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罪恶无形 > 第二章 花丛
    最近应该是有读者留章节书评,小莫在作者后台能看到一个数字提醒,但是点开之后显示不出内容,所以暂时也就没有办法跟大家互动了……咱们等系统恢复了之后再逐一回复吧,么么么

    夏青其实算是土生土长的w市人了,她的祖父母家就在这里,过去因为父母工作忙,都在外地,她从小就被留在祖父母身边,一直到高中出了那么一档子事儿之后,才被父母带离了这里,一直到大学毕业才重新回到这里。

    祖父母的年纪都比较大了,身子骨也大不如前,夏青的工作性质也比较特殊,时间非常的不规律,考虑到这种情况,她在回来w市之后就选择了一个人租房独居,而不是到祖父母家里面去借宿。

    夏青住的那套小户型是她到w市上班之后租住下来的,位置距离单位不算远,交通方便,属于w市规模比较大的居民小区了。

    因为闹中取静,物业公司的管理也还是不错的,再加上房东人比较厚道,租金定位合适,所以夏青从当年在这里住下来,一转眼就已经有四年的功夫,即便不是这里的业主,也算是比较熟悉环境的老住户了。

    出事的那栋楼位置距离夏青租住的那一栋七拐八拐也隔着好几栋楼和几条小路,好在夏青平日里因为晨练的缘故,小区里里外外也算是早就走熟了,所以很快就找了过去,到那里的时候楼下已经停了两辆警车。

    罗威从其中一辆车上下来,看到夏青便招招手:“你怎么这身打扮就来了?”

    “我就住这个小区,刚下楼准备晨跑就接到电话,所以直接过来了。”夏青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打扮,上身速干面料的t恤,下面是一条运动短裤,脚底下踩着跑步鞋,看起来好像确实和平日里出现场的打扮差距很大。

    罗威了然的点点头:“估计就因为你住得近,所以才叫你过来看看的。”

    “上面什么情况你知道么?”夏青和他一起往单元门方向走,一边走一边问。

    “别提了,”罗威有些无奈,“一桩疑似的刑事案件,还顺带着揪出来一个小流hx氓!报案人现在都已经被最初过来确认情况的派出所民警带回去了。”

    “这是什么情况啊?”夏青听了个一头雾水。

    “那个小子,年纪轻轻不学无术,净琢磨些歪门邪道的事情,一大早上不老老实实的在家里睡觉,弄了个无人机出去飞,就专门往别人家卧室窗外头近距离的飞,用航拍设备搞偷窥,现在这不夏天了么,天气热,好多人家为了开窗通风凉快,晚上窗帘也不挂好,这小子已经是食髓知味那种了!

    结果今天可走了运了,飞到这边就正好看到现场的情况,听派出所的人说,这小子还算是有点良知,说是从画面里一看就觉得这不像是个活人睡觉的模样,又仔细的看了看,越看越不对劲儿,就赶紧报警了。”

    夏青听完罗威的讲述,觉得有些好气又好笑,也不知道该夸这个报案人警觉性够高,能够第一时间联系警方,还是该骂他缺德,一大早上弄个航拍器去偷拍别人的卧室窗外。

    两个人说着话就一起上了楼,出事的这户人家楼层比较高,还好时间早,就算是上班族,只要不是工作单位太远的,这个时间恐怕也还没有起床呢,所以没有什么人乘电梯上上下下,走廊里也是静悄悄的,可能大部分住户都还没有意识到他们这栋楼里面出了事呢。

    到了案发现场所在的那层楼,夏青和罗威走下电梯,出事的那一户房门大开,刑技的同事正在里里外外的忙碌着,拍照的拍照,取证的取证。

    夏青在门口穿鞋套,顺便朝屋子里面看了看,房子里面的陈设看起来还不错,井然有序,并不凌乱,很显然这里应该不会是一个让人容易引起胃部不适的现场,也不会是一个激hx情犯罪的现场。

    换好了鞋套,夏青等拍照的刑技同事忙完了,这才走进去,她没有急着到卧室里面去查看情况,那边的取证工作还没有进行完,所以她索性先在房子里面看一看,先瞧瞧这屋子里面的东西能不能告诉自己一些什么。

