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乱唐 > 第一千三十一章:攻打铁门关
    狼狈不堪的骑兵们见到了黄宣,一个个涕泣不已。

    黄宣看的心焦,便厉声喝问:

    “都是七尺男儿,哭甚?说,究竟怎么了?”

    其一个口齿还算利索的骑兵断断续续讲清楚了他们的遭遇。原来,独孤延靖与三百骑兵在铁门关外安营休息时,铁门关内的守军忽然发动了突袭,他们猝不及防死伤大半,逃散者十不足其二三。

    听到了确切的消息以后,一直揪心的黄宣反而平静了,既然已经知道铁门关内果然驻守着心怀叵测之人,那有了摆在明面的敌人,总一路小心翼翼的防备着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敌人要强百倍。

    “独孤长史何在?”

    独孤长史自然是指独孤延靖,独孤延靖在沙州军为长史,算得黄宣的臂膀,如果没了此人倒是一笔不小的损失。

    却听那骑兵继续涕泣着:

    “营寨遇袭时,俺们和独孤长史失散了,到现在也不知道长史的死活!”

    黄宣又问道:

    “你们在山坡背阳处藏了多久?”

    “总有半日半夜功夫了!”

    这个回答让黄宣心一沉,这么长的时间都没有独孤延靖的消息,恐怕是凶多吉少了,否则他但凡突出重围,也不可能一直不与大队人马取得联系。

    “你们对铁门关内的情形了解多少?”

    “俺们,俺们喝了羊汤,根本,根本没进去过铁门关……”

    黄宣身后的一名旅率被气的跳脚直骂:

    “蠢货,一群蠢货,难道只知道吃,不能进关城内打探一下情况吗?”

    黄宣叹了口气,说道:

    “这也不愿他们,应该是独孤延靖严格遵守了纪律守则,否则他们若进入关城过夜,恐怕一个都逃不出来,到那时,你我没准也会被如法炮制!”

    闻言,旅率愣愣的跺了下脚。

    “城内贼子究竟是何人?该杀!”

    说到底,沙州军三分之二都是贵戚子弟,地位虽然跌入泥潭,可脾气却不会在一朝一夕内改变。这个旅率是贵戚出身,说话时自然也是口无遮拦。

    黄宣看着那几名骑兵,问道:

    “你们现在还记得由此地通往铁门关的道路情况吗?”

    十几个骑兵们一齐点头。

    “记得,记得!”

    思忖了一阵,黄宣还是摇了摇头。

    “铁门关内的守军不是一般山贼马匪,应该与安西军有着极深的渊源,咱们现在距离铁门关已经不足十里,一定已经在他们的侦查范围之内,没准此时已经出于监视之下,偷袭已经不可能!”

    这句话虽是有些自言自语的成份,但只要稍有头脑的人都听得明白,黄宣居然要强攻铁门关!

    铁门关虽然是西域的一座小小关城,规模和原的各大险关要隘没法拟,但终究是武备严密的关城,控扼着龟兹通往焉耆的要道,仅凭这四千多人想破城,不知要死多少人……

    不过,黄宣在沙州军内有绝对的威信,不论河西军的两人还是三千刑徒,都认可了他的决定。

    天将放亮时,黄宣率领着疲惫不堪的沙州军抵达了铁门关外。

    意料之内的,铁门关关城城门紧闭,城头的战旗迎风招展,可在此时此刻却显得刺眼和讽刺。

    虽然没看到铁门关内的贼人刀枪相见,有着多年阵战经验的黄宣依旧嗅出了危险的味道,此时在表面看似平静,但是在这种平静下,隐藏着重重危险。

    当然,黄宣绝对不会傻到仅以四千余人冲去硬碰硬,以铁门关的规模,城内算驻扎两三千人也绰绰有余,且不说城内是否有这些人,算仅有三五百人都可以凭借着坚城将四千余沙州军耗得元气大伤。

    “拍几个人去喊话,看看城内如何回应!”

    很快,几个嗓门大的军卒便被派到了前面,向关城内喊话。

    “关城里的人听着,让你们的主将出来对话,若积极配合一切都好商量,否则……”

    话还没喊完,城便以一阵箭雨回应,其一名军卒躲闪不及,还被箭矢擦伤了手臂。

    见状如此,黄宣赶紧命人将那几个大嗓门的军卒叫了回来,这个时候最损失不起的是人。现在的沙州军满打满算都不到五千人了,绝不能在铁门关下做无谓的牺牲。

    箭雨逼退了喊话的沙州军军卒以后,城也开始了对城下的喊话。

    “城下的人听好了,赶紧夹着尾巴滚蛋,或许还能逃得一命,否则那三百骑兵是尔等的下场!”

