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乱唐 >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抽丝又剥茧
    “甚?自杀而亡?这,这怎么可能?”

    尽管严庄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也还是吃了一惊,亡者自杀难道就是为了冤枉秦执珪?这不符合逻辑和人之常情嘛。

    “你当真不认识……”

    严庄的疑问还没有说完,秦执珪就已经情绪激动的叹道:

    “我就说了,你们都不会相信我的,我初来乍到,怎么会与人结下生死之仇呢?何至于杀人?可,可也不至于被人陷害如斯啊!”

    严庄本不是个擅长断案的人,心里想着,默认秦执珪所说的是真的,那么就要找出亡者的出身与各项不为人知的关系。这些,都在案卷上是没有记录的。

    京兆少尹秦镐则是断案决狱出身,对于各类案件十分了解,他也早就听说了秦执珪自称冤枉,现在见这位丞相府司直兼京兆尹的上官意欲为秦执珪开脱,便也十分善解人意的出着主意。

    “此类案件一般而言是难以成立的,但如果能够证明亡者于秦执珪有过节,许多难以理解的事情就都迎刃而解了。”

    回到京兆府的中堂,严庄忍不住又叹息一声。

    “此事真难为也!”

    案情本就简单明了,硬是让他找出可以翻案的因由,除非,除非造假。

    但是,以严庄的估计,秦晋绝非有意让他造假,因为假的总会露出破绽,一旦露出破绽,被世人所诟病,为政敌所攻击,问题就严重了。

    不过,严庄又想为秦执珪脱罪,原因很简单,他就是要将不可能变成可能,不如此便不足以证明自己有着过人的手腕和能力。

    思来想去,严庄竟是想不到一个完全的办法。

    按照从前的那些惯用手段,收买证人和苦主的套路,只要有心人很容易就会将其揭穿,可如果当真假设其为冤枉的,想要找出其中的问题也是难上加难。

    正在一筹莫展之际,派出去寻找苦主家人的心腹回来了。

    “禀司直,那些人都已经被第五相公以扰乱治安意欲谋逆的罪名送进了苦力营!”

    “还有此事?”

    严庄的眼睛登时一亮。这让他从中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京兆少尹程镐也很是吃惊,道:

    “既然如此,何不以赦免其罪为代价,让他们,让他们先承诺呼吁追究秦执珪的罪责,保住秦执珪的性命,然后再从长计议!”

    这是他们惯用的手段,但严庄却摇摇头,拒绝了。

    他改主意了!

    “少尹不觉得,这其中大有蹊跷吗?”

    “下吏愚钝,请司直明示!”

    严庄冷笑,他发现了可以扭转问题的关键所在,又看向程镐。

    “第五相公清理不在籍的黑户,所为何事啊?”

    “自然是……”

    经过严庄的提醒,程镐猛的恍然大悟。

    “难道,难道他们都与谋逆有着干系?”

    “正是如此!查,查下去,只要那些人参与了谋逆,秦执珪不但无罪,还有功呢!”

    “下吏明白,下吏这就去安排!”

    说完,程镐迟疑了一下,又多嘴问了一句:

    “敢问司直,这秦执珪何德何能,能够劳动司直亲自,亲自关注此案呢?”

    严庄瞪了程镐一眼,轻声斥道:

    “不该知道的不要问,会惹祸上身!”

    至此,程镐也明白了,这个秦执珪一定有着不为人知的身世,否则以严庄的身份地位,绝不会为一个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九品小吏亲力亲为。

    忽然,他意识到了某些关键的问题点,比如这个秦执珪姓秦,莫非,莫非与丞相有着不为人所知的干系?

    不过,程镐也对这个猜测是有所怀疑的,假如秦执珪与秦晋有关系的话,入朝为官,又怎么可能当一个无职无权的九品小吏呢?

    带着这些疑问,程镐出具了京兆府的公文,到苦力营去提审亡者的家人。

    然则,那些人虽然身在苦力营,却都一致的表示,必须追究秦执珪的罪责,也不会与其做交易,否则便对不起亡者的在天之灵。

    碰了一鼻子灰的程镐只得灰头土脸的回去向严庄复命,实际上严庄早就料到了此事不会如此轻易顺利的了解。

    “敬酒不吃,便让他们尝尝罚酒吧!”

    严庄决定亲自出马,很快就从那些人所在里坊的家中搜掘出了命令民间禁止拥有的弓弩,十余具。

    实打实的物证被运送到了京兆府,严庄指着这些强弩冷笑道:

    “程少尹,你说说,他们是不是非要吃罚酒啊?”

    程镐心惊肉跳,不明白那些人是否当真有谋逆之心!