    这套房子的面积大概有八十平米左右,因为都在一个小区里,这个小区因为地理位置比较占优势,出租房子的也比较多,夏青当初租房的时候也参考比较过几乎不同的户型,因此大概知道这个面积的房子是一个什么格局。

    这套房子原始的房屋结构应该是一个两室一厅一厨一卫的格局,中规中矩,不算宽敞也不至于太局促。案发现场这套房子很显然是被房主后期改造过,原本的小房间被打掉了墙壁,变成了客厅的一部分,原本小房间的窗前还装了榻榻米和小茶桌,上面摆放着香薰灯、精致的小茶具以及一个小巧的实木书架,上面放着几本书,那扇窗前还悬挂着大大小小星星形状的挂灯,以及白色半透明的窗纱,看起来颇有些情调的样子。

    客厅里也是一样的,窗口是素白色的半透明窗纱,原木色的地板上铺着一块深灰色与浅灰色相间的不规则几何图案地毯,圆润小巧的布艺沙发是浅粉色的,前面是一大一小高矮错落摆放的圆形小茶几,同样是清新的马卡龙配色。在客厅窗边的角落里还有一盆高大的龟背竹。

    因为w市已经进入了炎炎夏日,虽然是一大早,房子里面的温度依旧不低,因为窗子没有开,所以闷热的室内空气当中还弥漫着浓郁的香薰气味。

    这种味道实在是让人有些一言难尽,如果只是一点点淡淡的,在比较清新的空气当中,或许夏青也会觉得芬芳怡人,然而作为一个崇尚自然气息的人,现在这种情况下,她就觉得闻多了非常的甜腻,头都被熏得有点疼了似的。

    抛开个人喜好不谈,住在这里的人,应该是一个对生活品质比较有追求,性格里有一些喜好浪漫的年轻女孩子,从客厅里面随手放置的几件衣服来看,无一例外都是女性服饰,所以对于这名女子的感情状况暂时还不好确定。

    因为小房间被拆掉了,所以原本的两居室就变成了宽敞的大一居,卫生间的门口也被改到了卧室里面,这就让这一个住处的私密性和舒适性都变强了。

    独自住在这里的人,经济条件应该也不会太差吧,毕竟能舍得把房子这么改造的人,应该是不缺钱,更注重生活质量的那一类。

    夏青对死者的身份愈发好奇起来,毕竟按照犯罪学规律来说,经济条件和犯罪率以及犯罪类型之间都存在着一定程度的互相影响。

    从房子里面的大体情况来看,这很显然不是一起图财害命的侵财伤人案件。

    一个生活条件比较优渥的人,住在一个环境和管理都属于中等偏上水准的居民小区当中,并且在自己的家中遇到非侵财类的暴力刑事案件,从概率上来讲,是要远远小于那种住在偏僻地段开放式小区当中群租房,因为谋生需要不得不经常早出晚归的人。

    卧室那边刑技的同事完成了现场的取证,只剩下张法医和他的同事在处理现场,夏青这才和罗威一起进去。

    在那之前罗威打电话联系了这个小区的物业,因为时间太早了,物业那边只有一个办公室值班的工作人员,暂时还没有办法帮他们这一套房子的业主资料,还需要等物业经理赶到之后才行。

    这间卧室面积比较宽敞,采光也不错,窗前同样是挂着半透的白色窗纱,只是两片窗纱没有被拉严实,中间有一条一尺宽的缝隙,估计那个报案人就是操控他的航拍器从这道窗纱缝隙看到了屋子里面的情况。

    卧室里面最中心的位置是一个不到二十公分的地台,上面是一张双人床垫,尸体就横陈在那上面,身上穿着丝质的吊带睡裙,看上去是一名二十多岁的年轻女性,染成暗酒红色的长卷发,身材匀称,整体的状况看起来比夏青的心理预期要好上很多,并没有多么狰狞,现场也没有非常的凌乱狼狈。