    竟是威胁沙州军赶紧离开。

    沙州军诸将士们一个个撸胳膊挽袖子,摩拳擦掌,气的要大干一场。虽然从前他们都是刑徒,并无多少凝聚力,可毕竟数月以来经历数千里路途,磕磕绊绊的走到现在,他们之间早在隐隐之间建立了一种不易为人察觉的关系。

    黄宣在神武军身经百战,早不是出战场的雏儿了,自然不会惧怕这没有人和威慑力的恐吓。

    “退到三里外安营,造饭休息!”

    这道命令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原本众人都以为一场恶仗在眼前,谁想到居然要安营造饭了。

    直到此时,众将士才觉得饥肠辘辘,再加整整一夜未睡急行军,早疲惫不堪,休息也是他们所愿。

    过了午时以后,突厥部的族人居然追了来,大致有三五百左右。为首的依然是那日与黄宣交涉的长者。

    “经过部落族人的一致商议,决定助将军平乱,只希望将军来日平定安西以后,一定要善待我们的族人!”

    这个情况倒是意外之喜,与此同时也令黄宣改变了对突厥人的固有看法。在朝野的各类宣传与风言风语突厥人向来都是以反面形象示人,如今看来,真实情况与之似乎有着不小的出入,能够雪送炭的人,不管是存着什么理由,都是值得人尊重的。

    于是乎,黄宣罕有的袒露右臂,向天立誓,只要他还活着,力所能及之内,一定善待这一部突厥人。

    得了这个保证以后,突厥长者心下算是长出了一口气,直言道:

    “铁门关内的守军不到千人,如果将军能够袭破关城,以绝对优势的兵力一定能将他们尽数杀死!”

    突厥长者提出的这个建议当即遭到了黄宣身边军将的嘲讽。

    “攻破关城如果这么容易,还要关城何用?真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谁说不是,攻城向来都是成百千的死人,说的轻巧,不如做个示范给俺们看看……”

    好在这些突厥人不通汉话,并不能准确理解这些人的意思,算通报他们的表情和语气意识到什么,也仅仅是猜测而已。黄宣是懂得突厥语的,便对突厥长者说道:

    “今夜攻城,你得族人勇士们白日间好好休息,随时准备入城厮杀!”

    “入城?”

    突厥长者也是一愣,他的建议只是一种说法,重点在于说明关城内人马并不多。可他万万没想到,这个唐人将军居然当真要强攻关城,而且还是夜间强攻!

    “不可,不可,关城城墙高大,算被将军攻了下来,对将军也是得不偿失的……”

    对此,黄宣倒是显得气定神闲,似乎很有把握一样。

    按照突厥人的情报,城内既然不到一千人,他们断然不会出城偷袭,这倒让沙州军可以安安稳稳的休息。不过,黄宣还是不敢轻举大意,布置了一千人随时做好战斗准备,其余三千余人悉数休息,养精蓄锐。

    在此期间,黄宣并没有闲着,而是带着百余骑兵随从沿着铁门关关城附近游走,查勘地形。这一举动不但沙州军内部不明所以,连关内的贼人都看得一头雾水。

    其间,黄宣还不时下马来,蹲下身子用横刀抠了抠脚下的泥土。这里的土质异于关,但也绝不是沙地那般松软。临近日落时,他终于带着随从们返回了军营。

    回到军营的第一件事,便是挑选膂力过人的军卒,大致有一千人,分成了五队,分别抵达了距离关城一箭之地以外的地方。

    “挖,外一条通向城底下的地道!”

    挖地道,这也是攻城时惯用的手段,不过对方城防严密,怎么可能乖乖的等着沙州军将地道挖穿呢?

    “测算好距离,挖到城下即止!”

    直到此时此刻,黄宣才将三大车秘密武器拿了出来,掀开掩盖面厚厚的油纸,里面露出了黑漆漆粉块状东西,有见识的人当即便认出了此为何物。

    “?”

    黄宣的嘴角露出一抹冷笑,的确是。在张掖时,他在接受了周泌的临危之命,却提出了一个要求,那是到张掖武库任意挑选武器。万万没想到的是,居然在武库内发现了。

    这种东西在神武军大举推广之前,仅仅是道人方士的炼丹副产品,装神弄鬼时可以拿出来用用。直到神武军的火器闻名天下之后,各大边镇都有样学样的囤积了不少,以待不时之需。

    黄宣二话不说提出来,将所有的都打包装车,一并带走,今日终于派了用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