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病娇在上之余笙请多指教 > 第386章 杨易
    穆易,本名杨易。

    正如余笙所料,他是杨维德的外室子。

    也正是因为当年没有将他们母子接进门,到最后,反倒是留下了这么一条血脉。

    事实上,在杨家的枯井里冒出血水的时候,杨维德就意识到事情可能要糟,所以早早地做了准备。

    那些家财,他当然是不可能大大咧咧地运出去的。

    可是给这个儿子留一条路,还是不成问题的。

    他给杨易准备了一大笔钱,同时还有一些人脉,而最后,就是将半张地图给了他。

    地图,是在最后时刻才给的杨易。

    杨维德并没有将地图带在身上,也不会放在杨府。

    而是被他藏在了以杨易为名置办的宅子里。

    直到杨维德出事,后来杨易使了银子进去探视,杨维德才将地图的秘密告诉了他,并且让他想办法将其它的两份地图也找到。

    而且,地图想要有效用,还要再等。

    杨易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杨维德告诉他,要等四年之后,地图才能发挥其真正的作用。

    而他交给杨易的任务,就是一定要将另外的两份地图找到。

    否则,最后地图落入别人手中,那杨易也还是一个死。

    好在杨易并没有入杨家的祖谱,所以没有人知道杨易的存在,这也就变相地给了杨易一个十分安全的环境。

    事实上,之后几年,杨易也的确是过地顺风顺水。

    他在京城看着年家倒下去,之后,又知道了苗疆的大将军出事。

    不多不少,算上杨家,正好是三家。

    所以,杨易才意识到,这的确是神女岛的后人在报仇。

    所以,他才有些慌了。

    年家的那三分之一的藏宝图,始终没有下落。

    可是苗疆这里,杨易倒是知道了一些内情,所以,在大将军出事之前,他就将阿衣扎给绑来了。

    说起这个,其实也是意外。

    因为杨易以大雍商人的身分跟阿雷加有所接触,得知阿雷加十分讨厌这个弟弟,可是明面儿上,偏又要做出一副兄友弟恭的样子,两人常常一起喝酒,一次喝多了,阿雷加就开始忿忿不平。

    也就是那个时候,杨易怀疑藏宝图在阿衣扎的身上。

    因为阿雷加提了一句,“父亲看似是将风光无限都给了我,可是实际上,家族里最要紧的事,还是交到了那个不成器的弟弟手中。”

    如此,杨易才盯上了阿衣扎。

    只是有些可惜了。

    这么长时间,也没能从阿衣扎的手上找到那份藏宝图。

    而苗疆王手里头的那一份,显然是假的,根本就半点用处没有。

    所以,杨易只能扣着阿衣扎。

    在阿衣扎的身上找不到,他就想方设法地逼问出他们家族的一些私产,看看能否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可惜了,找了这么久,始终毫无所获。

    眼看着,当初父亲所提到的十年之期就要到了,可是他现在却是一点儿头绪也没有,所以才会频频外出,想要加紧找到其它的两份藏宝图。

    现在他知道了,最近这段时间所收到的消息,十有八九都是假的!

    应该就是眼前这人故意设计出来的。

    他栽了!

    他当然是不甘心的。

    可是现在,手上的疼痛提醒着他,局势于他相当的不利。

    事实上,他可能已经再也无法去掌控任何的局势了。

    长保拿到了那份藏宝图,呃,应该说是三分之一的藏宝图。

    东西是公子离先看的。

    确认无误之后,才交到了余笙的手上。

    “应该是真的。”公子离只是面无表情地给了这么一句。

    “你找了这么久,至于另外两份藏宝图的下落,你应该也有线索了吧?”

    杨易因为疼痛,表情已经有些扭曲了。

    “我不知道。”

    就是知道也不可能告诉你的。

    老子得不到的东西,凭什么告诉你?

    “哦。”余笙不甚在意地点了点头,“既然是这样,那没什么用了,杀了吧。”

    那轻飘飘的语气,就像是在说碾死一只蚂蚁一样地轻松。

    杨易的眼睛倏地瞪大,刚刚这个女人下令剁掉自己一根小手指的时候,他的确是害怕了。

    可是过后,他就反应过来,对方只是为了吓唬他,只是为了拿到那份藏宝图。

    可是现在,这个女人竟然下令要杀了他?

    她,她可是国师,是巫师殿的圣女,怎么能如此狠心?

    “你不能这么做!不能杀我。你,你是圣女,你怎么能做这种事?”

    “为什么不能?”

    余笙转身,笑眯眯地看着他,“你以为,本座是圣女,所以就理所当然地要有一副菩萨心肠了?呵,你想太多了。你身上留着杨维德的血,恶心地令人作呕,杀了你,还能让本座少折磨你几天,所以,你不觉得应该感激本座吗?”

    杨易傻眼了。

    这人怎么可以将这种残忍的话说地这么理所当然?

    就好像她真地是代表了正义一样。

    “你不能杀我。我,我可以帮你!”

    原以为杨维德的儿子,总得有几分骨气的。

    可是没想到,这么快就怂了。

    其实,余笙还准备了很多的招数的,就是怕这个杨易不配合。

    可是现在看来,倒是省了。

    杨易追查了这几年,怎么可能一点儿线索也没有?

    公子离知道余笙原本就没有打算真地杀了杨易。

    一切都只是为了吓唬他。

    小重目送余笙离开,心不在焉在问了一句,“姐姐真地会杀他吗?”

    公子离知道今天的事情刺激到他了。

    “不会。笙笙聪慧,更是擅长揣摩人心,她知道杨易最怕什么,也知道这个杨易并非是真地一无所知,所以才会故意那样说的。”

    小重的表情似乎是松动了不少,“哦。”

    公子离笑了笑,“傻孩子,不要想太多了。”

    杨易追查了几年,确定年思通的确是没有直系的后人活下来。

    也就是说,他手上的那三分之一藏宝图,应该还是藏在了年家的某个地方。

    又或者,是藏在了年家的祖宅?

    这个念头瞬间就让余笙的眼前一亮。

    “白芷,送信给阿离哥哥,让他带着小重进宫,有要紧事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