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傻子的燃情岁月 > 89.风雨春归
    姚远仰躺在被窝里,双手枕在脑后,也在仔细地倾听大喇叭里的广播。

    听抗抗问他,是不是可以从此不用装傻了,就轻轻摇了一下头。

    许久才叹一口气说:“的确,这是咱们国家的转折点。从此,咱们这个多灾多难的国家,将走上她快速发展的道路,最终会变成巨人,真正屹立在世界的东方。我原先跟你说的,扩大咱们的服装生意,当资本家的话,将来也会变为现实。咱们的好日子,就要来了。”

    接着就话锋一转说:“可是,这个还需要时间。上面的具体政策没变,像张顺才这样的势力,仍旧在矿机活跃,没有被彻底清算,我的特务罪名,就不会撤销。一旦他们发现我是装傻,还是要把我当做特务抓起来的。

    我们还要等一阵,等到矿机开始全面清算张顺才这些人的罪行,全面否定过去的错误的时候,才可以。”

    抗抗就叹息一声问:“还要等多久啊?”

    姚远就把她搂在怀里,轻声说:“快了。”就问她,“撑不住了?”

    抗抗把头伏在他胸口上,摇动一下说:“只要你在我身边,无论你是真傻还是假傻,我都能好好地活着。当初我不知道你是装傻,可是,我看到你了,从保卫科把你接出来,我就下定决心了。无论将来的日子有多难,我都不会离开你,要和你一辈子走下去!你原先对我的好,已经够我记一辈子的了,值了!”

    姚远也被她说的激动起来,抱紧了她,抚摸着她光滑的脊背,轻声说:“抗抗,让你受委屈了。将来,我会加倍补偿你,还有咱妈。”

    说到她妈,抗抗就把头抬起来了,看着姚远说:“还说咱妈呢,她要过来住,可咋整啊?”

    姚远说:“过来就过来呗。咱妈考虑着节省,也没啥错啊?夜里还能帮着你照看摇摇。”

    抗抗就打他一下说:“你真傻啦,她要我和她住东屋,让你自己在西屋里住!”

    姚远就明白抗抗的意思了。

    他是从心里爱着抗抗,不忍心让她受到一点的伤害。就算抗抗知道他没有问题,坐月子期间,他也坚持着没动抗抗。倒是抗抗有些寂寞难耐,在他面前也不会装矜持,主动来勾引他。

    抗抗正当青春年华,是人一生中身体最好的时候,又让姚远教了一些岛国版的妇幼保健知识,这时候守着自己男人就在身边,如何忍得住?

    姚远也是忍不住,但他自身的克制力要比一般人强许多,培养干部嘛。他还是严格按照科学,不许抗抗不听话。

    两个人好歹地坚持着,直到抗抗出了月子,这还没在一起享受够,姜姨就要来捣乱了,抗抗怎能不着急?

    姚远就悄悄在抗抗耳边说:“你怎么这么笨呢?我又不用上班,咱妈她得去上班。白天她上班去了,咱在家里把门一锁,不爱咋过就咋过呀?”

    抗抗就傻傻地笑了,但接着就说:“白天我得干活做衣服啊,都做了这个,咋干活啊?”

    姚远让她差点给说笑了,揉着她的脑袋说:“你要发疯是咋的,咱还能天天干那个啊?就是干,一个小时还不够啊,用得着一天吗?”

    抗抗倒过闷儿来,姚远这是笑话她呢,就撅了嘴,拿着拳头打他的胸膛。

    两个人闹着闹着,就闹到一块儿去了。

    后来,姚远就明白了。女人的享受,其实并不是完全在做那件事上。更多的,则是在做事的前后,让男人抱着她,温存她,和她说悄悄话。激情过后,能够安心地躺在男人怀里,幸福地睡着。

    姜姨过来,抗抗这些前后的幸福,恐怕就没有了。而没有这些,这事对抗抗来说,就失去了大半的乐趣。

    既然国家的春天已经来了,服装上也必然起了变化。

    男女小翻领的衬衫,列宁装,猎装,女士穿的百褶裙,甚至一步裙,都会在不远的将来很快出现。而且,大家更喜欢收腰和紧身的衣服,特别是年青人,更急于来表现自身的青春气息。

    这时候,姚远就让抗抗做一些更显自身体型的衣服,样式虽然不变,可抗抗做出来的,就一定比商店里的漂亮,一点松松垮垮的感觉都没有。

    开始,抗抗还担心,做这种衣服会惹来祸端。但是,姚远偷偷告诉她,永远不会了。未来的中国将更加开放地去拥抱世界,融入世界。只有你做不到,也只有你想不到。

    抗抗的活又慢慢好起来。可是,她一个人,还得带着孩子,一天也做不了多少活。收入不是很高,但已经够用,不用姜姨发愁了。

    姜姨心里明白,抗抗性子直,没有多少心眼儿,只是跟了姚远以后,抗抗才变得心灵手巧了,而且比姜美美更加听话懂事,反而更让姜姨放心了。

    她现在心里唯一的遗憾,就是大傻真的变了傻子。这么一个和他妈一样,才华横溢,无所不能的人,竟然让张顺才这种大老粗给整成傻子,真是老天爷不长眼啊!

