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乱唐 > 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拔汗那叛乱
    拔汗那国起兵造反了!

    看到这则消息以后,阿巴斯的第一反应不是愤怒和惊惧,而是面带着不屑的笑意,拔汗那国的阿悉烂达汗是个无用的糟老头子,如果不是哈里发曼苏尔出于刚刚继位统治不稳固的顾虑,早就将河中一带那些草原蛮族悉数剿灭了。

    阿悉烂达的造反,正好给了大食一个合理的借口,呼罗珊只需要派出五千精骑就可以将那个不自量力的家伙杀掉,并将他的首级带到木鹿城,向各部族昭示,这就是反抗者的下场。

    阿巴斯的身体虚弱,当然不会亲自提兵去灭了拔汗那,但他手下的猛将也不止优素福一个人,伊普拉辛这个名字很快出现在他的派遣名单上。

    伊普拉辛是个比优素福还要年轻的王朝贵族,也是阿巴斯最为器重的侄子。他的儿子们都不争气,只能做享受富贵的人,所以就只能将家族所有的期望放在了侄子身上。

    “伊普拉辛,剿杀调拔汗那人是一次机会,如果能成功带回阿悉烂达汗的头颅,叔叔可以许诺,来年东征便让你取代优素福做东征联军的统帅!”

    伊普拉辛的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光焰,他等这个机会已经等的望眼欲穿了,优素福在东方征服了大片的土地,任何一个王朝的贵族都艳羡不已,他自然也不能例外。

    阿巴斯又叮嘱道:

    “拔汗那国向来与唐朝亲近,如果不是怛罗斯之战王朝击败了唐朝,他们也不可能向王朝称臣,缴税。据说,拔汗那的王后还是来自唐朝的公主,他们敢于在这个时候造反,一定是闻到了什么味道,你去了以后,不能轻视阿悉烂达那个狡猾的豺狼,明白吗……”

    啰哩啰唆的交代着各种注意事项,阿巴斯不厌其烦的叮嘱,就像对待自己的儿子一样。

    伊普拉辛郑重的点着头,他知道,只有让叔叔高兴了,自己才有可能成为呼罗珊总督的继任者。

    毕竟阿巴斯的身体已经很不好,说不定哪天黎明之时,就再也见不到太阳了。

    所以,伊普拉辛必须尽一切可能的抓住更多的兵权,率军出征,既是掌握兵权的捷径,也是建立功勋和威望的最佳手段。

    ……

    药杀水的北岸,拔汗那都城渴塞城,阿悉烂达汗召集了全族的部众,他已经下定决心彻底与大食人决裂。

    “拔汗那的勇士们,从今天开始,杀光你们所见到的任何大食人!”

    阿悉烂达汗的呼喊得到了震耳欲聋的回应,每一个可以弯弓射箭的拔汗那男人都对大食愤恨不已。

    从前,他们作为唐朝的藩属,不但可以得到唐朝边军的庇护,每年还能从唐朝的使节那里得到丰厚的赏赐。可自打怛罗斯之战以后,唐朝的兵锋再难翻越葱岭,他们便无可奈何的归顺了大食人。自此以后,拔汗那不但要频繁的派出青壮跟随所谓联军东征西讨,每年还要向呼罗珊总督进献大量的牛马。

    大食人还对这种明晃晃的强抢勒索行为还美其名曰“缴税”。

    再加上这几年雪灾旱灾不断,部落的牛马财产都锐减,许多帐篷里甚至不断发生新生的幼儿被饿死这种惨剧。如此对比之下,拔汗那就更加怀念向唐朝称臣的日子了。

    但是,仅仅怀念还不足以让阿悉烂达汗做出冒险反叛大食人的决定。真正让阿悉烂达汗做出这个决定的,是一支由北方而来的唐朝军队。

    郑显礼的手握紧了系在腰间的横刀刀柄,炎炎的太阳让地面温度高的烤熟羊肉,说服阿悉烂达汗他下了不小的功夫,所幸从河西传来了丞相亲征的消息,并在张掖击退了优素福率领的联军。

    优素福是个傲慢且能力出众的大食贵族,郑显礼虽然没见过,但仅从阿悉烂达汗心有余悸的模样来看,此人一定给他造成了不小的心理阴影。

    如果没有自己麾下货真价实的五千精骑,这个老狐狸是说什么也不会为唐朝火中取栗的。

    不过,从拔汗那部众的态度来看,他们显然是倾向于唐朝而痛恨大食的。这种可有可无的东西,应该就是相公们整天挂在嘴边的民心吧。

    郑显礼是个粗人,不懂文人那些曲里拐弯的心思,但却深悉人性,就算上升到两国之间也好,都是因利而和,因利而分。

    现在的拔汗那,不正是如此吗?

    郑显礼在去岁遭到了突骑施人的暗算,长途跋涉远征盘踞在药杀水以北大片草场的葛罗禄人,却哪里想得到被西域这些草原部族联合起来断了后路。

    直到优素福率领十万联军东征,郑显礼权衡利弊之后便决定在河中北部地区蛰伏待机。而现在,正是站出来给大食人添堵的时候了。

    沿着药杀水的这一片谷地水草繁盛,不但有拔汗那人,还有为数不少的粟特人。当年高仙芝灭掉的石国国都拓折城,就在渴塞城西面两百里。

    很快,阿悉烂达汗对部众的动员进入了尾声,这位已经进入壮年的拔汗那汗扭头对郑显礼笑道:

    “拔汗那的勇士们都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迎接丞相的驾临!”

    郑显礼淡然道:

    “在迎接丞相之前,我们恐怕还要先迎接一些不速之客!”

    阿悉烂达汗会心一笑。

    不速之客自然是指来自呼罗珊的大食讨伐军。但是,呼罗珊的大部分精锐都已经被优素福带走,留在木鹿城内养病的老总督还能派来多少可堪一战的货色呢?

    与此同时,张掖城下已经聚集了将近数万周边各部族的军队,这里面包括回纥人、突厥人、羌人还有许多流落在河西的西域各国残兵。

    唐朝丞相的大纛旗就像一块磁力无边的磁石,吸引着人们源源不断的赶来张掖。

    秦晋站在张掖的城头,看着城下乌泱泱耸动的人头,心中对胜利毫不怀疑,他知道,出兵继续西进的时机到了。

    现在,秦晋倒是想起了一直没有音讯的郑显礼,他相信,郑显礼一定不会就这么不声不响的兵败身死,如果此人能在西域与其遥相呼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