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我是洪荒第一人 > 正文 第390章 斩断了因果
    九婴忙伸手止住道:“高歌道尊且慢,九婴这条命不够道尊杀,想与道尊说上两句话!”

    黑蜂四人刚刚升起的生的希望,瞬间又熄灭了下去,不由而同,四人身形一闪,出现在百万里外,从四个方向逃离了七角湖。

    空间被禁制了,无法破虚飞行,但正常的飞行却是没有禁制,四人决定趁高歌斩杀九婴时向外硬闯,说不定能逃得一命。

    大湖中的几人都没有移动,只是分别向各处看了一眼,九婴笑道:“几个笨蛋,还以为能逃得一命呢?”

    高歌听他语气倒像是玄门一脉,有些好笑道:“九婴道友心胸豁达,倒是想得开,如此心性,却为何一直执迷魔道?不如改修太清仙道,就不用如此躲躲藏藏,岂不善哉!”

    已经退到大湖边上,静静站在一个山顶的曦兮,看着四个魔尊飞速向外闯去,心里一动,也想跟着逃走,脚还没离开山顶,又硬生生停了下来,摇摇头,人家封禁了虚空,岂会留下破绽让你逃命?

    因为有这个顾虑,曦兮才不敢第一时间向外逃,自己与魔门并无瓜葛,与那玄门修士不过是抓捕两个族人的冲突,万一向外逃了,被那玄门大人物一声吩咐,乱刀砍死,岂不是冤枉至极。

    说不定还落个凤凰一族勾结魔门罪名,玄门大军挥戈南离火焰山,那自己就成了凤凰一族的罪人了。

    正想着,就见四周亿万里外,各现出三个大罗道尊,向着那四个绝望冲击的魔门魔尊迎去。

    果然!

    曦兮为自己的谨慎感到庆幸,自己刚才如果跟着一起出逃,那真是倾尽南海之水,也洗刷不了身上的嫌疑了,凤凰一族的末日就到了。

    高歌收回目光,不理会四周轰隆隆的打斗声,笑着对九婴道:“有些奇怪,九婴道友竟然有话跟我说,请说,高歌洗耳恭听。”

    九婴诚恳道:“高歌道尊,道魔不两立,是为公仇,但九婴可从来没得罪你,这些年道尊穷搜天下,紧追九婴,九婴虽与道尊有公仇,却不愿与道尊有私怨。”

    高歌脸上的笑容慢慢淡去,看着九婴道:“九婴,你难道忘了,高松是我高歌的兄弟吗?”

    九婴心里一片苦涩,解释道:“高歌道尊,这是你与帝俊天帝的事,我们这些做属下的,都是听命行事,再说,当时高歌兄弟的真灵,在那两件灵宝中,我们也没去动他,相信飞到道尊手里了吧!”

    高歌眼帘慢慢垂下,脸沉似水,缓缓道:“真灵未灭,是高松为天庭辛劳数千万年的福报,不是你们手下留情的结果。”

    九婴脸色一暗,这死结是解不开的了,又不甘心道:“高歌道尊,高松殿主的真灵未灭,必定可以转世重生,这些事,不如让高松殿主决定,道尊何必如此相逼?”

    高歌道:“高松重生以后会怎样对待你们,那是以后的事,现在这事是我在做,就按照我的方法来。”

    “闲话少说,准备受死吧!”

    高歌刚要祭出空间剑,就见九婴身体一歪,倒地死去。

    高歌伸手一指,定住九婴的身体,道法施出,搜查九婴其他身体的下落。

    但九婴显然早有准备,斩断了与这具身体的所有因果联系,高歌翻查了所有因果线、时间线,居然没发现一丝痕迹,伸手一招,从玉舜体内招出了琉璃灯,拔了九婴一根头发,放在琉璃灯上灼烧,搜查这具身体的身前情景。

    可头发完全烧完,没有丁点儿这身体的生前情景出现,显然,琉璃灯默认此人还未死亡,探查此人生前的功能失效了。

    高歌皱了皱眉,两次碰到九婴都大意了,上次被他逃走了真身,这次却被他斩断了因果,看了要抓住这个大魔头,还需要从道法中下功夫才行。

    理论上,已经不可能同时在洪荒各地同时斩杀九婴真身,但通过施展道法,透过因果关系,甚至时间大道,就可以灭杀九婴的一切存在。

    高歌并不太急,魔门毕竟式微,所有魔徒都善于躲藏,想要一下子找出来不是易事,那就慢慢修炼,慢慢找,总有一天,自己能修炼到那个境界,修炼好因果大道和时间大道,要斩杀九婴就轻而易举了。

    收起了九婴的这具真身,高歌转头看向湖边的曦兮。

    玉舜眨眨眼,微微一笑,向着曦兮招招手,让她过来,这老凰鸟,刚才打得自己可是蛮爽的,现在吓得像只鹌鹑一样。

    曦兮有些忐忑,飞了过去,向高歌施礼道:“凤凰族曦兮,见过高歌道尊。”

    高歌看了她一眼,这凤凰数千万年修为不得寸进,已经没了百鸟之王的气概了。

    微微皱皱眉,问道:“你们凤凰不是镇压火山,居住在南离火焰山吗?跑到这里,与这些魔门修士纠缠一起干嘛?”

    曦兮吓了一跳,忙摇摇手道:“没有,没有,高歌道尊,我也是刚到这里,与这些魔徒没有任何关系。”

    顿了顿,老实道:“我与你身后的这位道尊有点误会,一路争斗,才来到这个地界,也因此,你身后这位才发现了这里是个魔窟。”

    言下之意,你玄门能发现这里魔门聚会,我还有一份功劳呢!

    玉舜向曦兮眨眨眼,伸手悄悄比划个二的数字,意思是,那两个青鸾归我了,我就帮你圆了这句话。

    曦兮心思电转,满心愤懑,却不敢冒险,只得微微点点头。

    玉舜忙对高歌道:“大爷,我与这位凤凰族的道友,只是有些许争执,她是跟着我一起撞进这魔窟的,应该……可能与这些魔徒没啥关系吧!”

    曦兮暗自气愤,却又松了口气,紧张盯着高歌,看高歌如何处理。

    高歌神识往这凰鸟身上一扫,没有丝毫的魔门气息,点点头,对玉舜道:“有误会就解开,好好跟人家说话,别没事就动手动脚的。”

    曦兮只觉得这道人如渊如海的力量笼罩自己,神识把自己内外都洞察了一遍,虽知道是检视自己是否修炼魔门大法,却也感觉又羞又怒,低下头去,不敢吭声。

    这样的实力,比之族内最厉害的老祖,也要远远超出,伸个小指头,就能把她捏死,难怪那大罗后期的魔门修士,连动手的念头都不敢有,自尽了事。

    玉舜躬身道:“是,大爷!”

    高歌嗯了一声,又向曦兮点点头,伸手向远方大榕他们一挥,示意收队,一步跨出,消失在七角湖上空。

    曦兮觉得那无形无质的威压消失不见,大大舒了口气,看见玉舜笑嘻嘻看着自己,狠狠瞪了他一眼,就要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