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乱唐 > 第九百六十二章:神武军改制
    连续三日,神武军预备学堂共招收合格的待选学生一百八十五人,秦晋对这个结果还算满意,但作为主要负责人的章杰却觉得有负重托。

    “下吏无能,才招收了这几个人,有负大夫信任和重托!”

    秦晋则宽慰道:

    “不必如此,这又不是招兵,贵精而不贵多,再说,就算招兵也是贵精不贵多。”

    章杰连连点头,跟着秦晋亦步亦趋的在院子里散步,初冬的风已经渐显刺骨了,前几日一场大雨转雪更是让人都穿上了厚厚的皮裘。秦晋并未穿着时下权贵们都喜欢穿的皮裘,而是现在还不多见的棉衣。

    棉衣的填充物是一种叫做棉花的东西,多数是从蜀中转运到长安的,价格虽然不比皮裘,但也绝算不上便宜,穿在身上,虽然柔软暖和,整齐规矩,可比起皮裘来,终究是少了许多雍容华贵。

    事实上,现在的秦晋处处示人以低调,就连穿衣戴帽也绝不例外,朝廷赏赐的紫金鱼袋和紫貂尾乃重臣彰显身份显赫之物,他却不曾有一次佩戴过。以至于前几日有一次在进入政事堂时,居然被一名刚刚换防的禁军拦下了,要求查验身份。

    对于秦晋而言,如此低调之处,不胜枚举,为的就是不落人口实。

    章杰作为依靠秦晋提拔赏识的亲信之一,在言行举止与穿衣戴帽上也学了个十足。平日出入政事堂时,也绝不佩戴属于他这品秩规格的银鱼袋,身上不着皮裘,只以款式简单的棉衣蔽体御寒。

    经由章杰的刻意模仿,一股崇尚节俭的风气竟在神武军中意外的流行开来,以至于短短十几天的功夫就已经波及到了朝野的官员那里。

    小径上的积雪尚未完全融化,鹿皮靴踩在上面,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这一刻,对于秦晋而言是难得的平静,从天宝十四载的冬天到现在,几乎每一个月每一天都在盘算着如何打仗。当然,这难得的一刻平静对于他而言只是短暂的失神而已,很快远处便传来了隐隐的轰隆声。

    这是神武军在进行的一次例行演习,火器再一次的被大力推广,新近选拔精锐组建的掷弹兵营已经有了不俗的战斗力。

    这几日,一个前所未有的想法已经在秦晋的脑子里渐渐成形,此时唐朝分散于各地的军队就像一盘散沙,政事堂对他们并无实质的约束力,甚至于就在法理上也缺乏节制的依据。

    这当然都是李隆基在位时大搞墨敕斜封所带来的后果,所有地方上掌握军政大权的要员官吏都只听命于皇帝一人,而一旦中央政府权威尽失,这些手中掌握着的权力失去了唯一的约束,地方割据的前提自然也就形成了。

    这种情形绝对不是秦晋所希望看到的,所以,他必须提前做出处置和应对。于是,他决定在兵部之外另行成立一个参谋部。参谋部负责提调全国各地的军卒,同时又必须接受政事堂节制。

    只要这个谋划得以实现,被墨敕斜封下放的兵权就会在名义上被收回,哪个敢于顶撞或是反抗,那就是对抗朝廷,说严重点就是造反。除此之外,与成立参谋部并行的就是收回地方财权,不过这却是个极为复杂的问题,在战乱彻底平定之前,很难一蹴而就。

    不过,现在仍旧可以未雨绸缪,笼络大批官吏紧紧的团结在神武军这辆战车左右,就成了一个重要的手段。对此,秦晋采用的是双管齐下的手段,一方面对那些与神武军亲善的世家大族予以优待,另一方面则是大量起用寒门出身的以科举入仕的官员。

    前者任清要官员的居多,后者则是负责实际政务的居多。第一份提拔的名单就在今天早上已经交给了夏元吉,相信夏元吉很快就会在政事堂对这份名单予以通过。

    当然,秦晋在此之前已经对名单上的人做过了详细而又周密的调查,同时又逐一与之见面,以确定这些人是否能够胜任交代给他们的差事,从中优胜略汰,如此一番详细的操作之后,才最终确定了第一批受提拔名单的人选。

    秦晋现在并不指望着这些被提拔的人全部都会投桃报李,至少要精于政务,有力争上游之心即可,凭着这些新近提拔的年轻人,只要能能一扫以往人浮于事,效率低下的顽症便算达成了目的。

    对于唐朝中央政府的腐败与施政效率低下,秦晋并不指望着通过一次或几次改制就能一劳永逸的解决。事实上,在他看来,这种方法至少是暂时无法行得通的,一旦改制势必要得罪一批人,分化一批人,对于目前的形势而言,只会使问题更加复杂化。

    如此一来,提拔些踏实肯干的官员这种温和的方法,反而更容易被各方所接受。

    “除了组建预备学堂以外,与之相对应的还要改革军制,十六卫军不会全部重建,军将与兵员全部要按照神武军的标准来选拔!”

