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死人财 > 第206章 鳞片怪物
    活了近一百三四岁的鬼遗老头死了,死前遗言,说让我将他的尸体当诱饵,丢给铜水池里的落水鬼,好让我能顺利到底水底。

    正所谓人死为大,我没有亵渎这具尸体。

    在鬼遗老头师妹的坟墓旁,挖坑将他埋葬了,这才是他真正的夙愿。

    做完这一切,坐在坟头,望着那具吊在空中的尸体,我踌躇了很久,最终决定利用这一具“军阀”枯尸,搬到铜池旁,人与尸下水。

    池子里的水很腥臭,即便紧闭口鼻,仍是感到胃里翻江倒海的恶心。

    没多久便到了水底,出乎意料,水底的一盏盏灯又亮了!

    落水鬼?

    点灯?

    还能有如此匪夷所思的怪事?

    没等我寻找水底暗道,原本落水鬼出现的位置,那里烂泥抖动,形成漩涡,浑浊的流水不断扩大,随即一直浑身不详长毛的怪物钻出,两对十几厘米长的白森森利爪,划动时,水流都像是被一柄柄尖刀割裂了一般,怪物张开大口,恶脸长啸,可惜这是水底,无法听清它的吼音。

    它飞速朝我游过来时,我连忙将枯皮尸体推出去,奏效了。

    落水鬼一把咬住尸体脖颈,狰狞丑陋的脸,居然升起一丝笑容?

    当着我的面,它将尸体拖走了。

    我没有停留,赶紧去寻找水底通道,一番艰难寻找后,终于看到一个门户,这边流水相对清澈,门户另外一头并不是完全黑漆阴暗,有亮光。

    闪烁不定的白光,随着水流此起彼伏。

    虽然看着很阴森,不过我没路可走了,只能硬着头皮冲了过去。

    这个铜水池,本是一个埋葬“怪物铜人”的棺坑。

    并非是什么天然河池。

    与我料想的一样,门户这边区域,地势稍高,相当于一个“u”型的地理格局,走出阴冷刺骨的铜水,这里果真是一条通道。

    白骨铺成的大道,无数动物的尸骸,密密麻麻堆积在一起。

    一眼望不到头。

    所谓的惨败白光,竟是这些尸骸在折射光线。

    在我愣住时,周围响起一些离奇古怪的叫声,像是某种猫鼬在黑暗里尖叫,回过神,我赶紧观察周围环境,白骨铺成的通道内,地面上,有一些人的脚印,骸骨不知死去多少年,有些轻轻一脚踩上,皆化为骨粉,所以能很容易分辨,我看过了,有两个人往前走。

    而且两人是并排走,一左一右,无疑是陈长生与卓青遥的脚印。

    “奇怪!”

    “痞气青年那家伙呢?”

    “难道?”

    “被落水鬼拖走杀死了?”

    ……

    震惊过后,对于我来说,却也是无能为力,单凭我一人,怎么能斗得过那只落水鬼?心底默念,希冀痞气青年能吉人有天象了。

    踩着密密麻麻的骸骨,我独自一人朝通道深处走去。

    没几步,脑袋突然一阵发凉,连忙低头,并且猛力挥舞手臂,顷刻间,一只类似食人蜘蛛的生物被我扫飞,这只蜘蛛无比巨大,蜘蛛腿展开,堪比我的拳头大小,也不知道它吃什么能长成这般体型。

    我蹲下身,从骨堆里抽出一截脊椎骨,一阵防御后,蜘蛛溜走了。

    接下来,我又遭遇不少离奇古怪的虫物。

    最可怕的一种,是一只红毛鼠,双目赤红的老鼠,能有家猫那般硕大,满嘴的锯齿,发出嗜血的狰狞戾啸时,能让人双腿发软。

    好在的是,我终究闯了过来,两百多米外,通道终于到头。

    出乎意料,这边空荡荡的,地面异常整洁。

    甚至看不到一丝一缕的动物痕迹,哪怕是一根兽毛也找不到。

    事出反常必有妖。

    因为我发现这个区域里,没有虫物游荡,所有的一切似乎都灭绝了?

