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第一状元郎 > 第六十九章 袭击钦差是谋反
    板桥镇小山下的空地上,万岁营新起的营中,一群宋江带来的强人正在浑汗如雨。

    在校场上跑了四圈,后面一个万岁营的精兵拿着皮鞭赶牛一般追着,谁要是累得摔倒在地,那万岁营的老兵就一阵乱打。

    新兵挨不过,逼得又继续跑,他们今天本来就十分疲惫了,这四圈再下来,全都累得如同散了架,感觉连手脚都不是自己的了。

    宋江在一旁看着,十分替自己的这些兄弟担心,不住地问道:“提举,这个练兵法,是不是太过激进了,这些汉子未必挨得住啊。”

    杨霖不以为意地说道:“现在累一些不要紧,真的与人厮杀时候,再想练可就太晚了。”

    宋江开始不信这个万岁营还需要跟人厮杀,随即想到济州府的一幕,也就不再言语。

    徐知慧从远处赶来,进到这万岁营的兵寨内,神色略有异动。

    这里俨然是一个军营,虽然兵甲数量不多,但是训练之严厉,是他在地方上从未见到过的。

    与之相比,厢兵们几乎就是没有什么训练,每日里光顾着给上司武将的私田务农了。

    “府尹来此,有何指教?”

    “不敢不敢,杨钦差,那山上的徐进不肯让出庄园,还指使手下对我们的公人破口大骂。”

    杨霖愣在原地,道:“民不与官斗,他不懂么,不给就算了还敢骂人?”

    徐知慧老脸一红,自己治下的豪强如此嚣张,确实不是他能对付得了的。现在当着钦差丢这么大脸,说不定回去之后一宣扬,自己的仕途都会受影响。

    “钦差刚来密州,不知道徐进这号人物...这徐进...唉,一言难尽啊。”

    宋江见他如此为难,便接过话茬,解围道:“提举,这徐进小人也略有耳闻,他家是密州望族,当初辽人南下,他的祖父招募乡勇以堡寨迎敌自保。后来真宗签订盟约,辽人退却,朝廷为了奖赏他家,便许他招有民兵,世代镇守徐家庄。”

    杨霖一听,这尼玛合法武装都出来了,还真是个硬茬。

    宋江继续说道:“徐家从徐茂开始,传了三代,到现在的徐进一代比一代霸道,在山东地面上十分有名,但有惹到他家的,都没有好下场。”

    有这么个邻居在密州港,摆明了是要来分一杯羹的,杨霖握了握拳头,十分不甘心。

    “这么嚣张,老子的地盘附近,就不许这么嚣张的人存在。走,我们去山上看看。”

    徐知慧提醒道:“杨钦差,那些刁民不读书,性格乖张,脾气火爆...”

    “不读书还挺光荣啊,老子堂堂状元郎,天上文曲星下凡,最看不起这种乡野村夫,偏去感化他们一番。”

    看到徐知慧站在原地长吁短叹,杨霖气不打一处来,骂道:“你也别在这杵着了,回去帮忙筹备砖石,准备建造衙署,以前的密州市舶司距离海港太远,本钦差决定弃之不用。还有你招募的壮丁不够用,多招一些,本钦差有的是钱,别给我省钱。”

    杨霖在济州府发了一笔横财,说起话来中气十足。

    徐知慧没来由挨了一顿骂,垂头丧气地返回板桥镇,准备快点配合这个脾气又倔又臭的少年钦差,抓紧时间办完差事,还让他离开密州。

    得知对方有武装,杨霖不敢大意,带上了从汴梁来的一百个万岁营的精兵,还有宋江手下的几员猛汉。

    徐家庄在板桥镇以西,距离这处海港有一定的距离,所以山顶的庄园内应该没有多少人。

    杨霖估计这是他们走私的窝点,要说在胶州湾的地方豪强不走私,杨霖打死都不信。

    这么大的家业,你不走私,你的手下都要偷着干了。

    白花花的银子摆在眼前,只有瞎子和傻子能够视若无睹。

    一行人来到半山腰,徐家的庄园竟然还有箭楼和厚厚的矮墙,上面一个个的射箭用的孔黑乎乎的,十分吓人。

    远远看见一众官兵上来,守门的徐家兵不识得万岁营军服,只当是密州的武将又来了。

    “贼军汉,我们庄主说了,这地方不卖,为何还来骚扰。”

    杨霖听后气的不行,这还没上门,就先骂上了。

    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杨霖骂道:“入他娘的狗腿子,真没素质,果然是不读诗书的人就是没法和老子交流。给老子上前叫门,就说大宋的状元、钦差来了,老子代天巡狩,挡我就是挡皇上。”

    陆谦将刀插在腰间,紧了紧护腕,上前道:“你们先把门打开,进去之后再谈,外面这位是我们大宋的...”

    话未说完,一个清脆冷冷的声音传来:“管你们是谁,这里是我徐家买来的土地,地契齐全,不欢迎你们进来。”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杨霖一听这么嚣张有个性的雌儿,还是第一次见。

    不一会,徐家的大门前,闪出一个骑马的少女。

    目光一触,杨霖忍不住暗道:“日,好辣的妞!”

    这语气冰冷嚣张的女人姿容妩媚,尤其是身材。穿了一身紧身的骑装,把她那峰峦起伏的美好身段,勾勒出无限的美好,散发出诱惑到致命的媚惑。尤其是一双修长、笔直、紧致、秀美的大腿,简直可以夺人魂魄。

    杨霖看得目瞪口呆,尤其是盯着人家的大长腿,眼光好像陷进去拔不出来了。

    “提举?”

    “这他妈要是抗在肩上输出...”

    “提举,您说什么?”

    杨霖咳嗦一声,正色道:“没什么,我是说这地方适合万岁营入驻。”

    里面的长腿美人,英姿飒爽,杏眼圆瞪,嗔道:“我不管你们是哪一路的人马,别来我们徐家庄找不自在,这里可不是你们欺压良民撒野的地方。”

    不就是一群靠走私阔气起来的土豪,有什么神气的,杨霖冷笑一声,摆手道:“都散开!”

    周围的人围绕着他散开,陆谦和吕望手握着腰刀,虽然不知道提举要做什么,但是服从命令是万岁营的唯一军规。

    只见杨霖威风凛凛地摆了个造型,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扑倒在半山腰的泥巴路上,来回打滚。

    ....

    空气突然安静下来,万岁营的汉子一脸尴尬,徐家的人也是目瞪口呆。

    杨霖弄了一身尘土,满头都是,十分狼狈,继而捶地痛哭狼嚎:“徐家庄袭击钦差,徐家庄造反啦,快快护送本官下山。刁民要杀钦差了,杀我就是杀皇上,我是钦差,代天...我代天巡狩呐。”

    杨霖跳上吕望的后背,一群人逃命似地奔下山去。

    “马上去给我找个郎中,让他带上足够多的白布,老子浑身是伤需要包扎。”

    “派人去徐家庄,告诉他们我生命垂危,但是念在他们的父辈有功于朝廷,再给他们最后一个机会。”

    “让徐进来营中认罪道歉,不然本钦差点齐京东东路兵马,上奏圣上刁民袭击钦差,这可是十恶之一的大不敬,诛九族的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