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废土崛起 > 第1401章 复仇
    急速射后,炮管发烫,炮群不得不停止射击。可战斗并不因此而结束,而是向第二阶段发展。

    硝烟未落,十几辆63式装甲车充当攻击箭头。它们领着几十辆改装的212吉普车组成突击机群从城中开出,加速向城外的敌人扑去。

    由于敌人从南面的180号公路杀过来,突击机群分成左右两路绕过事先挖掘的壕沟冲到敌人第三团的一营面前。

    政府军的这个营也就三百来人,却算得上装备和兵员比较齐整的主力。三团的团长库利克原本是想在炮火立威的情况下,用这支主力彻底摧毁梅里达市的抵抗信心。

    这个营除了没坦克,几乎已经半机械化,装甲车数量很多。虽然营里的战车都是些老旧的法国货,可用来杀人却犀利的很。

    只是这个营的指挥官在遇到城外那条又宽又深的反坦克壕时,压根没想到自己会被重炮轰击。等他反应过来时一切都晚了。

    暴露在旷野中的一营士兵几乎全部炸死。只有最后百来人有军官指挥,在匆忙中干脆跳进了那条反坦克壕沟才避开一难。

    惊天动地的炮火中,所有人都觉着死亡会在下一秒降临。而等到炮火停止,这批剩余的残敌一个个汗津津的脸色发白,体若筛糠。

    只是这伙残敌中也有杀人如麻不怕死的。听着外头没了动静,几名军官用脚踢起一个个士兵,痛骂着让他们爬出深深的壕沟。

    重新回到地面上,只见原本堵住公路的一个营彻底散架了。炮火将几十部装甲车和卡车全给炸上了天。有些装甲车被炮弹直接命中,当场就被炸成了零件废铁,还有些东倒西歪,扭曲的像一团钢铁麻花。

    “清点人数,重新编组,我们得尽快离开这里。”军衔最高的军官站出来下达命令,一顿炮弹就让一个营缩编成一个连,还摧毁了所有的运输工具。他唯有心里暗暗念叨:“但愿城里的部队不要追击。”

    可不追击是不可能的。

    缩编的一营刚刚跑出不到三百米,他们身后就响起发动机的马达声,而且是一左一右都有。惊魂未定的士兵们当即炸了锅,有人腿软瘫倒,有人迈步就想逃。

    “不许跑,就地抵抗。否则我们谁都活不了,那帮泥腿子不会接受我们投降的。”砰砰两枪,剩余的一营军官开枪打死几个逃兵,可他们看看地形却暗暗叫苦——周围地势平坦,连个躲得地方都没有。

    残余的政府军一营正仓皇中,城内治安军的突击机群已经杀了过来。左右钳形攻势轻松形成交叉火力,领头的63装甲车干脆停在大概三百米外稳住车身,用重机枪扫射敌人盘踞的地域。

    一营的残兵早就心无斗志,所谓的抵抗更是乱七八糟,面对对手的火力优势毫无招架之力。

    而在装甲车后头,搭乘212吉普来的迫击炮也很快展开开火。一颗又一颗炮弹按坐标形成一条徐进弹幕,隆隆炸开。

    地毯般的烟雾掩盖了大概几个足球场的面积,最后当装甲车冲上去进行最后的肃清时,地面上已经彻底没了抵抗。

    突击机群的指挥官犹如旋风般继续带队向前,他们还要追击敌人三团。毕竟敌人只是溃逃,主力尚在。

    十几名搭乘212吉普的步兵被留下打扫战场,他们被要求寻找有价值的俘虏。可实际上战场上已经没有完整的敌人,就算活着的人也缺胳膊少腿。

    面对重伤的敌人,治安军的士兵往往是抽出刺刀结束他们的生命。这些士兵往往还是第一次上战场,第一次杀人,第一次看到被炮火和重武器横扫过的地狱。

    有人握刺刀的手都在抖,有人被满地的血肉残肢刺激的恶心呕吐。有人却在腥臭难闻的战场上越发坚定。

    “别杀我,求你们别杀我。”一个政府军的士兵大腿上插着一块迫击炮弹片,算是现场伤势最轻的。他倒在地上努力举起手,试图抗拒步步逼近的敌人。

    一个双手带血的治安军士兵走上来,他半蹲下抓起对手的脑袋,刺刀就要划过对方脖子时讶声说道:“里奥,你是里奥。”

    重伤的政府军士兵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连忙喊道:“你是谁?你认识我?求你放过我吧,我愿意投降。”

    “放过你?”持刀的治安军士兵忽然放声大笑,“你不记得我是谁了,对吗?我是比奇,你的邻居。我从小到大都被你欺负,只因为你有个放高利贷混黑帮的哥哥。”

    “放过我,放过我。”受伤的政府军士兵只能拉住敌人的衣袖,口中反复念叨。

    持刀的治安军士兵却冷冷说道:“你放过西莉亚了吗?她和你一起长大,却因为借了黑帮的高利贷被你送进了妓院。她哀求你宽限几天,可你心软了吗?

    你放过泰丽婶婶了吗?她因为跟你吵了一架,结果七岁的儿子被打断两条腿,一辈子都要坐轮椅。你还到处宣扬这事,让所有人都害怕你,觉着你不好惹。

    你放过我了吗?你经常无缘无故的打我,只因为这样让你开心。当我每天都鼻青脸肿的回到家,你知道我有多难受吗?我应该感谢上帝,让你死之前落在我手里。现在轮到我来收拾你了。”

    持刀士兵的话引来了他同伴的围观。有人刚刚还在呕吐,此刻却站起身喊道:“也替我收拾他几下,我跟这伙黑帮军队也有仇。”

    “我建议从他的手指头开始,一刀一刀的削掉他的皮肉。我们村里就有人因为告发黑帮成员,结果被削的一只手只剩下骨头。”

    “也可以烧一堆火烤这家伙的腿,我见过这种刑罚,非常痛苦。”

    一个个治安军的士兵围拢上来,各种各样的主意不断涌现,这都是过去墨西哥黑帮的手段。很快这名侥幸活下来的黑帮士兵就发出凄厉的惨叫声,声音中是他的灵魂在扭曲挣扎,承受被人复仇的痛苦。

    库利克的第三团在炮击中只损失了不到四百人,可整个团却因为炮击而溃逃。为了歼灭这个团的主力,尽可能的杀伤其人员,在梅里达指挥的秦卫东派出多支快速突击部队沿着道路发起进攻。

    政府军混编第一师的人员有限,死一个少一个。为了断绝这支部队生路,最大射程达到四十公里的w90重型自行榴弹炮发挥出了它超强的威力,直接远距离吊射,一路追炸逃跑的第三团主力。

    不断挨炸的第三团被迫离开道路,以小股团队向荒野逃散。而荒野中的逃亡行动速度大大降低,加上缺乏后勤,逃兵连口水都喝不上。

    仅仅一天之后这些又累又饿的政府军士兵就战斗力大幅下降,超过半数以上被治安军剿灭,或者累死在荒野中。真正能逃出生天的不足三百人,这个三团算是彻底完蛋了。

    而梅里达市的治安军却因为这场战斗士气大振,斗志昂扬。复仇的意志让他们一直撑到了整场血战的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