问题的。好在范长明经历了多年的逃亡生涯以后,早就练成了一副虑事周密的性子,城内的静空寺毁于大火之中,现在已然成了一片废墟,大不了在静空寺的废墟里藏匿一夜,负责巡城的神武军也甚少会进入已经烧成废墟的寺庙。

    眼看着太阳落山,天色就要黑下去,范长明加快了步伐,虽然身体微感不适,他还是要在宵禁之前赶到静空寺。他所处的位置距离静空寺并不算近,当有五里上下。这段路程如果对于一个身强体壮,年富力强的人来说,并不算什么。而范长明毕竟是您过花甲的老人,又连年的奔波逃亡,身体也早就大不如前,今日一整天没少在城中各处联络,身体疲惫已极,但若不能及时的赶到赖以避难的寺庙废墟,等着他的或许只有死路一条。

    人在面临绝境时,总会爆发出异于常人的能力,范长明此时便是这般。趁着街上的行人还熙熙攘攘,他一个白发老者还显得不那么惹眼,就算有人看见他行色匆匆,也只会以为这是个着急回家的老人。

    可一旦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而范长明前方的方向又有大片被烧毁的废墟,这就一定会引起城内遍布的神武军密探怀疑。

    最终,范长明还是赶在宵禁之前抵达了静空寺的废墟,他几乎毫不费力的就从残破院墙处翻了进去,入眼处比想象中还要残破荒凉,到处都是焦黑一片的残垣断壁,连一处可堪遮风的屋顶都没有。

    “大火烧的彻底,竟没人来救火!”

    此时天色已黑,四下里无人,范长明便习惯性的自言自语。他惊讶于静空寺原本的僧侣们居然只顾着逃命而无一人救火,若但有一人救火,这诺大的静空寺也不至于几乎被烧成了一片白地。

    范长明在断壁和塌掉的梁柱间小心翼翼的往里走着,他希望至少能有一处看起来稳固的墙壁,只要能遮挡住自己的身形,不至于让人在外面一眼瞅见就算万幸。

    忽然,一阵浓烈的恶臭扑鼻而来,范成明甚至都没来得及的反应,便被熏得顿在地上阵阵干呕。这种气味,两年以来他闻过太多次了,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因为这就是尸臭,人死后腐烂发出的浓烈臭味。

    不知何故,范长明闻到了这种臭味以后,心里反而踏实了不少。因为就算还另有人藏匿在这废墟之内,也定然会远远的避开这腐尸之地。而他的行踪自然就不会被人所发现,安全了许多。

    终于,范长明双腿一软,整个人都瘫在了地上,他太累了,甚至连手指都不愿在动一下。他就这么静静的躺着,像一具刚刚死去没了生气的尸体,若非那双黑的发亮的小眼睛里满是仇恨与兴奋的闪着幽幽光芒,便很难将其与活人联系到一起。

    范长明的喉咙里发出了野兽一样的低吼,他虽然活着,但却早就成了行尸走肉,活着的唯一目的也只有两个字,那就是报仇。

    三个儿子的惨死对他而言是永生难以抚平的伤口,尤其是小儿子自刎后死不瞑目的惨状,每每思及就有如千万把刀在割着他的心脏一般。

    “吾儿瞑目吧,明日你们的仇就要报了,到那时,为父便去地下见你们,你们千万不要再记恨着我了……”

    范长明的呓语到最后计划化为了怒吼,一道惊雷闪电划破漆黑的虚空,将他一张扭曲到变形的脸映照的可怖至极。

    几个黑影在废墟的周围伏了下来,不多时便又有一个黑影向街道处快速的奔去,渐渐消失在夜色之中。

    “范长明没有返回别置的宅院,而是摸到了城南静空寺废墟藏匿,这当真是个老狐狸,明日绝不能让此人漏网,否则后患无穷。”

    杨行本向秦晋汇报着密探的发现,他甚至都有些佩服这老贼的警觉性,一个孤苦无依的老者能够在乱世中苟活至今,甚至还能一一己之力在洛阳城里掀起这等风雨来,绝非普通人可以做到。

    想到此处,他见秦晋没有反应,便又感叹道:

    “范长明也算一名奇才,如果他将这些心思用在正道上,立功封侯,光宗耀祖也不是不能!”