    说不凌乱狼狈,其实都有些不够确切,确切的说,现场看起来颇有些井井有条,甚至可以说是有些……精致。

    围绕着地台边,地板上摆放着许多个心形的盒子,每个盒子里面都密密匝匝的装满了红艳艳的玫瑰花,那些心形的玫瑰花盒子把整个地台都围了起来,视觉效果上来说,死者就好像是被花海环抱一样,如果不是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生气,乍看起来还有几分童话故事睡美人的味道呢。

    “张法医,辛苦了。”夏青进了卧室,同张法医打了个招呼。

    张法医正在检查尸体的情况,听到夏青和自己说话,抬头冲她笑着点点头:“早啊!小夏啊,听说你也是住在这个小区的?这是直接从家过来的?”

    夏青知道张法医是看自己的穿着打扮不像专程为了出现场而来的,连忙应了一声,然后问:“这是咱们的案子么?”

    张法医知道她是看到现场这副模样,怀疑这究竟是不是一起刑事命案,便指了指那具女尸,对夏青和罗威说:“这名死者是死于窒息,但不是机械性窒息,我怀疑是呼吸中枢麻痹引发的窒息死亡,你们看看死者的左上臂,还有她的两条大腿上面,看看能不能瞧出点什么问题来。”

    夏青和罗威赶忙按照张法医的提示,朝死者的左上臂和大腿位置看了过去。

    死者左上臂的异常虽然没有被夏青第一时间看到,不过在张法医的指点下还是很容易就看得出来的——那里有一处非常明显的红肿。

    大腿上面就没有那么容易发现了,他们两个人不得不凑近了仔细的看了一会儿,才发现在死者两条大腿的前侧均有一个不太起眼的小针眼儿。

    “死者是被人给注射了什么有毒物质了?”罗威是典型的嘴巴比脑子快,心里面还没等完全捋顺清楚思路呢,嘴上就已经先一步问出口了,问完之后,他都没等张法医做出回答,就先自己摇了摇头,“不对不对……要是从大腿注射了有毒物质,你没必要让我们看胳膊上的那块红肿啊!”

    夏青比罗威要谨慎许多,她也觉得手臂上的红肿才是问题的重点:“死者手臂上面的红肿……看起来好像是蚊虫叮咬导致的吧?如果这跟死者的死有关系,那大腿上会有针眼儿就一定跟手臂上的红肿有关系了?”

    “大腿前侧的肌肉注射,这个对于你们来说可能不太熟悉,也没有那么敏感,不会第一时间就作出联想,不过对于我们来说,首先能够想到的就是过敏急救。”张法医自然不会一直对他们卖关子,见夏青比罗威更猜到点子上了,就把自己的推测说了出来,“我看到死者大腿上面有针眼儿,就第一时间联想到了过敏急救,后来看到手臂上的红肿,就基本上确定了自己的这个猜测。

    看那个红肿的面积和状态,我怀疑死者是被蜜蜂蛰了,被蜜蜂蛰了之后她就选择了第一时间给自己大腿前侧肌肉注射肾上hx腺素,结果出了问题。”

    “我以前小时候淘气,也被蜜蜂蛰过,没记得需要打什么肾上hx腺素啊?”罗威听了之后有些困惑,“张法医,这方面我外行啊,问错了你可别笑话我,这个肾上hx腺素不是医院用来抢救患者的吗?”

    “你说的一点都没错,一般人被蜜蜂蛰了确实不需要这么处理,如果真的这么处理了,那就说明这个人可能是对蜂毒有比较严重的过敏反应,严重到容易危及生命的程度。”张法医说,“当然了,死者因为对蜂毒过敏,给自己打针急救,结果反而出了问题,这还只是我现阶段的一个推测罢了,实际上是不是这么一回事,还得等进一步的尸检结果出来了才能够确定。”

    “可是,如果是对蜂毒过敏,注射急救药物的时候出了事,为什么会直接被怀疑是他杀,而不是意外事件呢?”夏青问。

    “因为这个。”张法医递给他们一个证物袋。

    夏青和罗威接过来,发现那个透明的袋子里面是两个已经被使用过的小安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