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乱唐 > 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吐火罗王子
    再一次返回长安,深眉高目的年轻人心中充满了惆怅,离开这里时,他虽然不甘,但对未来依然充满了希望,甚至觉得历代先祖的复国梦想已经不远了。

    然则,眼看着自己的谎言就要被拆穿,什么吐火罗国的使者,这是一个灭亡近百年的国家,怎么还能派出使者向唐朝朝贡呢?是那个姓陈的唐朝将领孤陋寡闻,不知道底细而已。

    这些负责“护送”的兵卒十分谨慎,一路上都没能给他们逃命的机会,一旦进了长安的城门,从今以后,就算插翅也难以飞出去了吧。

    一念及此,年轻人万念俱灰。

    他至少有一样没有说谎,那就是吐火罗国。身为吐火罗国的王族后裔,从一出生开始,就身负着悲剧一样的命运。从祖父到父亲,到他本人,无一不被这种命运驱使着,直至走到生命的尽头。

    卡普纳达,为了掩盖吐火罗国王族后裔的身份,他隐去了拥有明显王族特征的名字,而是改了这样一个在吐火罗故地寻常可见的名字。

    只是此一去长安,他那些曾经做下的见不得光的事情,就要统统被翻出来,哪里还有活命的道理呢?

    想到自己壮志未酬而即将身死异国,卡普纳达就有种想哭的冲动。

    “素提婆,进了那道门,我们就再也没有生路了,你后悔吗?”

    素提婆就是一直跟在卡普纳达身边那个猥琐的瘦子,这时的他倒表现的很是镇定,甚至还有些决绝。

    “来到唐朝做这些事情,早就料到了会有今天。只是,只是小人心中实在还有疑问,不说便憋得难受!”

    “到了现在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呢?”

    卡普纳达大声的说着,他们交谈时所用的是吐火罗语言,根本就不担心“护送”的唐朝军卒听了去,就算听了去,也必然听不懂说了些什么。

    “主人向大食人出卖了灵魂,难道就能保证,他们一定会践行诺言,帮助我们复国吗?”

    素提婆原本是卡普纳达父亲忠实的奴隶,其父在即将要死的时候,还给了他自由之身,不过即使恢复了自由身,他仍然选择了留在卡普纳达的身边,打算帮助这位吐火罗王子复国。

    卡普纳达神情一阵恍惚。他不是没想过,但他有的选吗?

    嚈哒人、波斯人,突厥人,先后在吐火罗故地肆虐,手中没有兵卒,没有钱财,他拿什么复国?大食人来了,以前所未有的气势,向旋风一样从遥远的西风席卷而来,打败了这片土地上所有曾经煊赫一时的民族。就连来自东方的唐朝人,一样被打的全军覆没,丢盔弃甲。

    也就是在那一年,大食人找到了他,给了他无法拒绝的条件,于是他便带着自己的族人从吐火罗故地来到了遥远的东方,长安!

    朝阳冉冉升起,远远的便可听见长安城内敲响了悠扬的钟声。

    曾经在长安生活过很多年的卡普纳达知道,这晨钟过后,长安各门便会尽数开启,他所有的希望也将随之而被彻底碾碎,掩埋!

    “进城了!”

    负责“护卫”的军卒催促着,卡普纳达一行人只得不甘不愿的慢慢向城门走去。

    没有任何意外,卡普纳达觉得自己就像一只心甘情愿走进老虎口中的愚蠢的兔子,然则,他有反抗的余地吗?不反抗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一旦反抗,他们的身份也就在顷刻间暴露,又遑论希望了?

    被安置在重重护卫的“驿馆”之中,卡普纳达忐忑不安,但好在不是监狱,说明唐朝尚未识穿他们的身份。

    直到午时,驿馆中来了一名青袍官,传达了他带来的公文。

    竟是丞相召见!

    唐朝自打恢复丞相旧制以后,便只有一个人担任过此职,那就是身负克复两京并平灭安史叛乱之功的秦晋。

    “丞相因何见我?”

    那青袍官的神情很是倨傲,板着脸说道:

    “蕞尔小国,承蒙丞相亲自关照,该当感激涕零才是,何以如此无状啊?”

    卡普纳达当然很不高兴,但还是打断了牙往肚子里咽,谁让现在自己的性命捏在对方的手中呢!

    大约半个时辰以后,卡普纳达跟着那个倨傲的青袍官进入了丞相府。这里住着唐朝最有权势的人,就连皇宫中的天子,也要在此人的鼻息下苟延残喘。

    这真是个奇怪的国都,连皇帝都要成为臣子手中的玩物,这距离亡国还能有多远呢?