    秦晋冷哼了一声,他对范长明研究的比较透彻,此人其实并无什么才能,之所以能够活到现在,又屡屡纠缠自己,所凭借的无非是仇恨二字。如果没有了仇恨的支撑,他就是一团活着的烂肉,没有任何价值。

    不过,杨行本的话有一点,秦晋是赞同的。范长明这个人太过于执着和狡猾,如果明日让他跑了,今后说不定还会搞什么破坏,与其心软留着这个隐患,不如将其一网成擒,控制在神武军的手里,至于将来是杀是囚,便可从容处置了。然则,他又很快推翻了这个想法,神武军一向法纪森严,如果在范长明身上开了徇私的口子,造成的影响将是极为恶劣的。

    “大夫所顾虑的,可是繁素如夫人?”

    在神武军中熟悉范长明底细的人一只手就能数过来,杨行本就是其中之一。

    “其实,大夫尽可不必如此,繁素夫人是个识大体通情理的人,只要秉公处置,她又怎么能埋怨道大夫身上呢?”

    秦晋点了点头,算是认可杨行本的说法,可他终究是有说不出口的理由。

    繁素本就是可怜之人,又生性柔弱,在世上她唯一的亲人就只剩下了这个被仇恨蒙蔽双眼的范长明。如果按照军法处置,这厮就算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的,如果让繁素知道了,又不知会何等的伤心。

    想到这里,秦晋心中暗叹,他一直以为自己在这一世不会有任何牵挂,现在看来并非全然如此。

    “大夫,公主派人来请……夜深了,要大夫早日安歇,不要熬坏了身子……”

    秦晋的贴身卫士在门外禀报,杨行本见状很是识趣,反正该汇报的也都汇报完毕,于是他就告退离去。

    公主就寝的居所也暂时设置在皇城之内,这里有皇城的城墙与洛阳城隔开,又驻扎着神武军的一部人马,算是最安全的地方。秦晋刚踏进了庭院,便觉一阵相逢扑面而来,一个温软的身子就撞进了怀里。

    雨骤风狂过后,秦晋裸.着身.体,疲惫的躺在榻上,虽然此时夜已经是深了,他却毫无睡意,一双眼睛直直的望着顶棚。

    虫娘何等冰雪聪明,看出了秦晋有心事,一边用小手轻抚着他宽厚的手掌,一边柔声问道:

    “郎君又在为何事烦心了?”

    秦晋本不想多说,但又觉得虫娘既然已经是秦府的主母,往后家中的一切事务自然都绕不过她,加之此前的一些心结都已经一一解开,不如现在就坦白说了。

    虫娘听了秦晋的讲述,也惊讶的圆睁美目,半晌才有些结巴的说道:

    “这,这个范长明,居然是,是长庚的外祖父?”

    她有些转不过弯来,不明白范长明为什么要一直死死的缠着自家郎君,他那几个儿子分明都是他自己害死的啊,又怎么能如此蛮不讲理的委过于人呢?

    虫娘的这一句话才切中了秦晋最为烦恼的地方,因为范长明这复杂的身份,又牵扯到身边的至亲之人,也就由不得他不甚重对待。

    “郎君若是左右为难,不如秘密遣人将其远远的流放到塞北或是西域。总之,既让他活着,又难以留在中原为祸,岂不两全其美?”

    秦晋眼前顿时一亮,让密探秘密处置此事,自然就不必放在明面上公办,而将之流放边地,同时也保全了其性命,也还算得上两全其美。

    “好,就依虫娘,将他秘密流放到西域去吧,此生休想再回到中原!”

    西域距离中原远隔千山万水,其间茫茫隔壁险滩,若没有大队人马的照应,一个人是绝难独自返回中原的。

    虫娘见秦晋的脸上有了笑模样,便亲昵的靠在他身上,面色微红,眨着眼睛顽皮的一笑。

    “虫娘为郎君解决了大难题,可有奖励吗……”

    日出之前,秦晋早早的就抵达了神武军帅堂,这里异于以往显得十分冷清,神武军的一干高层将领都在各处紧张的布防,以防止检阅民营出现纰漏意外。

    杨行本大踏步的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三个军卒,乍一望去竟都与秦晋生的有几分相似,这就是秦晋的替身了。

    “大夫亲自看看,选哪一个代为出席今日的检阅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