    章杰见秦晋沉思了好一阵终于有了动静,紧张而高悬的心绪终于稍稍有点放松,小心翼翼的答道:

    “预备学堂第一期招收的一百八十五人不知大夫要放到十六卫的哪一军中呢?”

    这个问题秦晋早就想过数遍了,是以脱口答道:

    “左右翊卫、左右威威、金吾卫还有监门卫,其余各卫是否恢复建制,何时恢复建制,再视具体情形而定吧!”

    “是,下吏记着了!”

    此时的章杰虽然只是个小小的吏部郎中,可身上兼着的时机差遣却不比一部的尚书少。这也是秦晋有意为之,由于章杰在此前只做过栎阳的县令,品秩不过从七品上,现在突然一跃而至五品已经是破格提拔,为了不惹人非议,便只能以各种临时的差遣让他负责实际事务。

    经过这小半个月的了解,秦晋发现章杰是个办事极为效率的官员,在他的身上根本看不到以往那些世家出身官员的虚浮与拖沓。

    这种世家官员身上的通病就连裴敬、杨行本等人都难以避免。正是受了这种启发,他才一连启用了近百名寒门出身的年轻官员。这些人里只要有三成能够达到预期,便心满意足了。

    “禀大夫,请来的裁缝到了!”

    军吏小跑着过来通传,章杰却隐隐奇怪,秦大夫为何请了裁缝到军中来呢?

    片刻功夫,两名裁缝便在军吏的引领下到了,两人手中各自捧着托盘,上面似乎放着一叠黑色的已经缝制好的衣服。

    “来,一同看看,这就是掷弹兵营最新的军装!”

    军装这个词汇是秦晋提出来的,以往的各军军卒所穿军服一般都只是同等规格的号坎,衣甲则都是五花八门,只有最精锐的禁军才有资格穿着统一配发的衣甲。

    章杰心下恍然,既然神武军成立了以精锐为骨干的掷弹兵营,秦大夫为了彰显掷弹兵营的地位,为他们定制样式整齐划一的衣甲自然也不足为奇了。但是,以秦晋今时今日的地位,操心这等细枝末节的小事还是觉得有些怪异。

    然则,等到裁缝将托盘内衣服抖开之后,章杰的眼珠子都差点从眼眶里瞪了出来。一件样式怪异的上衣,和一条带有裆的裤子。裤子在当世之时可是上不了台面的,正所谓上衣下裳,上身所穿为“衣”,下.身所穿为裳,裤则是必须穿在里面的。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如果把裤穿在了外面,将会被人看做极不体面的行为,而遭到耻笑。

    可是,章杰所见到的所谓掷弹兵制式“军装”,下.身居然就明晃晃的只有一条裤子,这如何让人穿的上身呢。贫苦人家出身的军卒倒也无所谓了,葛衣劳作时,下.身不着裳也是常事,但让那些出身稍好的人又如何接受呢?

    “大夫,这……”

    就算章杰从来都对秦晋言听计从,也禁不住要劝上几句,可以想见如果在掷弹兵营中推广这种“军装”,会带来多大的阻力和麻烦。

    秦晋一眼就看穿了章杰的想法,笑道:

    “有什么看法直说就是!”

    “下吏觉得,大夫还是仔细斟酌思量一下,确定衣甲样式这种细枝末节何妨交给长史府自行处置呢?或是多定做几套,最后再由大夫亲自裁夺……”

    秦晋呵呵一笑:

    “我知道你这是想劝我三思而后行。不过,这套军装却是最合适的,省却了许多繁琐的麻烦,一切均以提高战斗力和生存能力为宗旨。军中将士都知道服从命令遵守军纪是神武军无可动摇的铁律。”

    这些军装真正装备到掷弹兵营时还会配发胸甲和头盔,以保护要害,但这已经是极限了。在秦晋看来,与后世的裙子极为相似的下裳除了符合这个时代的审美以外,穿在作战将士的身上,带来的更多的恐怕只能是麻烦。所以,经过了一番甚重的考虑之后,他毅然的取消了美观却并不实用的下裳。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