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一妻当娇 > 第五章、提议
    乔桥别过头装看不见,冲孙大夫故作神秘的眨眨眼,“重孙女什么的,老太君许是要失望了,楚少爷身子弱,可能不行!”

    孙大夫嘴角抽了抽,下意识的瞥向楚宣,琢磨着是不是自己忽略了少爷的身体,怎么年轻力壮的就不行了呢!难不成上次吐血晕厥是察觉到自己心有余而力不足,气血攻心……

    深觉窥探出真相的孙大夫眼神越发的犀利,这可不行,他是楚家养的家医,于情于理也不能眼瞅着少爷讳疾忌医,定要私下里跟少爷谈一谈,有病治病。

    楚宣:……我没有,我不是,我很行!

    避开孙大夫探索的目光,楚宣绷直脸皮权当没这回事,毕竟有些事越解释越容易让人误会,可他心中又羞又恼,气的暗自直磨牙。这没羞没臊的冤孽,谁特么不行了!没试过就信口雌黄的混蛋,没资格开口!啊啊啊啊!还小爷名声!!!!

    乔桥这边笑颜初开的引着孙大夫入了庄子,很有礼贤下士的姿态,让孙大夫对这个容貌柔媚的少夫人更是心生好感。

    乔桥有私心,不怕孙大夫知道,在上桌吃饭时便有一搭无一搭的问了起来。

    青阳城因地势水貌,空气潮湿,易食辛辣,满桌的菜肴香气扑鼻,闻一闻就浑身通透。

    乔桥口味清淡,却也喜欢吃点辣的东西,可比起当地人自然少了份对辣的适应性。春夏秋冬了解少夫人源自外阜,特意会做上一两道少辣的菜肴,即便如此,乔桥仍是吃的满头大汗百般回味。

    “孙大夫,你说人总是吃辣,对身体会不会起到伤害,毕竟是刺激性的食材?”她开口的光景三个人吃的差不多了,楚家从商少不得酒桌宴请,并不在意食不言寝不语一类的死规矩。

    听她一言,连楚宣都抬起头,瞧着她小脸通红鼻尖带汗的模样,下意识的想要嘲讽两句,可她面朝孙大夫,竟一丝注意都没往他身上靠,脱口而出的话变得乏味起来,懒得再说。

    “胃弱的倒是会伤胃。”孙大夫虽是楚家家医,但为了充实医术经验,年轻时也男扮女装跟着师傅走南闯北采药义诊,“尤其是病弱年迈和幼小,最好是避而不食。”

    “凡事适量总是没错。”乔桥一脸赞同的点头,嘴巴因为吃辣,红嘟嘟的,稍一抿起,两团肉肉的脸蛋鼓起,分外软糯可人。

    孙大夫眼一亮,看到漂亮的孩子,任谁都心生愉悦,多加了一句,“少夫人通透。”

    乔桥不好意思的勾唇笑了笑,随即又言,“世间万物,一饮一啄,辛辣可祛湿也会伤胃,天下其他食材是不是也会如此,用的好了,毒也是药。所谓是药三分毒,若是能中转药性,把那毒去了,小火慢调,从食物中获取,是不是也会有奇效?”

    乔桥是惜命的,来到女尊这种对女性抱有极大善意的世界,虽说她遇上身不由己的事太多,但总的来说日子也算不愁,当然要健健康康的活下去。

    孙大夫晒然一笑,“少夫人有话直说,老朽虽不才,也愿为少夫人解疑答惑。”

    “您听过调理身体的食疗药膳吗!”她双眸亮晶晶的,不在转弯抹角。

    “食疗药膳?”听到这四个陌生却又与治病救人有关的字眼,孙大夫心头一跳,放下银箸,捋着胡子蹙眉细细问道:“少夫人可为老朽讲解一番。”

    “具体的我不太清楚。”乔桥摸摸鼻子,她哥哥开饭馆,自然少不了要避开食物相冲这一点,家里她最清闲,没有亲身参与的机会,只偶尔听到亲人聊天时带出那么一两句,“太平圣惠方有记载:夫食能排邪,而安脏腑,清神爽志,以资气血。若能用食平疴,适情遣病者,可谓上工矣。其意则是,若能用食疗除病邪,则可使脏腑安、神志悦、气血养,可谓高明医生之上策!”

    “太平圣惠方是何人所著,少夫人可还有此书?”孙大夫露出奇色,两百多年前赤凤国经历了大乱战,很多书籍被牵连其中,焚书坑炉的事简直让国之文粹倒退了近百年,所以他并不奇怪不懂医的人会几句大夫都没听说过的神方妙谈,那时动荡不安,不知多少大家为了保护孤本而用尽办法,甚至失去性命,所以一些珍贵资料方能幸存于难流入民间。

    “没有书。”乔桥叹息,“是家人偶然谈及,我记下了这么两句,如今我流落至此,早忘了回家的路……”

    楚宣自以为她仍是惦念着赵大海,心中升起不满,语气生硬的冷哼道:“家?楚家不是你的家,哪里还是!我劝你安安分分的做上门妻,别竟想些不合实际的!”

    乔桥没有搭理他,反而一扫提及家事的惆怅,双眸亮晶晶的问孙大夫,“比如薏仁米做粥,天天食用亦可排湿。比如用杜仲烧猪腰,亦可补精气……”

    楚宣一怔,顿时瞪大眼看向两双同时注视着他的眼睛,气的脸色俏红,扯着脖子喊道,“补什么精气,不就是补肾吗?我肾好着呢!”

    孙大夫一脸纵容,“好好好,少爷咱们肾好着呢!就是偶尔换个口味罢了!”

    “唉,孙大夫,这么多年真是辛苦你了!”乔桥追捧道。

    “不苦,不苦,是老朽大意,竟然没有诊出少爷潜藏的不适,唉,老朽愧对老太君,愧对少夫人哪!”孙大夫老顽童般眨眨眼。

    乔桥嘿嘿一笑,还要说什么,手腕便被拉住,整个人从座位起身,顺着那人的手劲离开了餐桌。

    楚宣咬紧牙关,清秀小脸恨的红煞煞的都快扭曲了,不顾手下的女人扭着胳膊挣扎,他假笑的对孙大夫交待一句,“我和少夫人有话要谈,先行一步,孙大夫请自便。”

    孙大夫起身一礼,装作没有看出小夫妻间的猫腻,由着少爷强行拉走了少奶奶。

    反正他的作用是促进夫妻感情,英雄不问出处,打出来的那也是感情,而这段时间他正好耐下心思琢磨琢磨少奶奶的提议,若能用药膳取代药,那不管对老太君、少爷还是少夫人的身体都会有大的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