    卡普纳达心中暗暗腹诽,但随着距离那个最有权势的人越来越近,心中越发的忐忑了。

    秦晋打量着这个跪在面前的异域年轻人,深眉高目,偏向褐色的头发微微的打着卷,尽管学着唐人模样束起了头发,带上了帽子,但露在外面的头发还是显露出了明显异于汉人的特征。

    “你是吐火罗王子?”

    秦晋的发问,卡普纳达在脑子里转了个圈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身份何时暴露了?而且,对方是如何知晓自己的真实身份的呢?

    关于他吐火罗王子的身份,算上身边的亲信以外,在唐朝的知情人绝对不超过一手之数。

    大颗大颗的冷汗,噼里啪啦从卡普纳达的脸上滚落,他知道,自己难逃一死了。他本想硬气一些,但才抬起了头,看到对方利剑一样的目光,便不由自主的气馁了。

    卡普纳达向斗败了的鸡一样,垂着头,一言不发,事已至此,多说无益了!

    这一系列的表情变化,一点部落的全都看在秦晋的眼里,他已经大致可以确认,此前得到的消息没有错,看来此人的真实身份果然不简单。

    吐火罗人素来与唐朝交好,甚至在唐朝的边军中,也有不少吐火罗人,这位落魄的王子与唐朝为敌显然是个不明智的选择。

    “如果我能帮助你复国,你会如何报答我呢?”

    秦晋说话向来不喜欢绕弯子,在简单的摸清了对方的底细之后,便直截了当的提出了他的建议。

    这让卡普纳达如遭雷击一般。他实在没想到,对方不但知道自己的底线,就连自己心存复国的情结也知道的一清二楚。

    但是,卡普纳达并不相信秦晋,因为他做了太多不利于唐朝的事情,他不相信唐朝人能饶过自己,还要帮助自己复国。

    “要杀便杀,何必消遣我这个阶下之囚呢?”

    终于,卡普纳达说出了一句在他看来比较硬气的话。

    但秦晋却噗嗤一下笑了。

    “秦某一没有将你关进监狱,二没有用镣铐锁住你,何来阶下之囚呢?”

    顿了一下之后,秦晋话锋一转。

    “大食人残忍嗜杀,出尔反尔,答应你复国就像随随便便泼出去的水一样简单,如果你愿意与我大唐合作,秦某在此可以与你歃血为盟,一旦复国之后,便永为大唐藩属,永不相负!”

    卡普纳达大笑。

    “大食人可以出尔反尔,丞相就不能出尔反尔了吗?如何让我相信一个背叛君主的人呢?”

    秦晋的面色一冷。

    “你有的选吗?”

    在卡普纳达的面前只有两条路,一条是生路,那就是合作。另一条是死路,那就是被杀!

    卡普纳达张口结舌了,一想到这个死字,他就觉得嗓子发紧,口干舌燥,连说话都有些困难。他当然不想死,他当然想要复国,心底里的情绪发泄过后,最终还是要向残忍的现实低头。

    “帮助我复国,对丞相又有什么好处呢?”

    秦晋见他神情若此,便知道这是个识时务的人,笑道:

    “想必你也知道了,唐朝即将远征西域,若得吐火罗国故地,大食人便首尾难顾了!”

    “丞相既然意欲西征,一旦政府吐火罗谷底,又何必……为何不使其为大唐州郡呢?”

    秦晋暗暗冷笑,吐火罗故地,大体位置便在后世印度半岛的北端,范围大致于现在的巴基斯坦、印度、阿富汗南部的部分领土上。

    在卡普纳达的眼里,这是他梦寐以求的故国,但对于唐朝而言,却是鸡肋一般的存在。化为藩属之国,已经是最合适的选择了。

    不过,他当然不会这么说。

    “秦某言出必践,若不相信,你尽可以出去打听,看看秦某可有食言之时?”

    卡普纳达不再说话,对于秦晋其人,他在长安时也没少研究打听,的确是个比较特殊的人物。

    为了对西征做出完全的准备,秦晋尽可能的收拢来自于西域的各方人士,一方面可以用作向导,另一方面便与收买沿途各部各国,在背后捅大食人刀子。

    对于这次西征,秦晋不但十分重视,而且还做了尽其所能的准备,务求一战而成。他知道,这种机会,即便对于强盛的中原王朝而言,也只有一到两次。

    一旦失败,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

    “你先回到驿馆去吧,好生的住着,不必担心,需要什么,便向驿馆的官吏索取便是。但有一点却须记住,不得再随意与人联络,否则招惹了祸事上身,就算秦某有心放过你,怕也只能狠下心来了!”

    卡普纳达不禁浑身一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