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废土崛起 > 第1576章 训练
    孙少阳背着全套装具跑在队列的最前头。如果单看他个人,会发现他瞪着眼睛,嘴巴大张,脸皮跟抽筋般乱抖,口中呼呼大喘。这模样好似被遭了大难在逃命似的,可实际上他正在进行武装越野训练。

    太累了,气都喘不过来,胸口仿佛有一把火在烧,又辣又疼,呼吸中甚至带着血腥味。孙少阳明明想躺下了,可后头的教官还在用简单的英语大声喊道:“跑,跑,快点跑。”

    “这狗日的教官就是来折磨我们的!”孙少阳瞥了眼身后的教官,又看看不远处另一个队伍。另一组是墨西哥人,他今天的任务就是带着一帮兄弟在越野训练中超越对方,拿第一!

    这法子就是狗日教官搞出来的,说什么对抗性训练。获胜者有很多很多的奖励,失败者不但丧失诸多福利,营房还会挂上一面白旗作为羞辱。

    孙少阳原本是在非洲打工的中建工人,年轻却没有太高的文化,中专毕业在国内找工作太难,于是签个合同到非洲闯荡。结果这闯荡就一路闯荡到了墨西哥。

    在非洲苦熬核冬天的日子里,抱团未必能活,可不抱团必定死。这种经历让孙少阳和他的同伴们有着极强的凝聚力,到了墨西哥梅里达市郊的训练场,大伙依旧将团体荣誉视作生命。

    在古巴种了半年的地,盖了半年的房子,孙少阳现在又成了一名机械化步兵。作为嫡系精锐,他身上只需要携带和战斗有关的装备。一支八一式突击步枪,三个弹匣,四颗六七式手榴弹,武器就这么多。

    可教官愣是在孙少阳的背囊里装了好几块石头,确切的说是在全班的背囊里都加了石头。这可真是要了命啊!

    “前方发现敌人火力点,摧毁它。”教官开着一辆三轮摩托轻松的跟在孙少阳身后,指着大概两百米外的一个土堆大喊。

    这个教官是哥伦比亚人,在非洲给法国外籍军团干过,大灾变后当雇佣兵,后来被俘干脆又跟极光军团干。这家伙作战经验丰富,能说多门语言,专门负责训练新兵。

    看着远处一个小土包,累到死的孙少阳连忙就地一趴朝身后大喊‘机枪,上来’。

    一个四人机枪组抬着一挺八九式重机枪呼哧呼哧的跑上来。要说作为班长的孙少阳累,这四个扛机枪的兄弟都快累垮了。听到召唤他们连忙上来架设机枪,并且在半分钟后打响。

    嗵嗵嗵的重机枪打了半条弹链,可对面的土包几乎没动静。开摩托的教官举着望远镜哈哈大笑道:“你们没打中,再给你们一分钟,打不中就算输。”

    操,输了的话损失就大了。

    孙少阳闻言都想骂死八九式重机枪的设计师,这款烂枪号称全世界最轻,可性能之烂也是世界前列。它最大的特点就是精度奇差无比,再加上还不能熟练操作的射手,那真是一场灾难。

    机枪不行,孙少阳只能再次朝身后大喊:“火箭筒,上来打掉前方的目标。”

    一个机械化步兵班,主要武器就是重机枪和火箭筒。全班作战就围绕这两件武器展开。机枪没能干掉目标,就只能让火箭筒射手上了。

    扛着‘四零火’的两人小组飞快的跑上来,利索的架设好火箭筒后嗖了一发火箭弹飞了出去。

    谢天谢地,‘四零火’打固定目标还是挺准的。一发过去就把土包给炸开了。看到教官不再说什么,全班都累的像狗一样趴在地上吐舌头。

    教官看看被打掉的土包,再看看另一侧还在跑动中尚未完成任务的墨西哥班,开口裁决道:“孙,恭喜你和你的战友连续三次获得对抗性训练的胜利。你们可以坐车返回营地,你们的对手得徒步回去。”

    孙少阳和战友们顿时一阵轻松的大喘气,哪怕在地面吸了满口灰都不在乎。好一会他们才相互搀扶着从地面爬起,而一辆重型步兵战车隆隆开上来,车门打开让这个倒霉的步兵班上车。

    全班这会已经累得要吐血,有士兵抱怨道:“我们不是机械化步兵么?为什么还要这样拼命的练徒步越野战斗?”

    孙少阳在战车内一靠,懒懒的说道:“因为我们的步兵战车太少,指不定那天得乘坐卡车机动,进入战场还是得靠我们的两条腿跑五公里武装越野。”

    “真是的,我们坦克那么多,步战车却奇缺。”一个班的士兵都在抱怨。

    周青峰弄来大量五九式坦克,却没能弄来足够的步兵战车。没有步兵战车的协同,坦克和步兵的协同就容易脱节,就算不上机械化部队,只能叫做摩步化。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也为了消耗库存的烂货。兔子家的军工人员把不少状态不好的五九式坦克进行改造,去掉炮塔腾出内部空间,加装二十三毫米机炮后整成了重型步兵战车。

    哈哈哈……,改装的战车性能还不错,就是数量暂时还少了点,没办法推广开。这点只能等产量增加后再说。

    训练结束后,孙少阳这个班乘车返回驻地。走之前他们看到对抗性训练的墨西哥班正垂头丧气的在挨训,看得出今天的失败让他们非常沮丧。

    “孙哥,这帮墨西哥人在说什么?”

    “我的西班牙语也很烂,大概就是说老是输,民族就没希望之类的吧。”

    “看样子这帮墨西哥人还有点自尊心。”

    “可惜他们烂了太多年了,整个国家处处都有问题,想完成改造可不容易。”

    “他们该知足了,要不是军团愿意拉他们一把,他们还得继续烂下去。”

    瞎扯了半天,忽然有人乐道:“我们今天连赢三次,晚上可以放假了吧?”

    一提放假,全班人员都挤眉弄眼乐得大笑,刚刚还累得像死狗,一眨眼都精神大振。有人就开心的嚷嚷道:“班长可以去找他的老相好了,我们也跟着去联谊吧。”

    “我已经存了十个肉罐头,你们这次一定要让我先认识个妞。”

    “卧槽,我们班有土豪啊,居然存了十个肉罐头。”

    想到今晚可以出营去城里搞军地联谊,孙少阳也跟着笑得合不拢嘴,一时间浑身燥热,觉着这几天的辛苦没白费。

    只是在口头上,孙少阳还倔强的反驳道:“你们不要胡说,更不能看轻跟我们联谊的姑娘。我们是跟她们正常交往,我本人主要是想学习西班牙语。”

    全班顿时一片嘘声,“班长,你这是到床上去学习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