    利用陪葬石照明,我开始在附近游走,担心出变故,也不敢随意呼喊,眼下,只能是走路时压重脚步声,希望陈长生与卓青遥两人能听闻。

    “哐当!”

    突然间,我撞倒了一个东西,低头一看,居然是一个石磨盘。

    “奇怪,磨盘这么轻吗?”我蹲下身,用手推了推,没想到石磨盘动了,看起来能有一百多斤的磨盘,真实重量,估计只有二十几斤。

    只是触摸上去,冷冰冰的磨盘,的确是石头打造而成。

    撑住石磨盘的是四根木条,很细很细,被我一撞倒了并没有碎裂,原地看了一会,摸不着头脑的我只能摇摇头,然后离开了。

    没走几步,昏昏暗暗中,又撞倒了一个东西,是一个石罐,古朴平实的一个石罐,半米多高,里边空荡荡的,让人感觉不可思议的是,这个石罐才十来斤重,明显与体型不成比例。

    接下来的十几分钟,我还遇到了石钟、石桌、四盆等等。

    每一样东西都很轻。

    这个空间里,似乎存在一股说不清楚的“魔力”?

    能将任何物体变轻的力量。

    更让我着急的是,到了这里,地面上没了活人脚印,陈长生与卓青遥仿佛凭空消失了?又或者说,可能是脚不沾地如幽灵飘着前进?

    但是那可能吗?

    “噹……噹噹……”

    正在走着,悬在我腰间的摇铃忽然晃动起来,频率异常急促。

    这一次,扛着一把阴锤的鬼大汉,没用摇铃就自己出现了。

    “轰!”

    空气里,忽然响起铁板碰撞的恐怖音符,源头,在我的头顶上方,连忙望去,就见一只满身鳞片的生物,腾云驾雾一般,咻的一声跳到了高处,在我的眼皮底下消失了。

    上方。

    因为没有手电筒等照明的关系,无法看清,不知道存在什么。

    刚才是鬼大汉出手了。

    否则的话,我的脑袋可能被那鳞片怪物拧下,被它闪电般杀死。

    “轰隆隆!”

    一堵黑墙拔地而起,无限升高,墙体极尽扭曲,一时间,我竟然看不出这是实实在在的土墙,还是什么阴煞气息凝聚的阴墙。

    黑墙不断水涨船高,鬼大汉手里的阴锤也在疯狂砸着地面。

    锤声越响,黑墙越高。

    “嘭嘭!”

    不可思议的是,墙体的最高处,墙头忽然冒起了火光,犹如腐烂尸水的惨黄色,不断蔓延,整个墙头全部笼罩在刺目的光焰中。

    借助火光,我在此看到了那头满身鳞片的怪物。

    它像是一匹恶狼,满嘴獠牙,鳞片重叠,散发着让人窒息的死亡气息。

    让人毛骨悚然的是,怪物的身上居然也在冒火,黑色的火,从它身上每一块鳞片的缝隙间往外喷薄,黑火不大,离体两、三公分,从下往上看去,它就好像披上一层象征恶魔般的羽翼甲胄。

    它恶狠狠俯视下方,恶目妖红,不断做出跃跃欲试的攻击状态。

    不过,它迟迟没有攻击,可能是忌惮我身后的鬼大汉。

    僵持了几分钟,鳞片怪物走了,往更高处消失不见,离地数米高的空中,那里似乎有一条条蜿蜒崎岖的空中走廊,或者说是空中浮桥!

    不断观察时,我居然发现其中一块地方有血迹。

    血液还没完全干涸。

    “陈长生,你们不会在上边吧?”我倒吸一口冷气念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