    不等程镐答话,严庄又道:

    “继续去查,所有与这一家人有关系的人,哪怕只说过一句话的人,全都抓了,一个都不放过!”

    闻言,程镐心头更是突突乱跳,他觉得严庄有些小题大做,动静搞的这么大,万一,万一引发百姓的不满,而招致非议与攻讦,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见程镐楞在当场,严庄皱了皱眉头。

    “还愣着作甚?漏了一个,你这京兆尹也别做了,回家抱孩子去吧!”

    这话说的刻薄,但也让程镐猛的惊醒,暗暗警告自己,只要按照司直的话去做就好了,毕竟这位资历并不算深厚的司直才是丞相的心腹啊。

    若论与秦丞相的亲疏,严庄有着第五琦与韦见素都不具备的优势啊。

    如今有这棵大树在侧,如果不抓住机会,抱住了,将来岂非要连肠子都悔清了?

    一念及此,程镐放弃了所有的顾虑,一面命人去苦力营继续核查,而他本人则在亡者所住的里坊去走访查问。

    实际上,所谓走访查问很简单,只要是与这一家人有关系的,便统统传唤至京兆府。所谓传唤,只是不加镣铐戒具而已,一样要被关进京兆府大狱。

    毕竟从里坊内搜出了禁止民间拥有的强弩,这在当时是十分严重的问题,就算连坐,也不会有人能够说出什么不妥之处。

    接下来就是清理每一个人的身份与北京,经过仔细的筛查,程镐忽然觉得,其中有许多问题令人不解。

    比如亡者的许多邻居,虽然是于京兆府在籍的,但是再深查其族人子弟,则所得寥寥,抑或是说这些被传唤至京兆府的很多人根本就是孤家寡人。

    这种情况就很令人怀疑了,因为当时的惯例是宗族聚居,单门独户的情况也有,但绝对是不多见的。而一个里坊内的住户,居然有将近半数是这种情况,就算他再后知后觉,越能从中察觉出一丝蹊跷。

    程镐的心脏开始扑通通猛跳,他意识到假如这其中有问题,便一定是惊天的大问题!

    当调查的案卷放在严庄的案头时,严庄的神情也一如程镐一般,继而一拍大腿。

    “想不到居然有意外收获,速去请第五相公!”

    “不,我亲自去见他……”

    第五琦全权负责调查城中谋逆不法的隐秘事件,严庄知道他一定掌握着许多不为人知的情况,便打算与之交流一下今日的发现。

    “竟有此事?司直勿怪某直率,敢问此案真假,究竟有几分?”

    第五琦可不是程镐这种庸碌之人,一眼就看出了严庄的初衷是要为某个人脱罪,所以因此而衍生出来的各种惊人发现,也就不得不产生疑问。

    严庄有些尴尬,但还是实话实说了:

    “强弩或可有反复,但那些各户之间的蹊跷之处,严某敢以项上人头担保,绝无问题!”

    闻言,第五琦也禁不住点了点头,继而露出了兴奋的笑意。

    “此事确有蹊跷,我有预感,咱们这次要将暗藏于角落阴沟中的不法势力,连根铲除一整片!”

    与第五琦交流了一番之后,两人联合办案,立即对那些背景调查存疑的人进行了严酷的拷掠,尚未过夜便有了惊人的发现。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视死如归,总有贪生怕死抑或是忍受不了折磨的人。

    持续了近半个月,一直没有多大进展的行刺谋逆案终于有了突破性的进展。

    第五琦与严庄连夜去丞相府见秦晋,但秦晋却意外的不在丞相府。两人又立即赶往胜业坊,到他家中去寻。

    秦晋难得的享受一夜家庭温馨,却又被这两位给破坏了。

    在虫娘的声声抱怨中,秦晋与两人离开了胜业坊,返回丞相府。

    经过一番简单的梳理,大致已经有了一个比较显而易见的线条,将波斯寺颜真卿被挟持,第五琦遇刺,胜业坊遭袭等一系列事件居然与一桩毫不起眼的人命案关联在了一起。

    就连秦晋本人都觉得,此事也太过巧合。

    但稍一深入探究,秦晋也意识到了其问题的所在之处。

    “看来这秦执珪杀人案,也是他们针对我的一次阴谋啊!”

    现在,第五琦也大致知道了秦执珪的身份来历,一旦秦晋徇私为秦执珪脱罪,这些人在朝野的同党必然群起而非议攻讦,届时,此案对秦晋和神武军所造成的负面影响将会传之于众。

    但是秦晋继而又是一阵冷笑。

    “这些人也太过天真了,用这种伎俩,难道就能使秦某的名声毁于一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