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傻子的燃情岁月 > 4.发现
    炉子里面的煤块,没有烧过的痕迹。说明煤块是在炉子里没有火源的情况下填进去的。因为这种煤块极容易引着,只要有火源,就一定会着起来的。

    没有火源,为什么要把煤块填进去呢?难道,炉子里面藏着什么东西,要用煤块来遮挡?

    他又倒回来,把炉子上面的铁盖拿下来,用手把炉膛里的煤块一块块拿出来。

    煤块的第一层很快被拿出去,一个黑乎乎的圆边露出来。

    这是炉膛里有内胆,还是藏着的东西?姚远看不出来,就继续往外面掏。

    煤块又被掏出去一层,那个圆边开始收口,而且收口的斜度非常大。这绝对不是炉膛内胆。

    又掏出一层煤块,姚远已经看出来,那是一个花瓶口一样的东西,但不是陶瓷的,应该是一种金属。

    把花瓶口里面的煤块再掏出一些来,姚远伸手进去,撑住花瓶口,就把那个东西拿了出来。

    这东西的确像个花瓶,上面是个敞口,然后越来越细,形成一个瓶颈,瓶颈下面,是一个圆肚子。圆肚子底下还有三个爪,好像是三个坐着的小老鼠,嘴巴尖尖的,有鼻子有耳朵,还有一个圆肚子,肚子上有一个小洞,应该是肚脐。

    三个小老鼠一模一样,后爪据地,前爪抱着圆圆的肚子,憨态可掬。花瓶的肚子上,雕刻着回字云纹和类似豹子的浮雕云纹,庄重而古朴。

    姚远看出来,这个东西是青铜的。而且,他好像从哪本画册里看到过,这东西不是花瓶,叫樽,是古人盛酒的一种器具。下面三个小老鼠支撑起来的空间,是用来放炭火加热酒器里的酒的。

    如果是青铜的,应该就是商周战国时代的东西,那可值老钱了!

    他把地上的煤块又放回炉子里,盖好炉盖,把地上收拾干净,拿着那个东西回了自己住着的屋子。从水缸里舀水到脸盆架上的脸盆里,然后就小心地把那个东西放进脸盆里,清洗外面的煤灰。

    洗干净了,又找抹布重新擦拭一遍,这东西就露出了它的原貌。

    这东西外表已经包了一层黑黝黝的包浆,还有不少绿色的锈斑,更加证明了它是青铜器。而且,肚子上的浮雕和三个做爪用的小老鼠,十分精美圆润,没有任何瑕疵。

    现在这个年代,还没有仿冒这一说,这东西应该是价值连城的古物。

    估计是姚叔的父亲遭遇了抄家,他舍不得这东西被抄走,匆忙把它塞进了炉子里,又用煤块塞满了炉膛。

    那些抄家的人,只注意翻找他里屋的书橱和写字台,却没有想到,外屋这个炉子的炉膛里会有东西。抑或是像他一样,打开炉盖,看到里面塞满了煤块,没有想到煤块下面会有东西。

    后来,他爹自杀,他们也就不了了之,再没有来过。

    这东西如果放在以后,至少价值百万,甚至上千万。如果是诸侯贵族专用的孤品,上亿都是有可能的!

    发财了!

    兴奋了没有五分钟,姚远又高兴不起来了。

    现在才七零年,这东西可以出手,至少也得等上二十多年。这二十多年之前,这玩意儿一文不值啊!

    可这二十多年,他怎么熬过去?而且,这东西要是被别人发现了,一定会被抄走,甚至会被他们破四旧给砸个稀烂,还要给他按个什么罪名。

    目前来说,这东西不是个宝贝,倒是个累赘。

    但不管怎么说,这东西将来会值钱,他不能就这么给扔了。

    又寻思半天,他从外面厨房里找来块油布,把它包裹严实,在两间屋里转悠半天,把放在里屋东北角的那台老旧缝纫机拖出来。

    这房子的地面铺了一层青砖。他把缝纫机下面的四块青砖抠出来,在下面挖一个洞,把那个东西放进去,重新填土,再将青砖铺回原位,把多余的土弄到院子里。

    刚把一切恢复原样,姜姨已经开了院门进来,站在院子里喊:“大傻,在哪儿呢?吃饭了!”

    他跟着姜姨去她家,在她身后问:“表,好了?”

    姜姨边走着就边告诉他说:“学校是咱自己厂里的,我去了从校长到教务主任,挨个说他们一顿。抗抗不懂事,你们也不懂事?你们怎么不把你们孩子往兵团送啊,这不欺负我寡妇人家吗?怎么着我也是军人家属,别人不敢说的话我可不管三七二十一,想起什么说什么。他们不敢不给我重新弄表。

    不管怎么说,这事儿还多亏了你。大傻啊,你一点都不傻,就是不会说。你说我原先怎么就没看出来呢?怪不得说你傻你妈不高兴,你本来就不傻嘛!”