    如果搁在过去,像廖淑芬母子这种人,张顺才这样儿的,就是舔着脸巴结人家,人家都不会正眼看他的。

    姜姨的遗憾,很快就没有意义了。连姚远都没有想到,姚大厦父母的问题,到这年冬天的时候,就得到了彻底的解决。

    姚大厦的父亲是高级干部,上级、部下,遍布省内甚至是更上层。这些人,没有被动乱彻底波及的,像马副县长,在以前的时候,就在为自己的老师长四处奔走喊冤。

    没有老师长,他一个过去给地主放猪的小猪倌,恐怕都活不到今天。是老师长把他拉进革命的队伍,放在自己身边,教他学文化识字,教他革命的道理,让他从一个大字不识的懵懂少年,成长为懂得无产阶级理论的革命军人和国家干部。

    像马副县长这样的,姚大厦父亲的老部下,还有的是。整个动乱期间,为老师长鸣冤的声音,从上到下就没有断过。

    动乱结束,一些首先恢复工作的,姚大厦父亲过去的上级或者下属,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要给他恢复名誉,让这个为了民族独立与民族解放,为所有受苦受难的百姓奋斗了一辈子的老军人,不再遭受不白之冤。

    一九七七年一月的一个上午,姚远穿了件棉袄,揣着手,坐在自家那排房子前面的山墙边上,倚着山墙晒太阳。

    他不愿意在家里呆着。看着抗抗又得做衣服又得照顾摇摇,忙得团团转,他还不敢插手帮忙,心里很是难过。不如眼不见不烦,干脆出来,晒着太阳装傻子算了。

    正在太阳下边,晒的身上暖洋洋的,打着瞌睡的时候,就听着耳边响起一个声音:“大厦,大厦?”

    姚远睁眼,看到面前有个人影,仰起头来,才看清是张代表。

    姚远吓了一跳,心说你跑来找我干啥,这不成心给人家落口实吗?

    他就又拿出一副痴呆是样子来,冲着张代表呵呵呵地笑。

    张代表眼里却有了泪花,强自忍住激动的心情说:“大厦,不用装了,你看看这是什么?”说罢,就把手里的一张白纸,递给姚远。

    姚远迟疑地接过来,在太阳底下观看。

    那是一份红头文件,不是矿机的,也不是市里的,而是更上层的。上面的标题,印着一行大字:

    姚虎、廖淑芬两同志彻底平反的通知。

    姚远就有些迷糊了。

    姚叔告诉过他,他父亲是七八年平反的,他妈则是到了八二年才彻底平反。现在,才七七年啊?

    他没有想到,正是因为他代替了姚叔回来,历史被彻底改变了。

    原来的情况,是马副县长七八年调到市里当革委会副主任,才得知姚叔的父母都不在了,这才开始寻找那些他父亲的老部下,四处活动。

    姚远为了给抗抗办回城,去找了马副县长,让他得知了老师长蒙冤的事情,马副县长就开始关注。后来他又把姜姨和抗抗托付给马副县长。马副县长为了救姚远,不知找了多少人,把姚叔父母的事,捅的好多人都知道了。

    这就是蝴蝶效应。那么多原本在混乱中消息闭塞,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老师长蒙冤的干部,就这样都知道了。这案子没在动乱的时候就翻过来,已经让他们觉得对不起老师长了。

    姚远嘴唇哆嗦着,读着那个文件。慢慢地,他的眼角就湿润了,接着就放声痛哭。这是为自己的委屈,也是为抗抗的委屈,更是为姚叔父母的委屈。

    张代表也被姚远的哭声感动了,忍不住热泪盈眶,蹲下来,抱着姚远的肩膀,颤抖着声音说:“大厦,我知道你委屈。你是为保护我才故意装傻,让那份供词作废。张叔不但不能好好保护你,反而要你反过头来保护张叔,张叔对不起你!”

    一个是尽人皆知的傻子,一个是矿机一把手,两个人在大街上相拥而泣,这种奇景,谁都没见过,谁都看着新鲜。

    没一会儿工夫,他们周边就围了好多人。这时候,厂里的工人们下班了,正看到这个情景,好多人就过来拉张代表,问他怎么了?

    张代表松开姚远,站起身来,举着手里的那份红头文件,用激动的声音大声喊:“上边来指示啦,为我们敬爱的老厂长,姚虎同志,为我们敬爱的总工程师,廖淑芬同志,彻底平反了!两位同志,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是我党最优秀的党员,为我们的解放事业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做出了巨大的,不可磨灭的贡献!他们的牺牲,是我们所从事的,伟大事业的巨大损失!这是文件上讲的!”

    人群里,爆发出了经久不绝的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