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废土崛起 > 正文 第467章 思想教育
    乌瑟曼走在一个轻便锅炉旁,负责朝锅炉里添加木材,眼睛则盯着锅炉上一碟玉米饼。    .她身边是几个墨西哥人,一个个眉飞色舞的正在讨论刚刚看的电影。她实在搞不懂,这都什么时候了,自己的这些同胞居然还有心思想着电影。

    作为一个十七岁的墨西哥女孩,乌瑟曼是墨西哥解放阵线的第一个女性成员。她原本是某个黑帮里的假小子,靠给各个大佬送些特殊的快递为生。

    大灾变后,乌瑟曼靠着自己在帮会中养成的小心谨慎活了下来。她总是一个人行动,找些不起眼的地方存放各种生存物资,冷眼看着失去政府管制的墨西哥迅沉沦。

    当天气突然变冷,当食物越来越少,当旷野再也无人,乌瑟曼的生活也变得越来越难。她把自己临时的家按在被废弃的马斯卡努镇,有天当她外出寻食无果,回来却现自己家里多了好些人,关键是家里还多了个轻便锅炉,锅炉上正热着一大盆的玉米饼。

    女孩也不管自己家里生了什么事,她找个机会抢了一张玉米饼就跑。结果屋子里十几个人吆喝着来抓她,甚至还出动了装甲车来追。她被抓住时还在拼命的把玉米饼朝嘴巴里塞,然后蜷缩身子等着挨打。

    可乌瑟曼想象中的拳脚并没有落下来,有个年轻人喝止试图殴打她的人,还把她给拉了起来对其他人说道:“你们把雨果先生的教导都忘记了吗?我们应该相互团结,而不是相互争斗。这个女孩显然是饿坏了,那么我们就有责任帮助她。”

    乌瑟曼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加入了墨西哥解放阵线,那个救下她的人问了她的来历和姓名,然后就安慰她可以留下,一起为正义的事业而战斗。她后来才知道那个积极分子叫做涅托。

    什么正义的事业太叫人摸不着头脑,但能吃饱饭却是真的。乌瑟曼只当自己加入了一个很奇怪的游击队,并且很小心的试图了解这个组织。

    “我们的头叫什么名字?”乌瑟曼问队伍里的人。

    “他叫涅托,是维克多.雨果先生的手下。”队伍里的伙伴也很乐意说出自己的见闻。

    “也就是说我们还有个更大的头?”

    “是的,我们属于极光军团的下属。我们真正的领叫做维克多.雨果,那可是个大人物。”

    “好吧,没关系。无非就是大黑帮手下的小黑帮,这种事我见多了。”乌瑟曼自觉自己还是能理解组织内的权力架构。但她很快现自己加入的这个组织很有些不同。

    墨西哥解放阵线并非整天无所事事,实际上大家都很忙。白天所有人都被组织起来工作,有空闲也要学习如何作战,晚上则还有思想学习的任务等着所有人。

    如果说学习作战还能理解,那么对于学习文化知识就很让组织内的墨西哥人费解了。

    “学习?”乌瑟曼从小到大就没上过一天学校,她实际上是个地地道道的文盲,但这一点也不影响她在社会上混。“现在都末世了,还要学习干嘛?”

    美洲拉丁裔的学习,呵呵呵……,不许笑!我们不能歧视人家。

    不过实际上拉丁裔跟非裔一样出了名的不爱上学,他们中的普通人就是老实巴交,吃苦耐劳,没文化,拼命生孩子,然后一辈子简简单单,快快乐乐。

    可在墨西哥解放阵线,这一点被倾覆了。学习成绩不好的人没有饭吃,只这一点就逼着组织内的人拼命学习。

    乌瑟曼见过一回大头头维克多.雨果,她记住了对方的一句话:思想混乱的人没有战斗力,你们要明白自己为什么而战?我其实不要求你们有多大的学识,但至少要能服从我的指挥。

    实际上当时没人理解维克多.雨果的话,至少乌瑟曼不理解。但依旧是为了吃饱饭,女孩不得不每天跟着学习。

    没有课本,没有教材,甚至没有一间合适的教室,墨西哥解放阵线经常要跟英克雷兜圈子,连教学时间都不确定。甚至有时候连同学都不固定,有人会牺牲,有人会逃亡,有人会叛变。

    可只要有空,晚上的教学是必不可少的。一开始大家还都是听雨果先生在台上讲,后来就会有其他人来讲课。学员在很长时间内都只是听,但每次下课前必定点名提问,回答不出问题的人就惨了。

    乌瑟曼很聪明,记性好。只要点名回答问题,她从来不被罚。可关于课堂上讲的什么民族,自由,荣耀为了理想付出生命什么的,她一点也不了解,甚至不认同。

    不过没关系,死记硬背就好了。关键是女孩喜欢学习时放电影的缓解,不管放什么片子,她都瞪大了眼睛看。

    而末世的娱乐几乎为零,饭都吃不饱还看什么电影啊?但这点在墨西哥解放阵线则不同,只要努力工作吃饱肚子还是可以的。

    而吃饱肚子,人们自然需要再满足一下自己的精神需求,于是看电影成了一种极大的享受。而能看电影还是一种奖励,只给最优秀的人。于是乌瑟曼总是想尽办法让自己变得优秀。

    慢慢的在加入墨解阵一个多月后,有天涅托找上来说:“乌瑟曼,从今天开始你来担任课堂教员。雨果先生认为你学得不错,可以给其他人上课。”

    什么?!

    “我来上课?”乌瑟曼真心不明白自己怎么就变成教员了?她犹豫的问道:“雨果先生不给我们上课了吗?”

    “雨果先生怎么可能一直给我们上课?他是我们的军团长,他有更重要的事务。”涅托还给乌瑟曼几本书,“这是我们极光军团印制的教材,你以后就按这上面的教。”

    末世思想政治教育,如何激正确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伟大领袖维克多.雨果语录,这几本书印制粗劣,装订错漏,是极光军团从古巴运来给养时夹带的。

    这些书让乌瑟曼自己读的都很费劲,更别提让她教别人了。她几乎是哭着问道:“你们真的让我来教?实际上我自己都不懂。”

    “不懂没关系,只要你能让别人懂就行。”涅托没有丝毫通融的余地,“这是组织上对你的信任,你必须做好。否则你就去前线跟其他战士一起战斗。”

    这话说的真是跟维克多.雨果上课时完全一个腔调,乌瑟曼被吓的缩了缩头。她自然不愿意加入前线的战斗部队,当课堂教员好歹比较安全一些,“好吧,我同意了。”

    就是这么一点头,十七岁的女孩踏上了一条完全不同的路。在英克雷的悬赏名单上,维克多.雨果永远排第一,而乌瑟曼的名字从未跌出过前十。如果以英克雷高层的痛恨程度来排榜,乌瑟曼甚至比维克多.雨果还高。

    “乌瑟曼就是个蛊惑人心的老妖婆。”

    “这个邪恶的女巫鼓动了无数的墨西哥年轻人加入墨解阵,用尸体和鲜血构建了她的王座。”

    “如果不是乌瑟曼高效的宣传,墨解阵根本不可能壮大起来,这个女人的危险程度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强的多。”

    而周青峰表示:老子终于找到一个替代我的人,不用傻傻的跟一帮白痴讲课啦!

    不管日后敌人如何痛恨她,十七岁的乌瑟曼现在还只是一个饿晕头的可怜小姑娘。那一天她跌跌撞撞的回到自己的末日小窝,看到了一盆香喷喷的玉米饼然后就扑了上去。女孩当时就一个念头,“不管怎么样,我一定要吃饱了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