    说着话已经到了姜姨家,姜美美已经回来。小丫头穿着绿格暗地的褂子,黑裤子黑布鞋,头发短短的,梳了俩发绺,在脑后翘翘着。小脸上还带着花季少女的稚气,模样随她妈,将来准是个漂亮姑娘。

    姜美美正在屋里收拾饭桌,看见姚远进来,就冲他招呼一声说:“傻哥来啦?坐下等着吃饭。”

    姚远就只会嘿嘿傻笑。

    姜姨听见了就说闺女:“以后不许叫他傻哥,你傻哥一点都不傻!”

    姜美美就问她妈:“他就叫姚大傻,我不叫他傻哥叫啥呀?”

    姜姨想想说:“也是,你说老厂长咋给你起的名字这是?你爸没文化,你妈可是资本家小姐,全矿机都找不出一个比她学问大的来,咋就给你起这么个名字呢,这不生生把个好孩子给叫傻了?”

    放下了这个话题不说,姜姨就问姜美美:“你姐呢,咋还没回来,又死到哪里去了?”

    姜美美在饭桌前面,挨着姚远坐着,冲她妈翻翻白眼,嘴里嘟囔:“她上哪儿,你都不知道,我上哪儿知道去?”

    正说着话,外面就进来一个人,冲着姜姨大喊:“妈,谁让你把我的志愿表抽回来的?”

    这个,应该就是姜抗抗了。

    姜抗抗和她妈一样,脑后扎了两条短辫子。唯一的不同,就是穿了一身绿军装,还戴了个绿军帽,腰上还多了一个宽边的武装带,带扣上是一个五角星。不仅如此,连脚上穿的都是绿胶鞋,过去部队上战士穿的那种。

    在姚远看来,姜抗抗这身打扮,应该算是老古董了,土里土气的。可饶是如此,仍旧不能抹去她漂亮的本色。大眼睛、高鼻梁、瓜子脸,白皙的脸蛋上,一边一朵红霞。这红晕可不是现代女孩用粉笔画上去的,这是自然就有的,健康女孩的本色。武装带一扎,更显出了女子的成熟与婀娜。怪不得那个张建军会喜欢上她,动她的歪主意。

    与含苞欲放的姜美美相比,这就是一朵绽放的玫瑰。

    姜姨沉着脸,不紧不慢说:“你要不是我闺女,你爱去哪就去哪,就是去天边我都不管。你是我闺女,就得听我的话!我问你们校长了,你们毕业了,早就不归学校了,不用再去上学。从明天开始,哪里都不许去,老实给我在家里呆着。敢出这个门,我就打断你的腿!”

    姜抗抗就着急喊:“那个老走资派,他懂的什么?现在革命形势一派大好,我们要继续战斗,不准他乱说乱动!”

    “放屁!”姜姨就怒了,冲着闺女喊,“王校长是有学问的人,老早就参加地下工作。年青的时候,比你们这帮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进步的多了!这个世界,到啥时候都离不开知识,有知识到哪里都值得别人尊重!你们才是一帮傻子,该学习知识的时候瞎胡闹,早晚有你们后悔的时候!”

    姜抗抗不敢硬顶嘴,就开始撒娇,冲她妈喊:“哎呀,妈!你这陈旧思想,已经跟不上时代的车轮啦!我都和刘夏她们说好了,响应伟大领袖号召,到革命最需要的地方去!你这样把我的志愿表抽了,我怎么跟她们交代呀?”

    姜姨说:“你爱咋交代就咋交代!现在,你最需要的地方,就是离妈越近越好。妈没本事把你留下,人家孩子去农村咱也得去。可是,妈也不能由着你的性子胡作!给我老实在家里呆着等通知。你要是敢再往外面跑,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姜抗抗就撅着嘴,站在地上不动窝。

    姜姨问她:“干什么呀,还得等我找轿子抬你?”就喊,“洗手,坐下吃饭!”

    这时候,姜美美已经把厨房里的饭都端到小矮桌上。还是窝头、稀粥,不过中间多了一大碗甘蓝菜,没肉,也没多少油水,汤汁倒是快从碗里流出来了。

    姜抗抗去脸盆架那里把手洗了,气呼呼地坐到姚远对面,抄起一个窝头,拿了筷子吃饭。

    姜姨也坐下来,看姜抗抗气哼哼的样子,就嘟囔一句:“十八了,都是大人了,还一天到晚这么不着调。你说你个死丫头,你得让我替你多操多少心?还不如你妹妹省心呢!”

    这时候,姚远嘴里好好的就冒出一句:“傻……傻!”

    姜姨听了一愣,随即就笑了,对姜抗抗说:“可不嘛,连他都知道你傻!”

    姜抗抗不由恼羞成怒,冲着姚远恨恨地喊:“你个姚大傻,你才傻,大傻子!”

    吃过饭,姊妹两个一个去刷碗,一个收拾桌子扫地。

    姚远要回去,却被姜姨叫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