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傻子的燃情岁月 > 62.狡猾的销售科长
    美美从生产工房回来的时候,就已经过了上班时间了。

    发现一些问题,把工段长找过来。她不听客观理由,只要解决方案和同样错误不犯第二次的保证。

    在这一点上,她处理问题不像姚远,没有他的圆滑。

    美美热爱着工厂的生活,喜欢听机器开动起来,响成一片的声音,可以让人热血沸腾。

    所以,她处理问题的方式,也如这火热的生产环境一般,雷厉风行。

    这是美美以为的,她和姚远之间,最大的区别。

    其实,她不知道,姚远心里,是和她一样热爱这工厂的,和她一样喜欢呆在这机器轰鸣的生产车间里,要不然也不会发生工伤事故。

    看着矿机一步步走向末路,看着大批的工人下岗,姚远仿佛是被别人一点点剥开胸膛,把自己的心给挖了去。

    那种痛苦,是很少有人可以理解的。

    穿越回来,他不是不想用自己比现在先进许多的知识和管理能力,来拯救这个最终要走向死亡的工厂。

    可是,他具备的知识和经验告诉他,那是徒劳的。

    一个人无论再有能力,也改变不了大的历史环境。

    这就像是一个已经得了晚期绝症的病人,你就是再有手段,也挽救不了那个终将逝去的生命,除非你是上帝。

    他选择回来,就会再经历一次那种被挖心的,撕心裂肺的感觉。他已经无法再次承受这个感觉了。

    在他没有想到如何拯救这个和他有着千丝万缕联系,他热爱着的工厂的办法之前,他不会回来。

    多年的干部经历,磨炼了他超乎常人的毅力。就如抗抗怀了孩子,他就可以忍住,不再和抗抗亲热一样,他用这种毅力,尽量让自己远离这个工厂。

    他选择做服装,也不是那样顺利,处处都是艰难。可理智告诉他,这才是他应该选择的生活。用自己的艰辛和努力,让所有他爱着的人们,都过上幸福的生活。

    美美回到自己办公室没多久,刘健就跑过来了。

    看见美美就喊:“行啊,老大,骑上摩托啦。这车多少钱,你给我也弄一辆呗?”

    美美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后面。这是那种老式的木质办公桌,上面三个抽屉,底下一边一个橱子,中间空着。

    办公桌其实是两张,相对着拼在一起的,靠南面的窗子放着。

    美美的对面,原来是车间支部书记坐着的。动乱的时候,书记没了,从此那张桌子就一直空着,书记的职务,就由美美自己兼着。

    在美美坐着的木头椅子右手,还放了一个木质的连椅,连椅前面不远的地方,摞着三层铁皮的文件柜。

    刘健活泼热情,美美却不冷不热,回答他说:“这车不是我弄的,是我姐夫给我买的。告诉你,别惦记着买,你买不起。”

    刘健不以为然说:“姚大傻,”说到这里,迎上美美严厉的目光,立马改口说,“额,不,傻哥能买的起,我怎么就买不起了?”

    美美就不冷不热说一句:“一千八,你买去吧。”

    “这么贵!”刘健就有些傻了,过一会儿才说,“傻哥发财啦,这么贵的东西都舍得给你买。哎,你一个劲儿的回绝我,是不是傻哥也喜欢你呀?”

    “放屁!”美美一下就从椅子上站起来,“刘健我告诉你,别以为你弄几个活来就了不起,再这样肆无忌惮,我立马就让你回车间干你的电焊工去!”

    刘健立马就改口说:“我错了还不行吗?我就是开个玩笑,你干嘛较真儿啊?”

    美美脸色依旧难看说:“有拿这个开玩笑的吗?他是我姐夫你不知道吗?”

    刘健也意识到这个玩笑开的有些大了,拼命点头哈腰道歉,看美美脸色逐渐好看了,这才说:“老大,我现在是买不起,可背不住以后买得起呀。”就和美美商量,“哎,你让我先骑骑,行不行啊?”

    美美看他一眼说:“下班之前给我送回来。要不然,我回家没骑回去,这么贵的东西,随便借人骑,我姐夫不说啥,我姐也不干。”

    刘健就保证说:“我就骑一圈儿试试,一会儿就给你骑回来。”

    美美就把车钥匙从兜里掏出来,放到桌子上说:“也就是你,没脸没皮,懒得和你墨迹,才借给你。小心着点,别给我碰了。”

    刘健就嘴里答应着说:“知道,知道。咱俩谁跟谁呀。”

    美美就又冲他瞪眼。

    刘健就说:“我是说咱俩不是哥们儿吗?我没别的意思。”

    美美的眼神这才缓和了,问他说:“我让你选人带徒弟,你啥时候给我选出来?我不和你说了吗,按着新办法,你带徒弟不影响你的收入。徒弟带的越好,你收入就越高,甚至会超过现在的收入,你怎么就不理解呢?”

    刘健把车钥匙拿在手里,然后说:“理解,我完全理解。可是,你只让在车间职工范围内招业务员。就这帮工人,一个个死笨死笨的不开窍,他不实在是找不着个开窍的嘛!要不,还是按照我的主意,去外面找得了,反正又不用你开工资。”

    美美盯着他说:“找王强你那帮哥们儿?都是一帮痞子,害群之马,你就死了这条心吧,门儿都没有!”

    刘健嘿嘿一笑说:“他们能给咱弄活来呀。不管黄猫黑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嘛。

    再说了,你还怕他们敢和你炸刺儿啊?你是谁呀?姚大傻他小姨子呀!姚大傻,额,不,傻哥。傻哥跺跺脚,矿机都要抖三抖。

    别说王强他们,就是张顺才这种老混混,不也让傻哥给整疯了吗?矿机的混混,都知道傻哥,也都怕他,他们不敢跟你炸刺儿,你就放心吧。”

    “不行!”美美的脸就沉下来,“我告诉你,对你我都不放心,再弄一帮混混来,让你们蛇鼠一窝,我还不够和你操心的呢。再说,这也关乎车间声誉,你懂不懂?

    不止是不行,你最好也赶紧和他们划清界限。我再发现你和他们在一起混,你就小心着点,当心我让我姐夫收拾你!”

    刘健就摊摊手说:“那就没办法了。”

    “什么叫没办法?”美美声音就高了,“不是让你矬子里面拔将军吗?少特么废话,再给你三天时间,赶紧把人给我找出来!再给我在这儿打马虎眼,我撤了你这个销售科长!”

    刘健就一脸为难说:“找人容易啊,可是,到时候我教不出他们来,你又得说我偷懒了。”

    美美说:“你还明白啊,教不出来就是你偷懒!我告诉你刘健,用你我都是冒着巨大风险的,你再不给我好好争气,哪天我因为这个犯了错误,下来了,你不仅是完了的问题,很可能会因为财务问题进去蹲巴雷子,你心里可有个数!”

    刘健就严肃了说:“我知道。为哥们两肋插刀,这个我没问题。到时候,我会把所有事情都揽到自己身上的。怎么样,对得起你吧?”

    美美不看他,也没言语。

    刘健就往她身边靠靠,小声问:“你刚才可说,你让你姐夫收拾我。哎,你要是肯和我在一起,收拾就收拾,我还真不怕。”

    美美就看着他问:“这可是你说的?”

    刘健就挺挺脖颈说:“我说的,咋啦?”

    美美就笑笑说:“没咋。昨天我姐夫找我了,嫌我和你老在一起。他说了,再发现我和你在一起,就去找你,把你腿给打折了。”

    刘健就急了说:“他还讲不讲理呀,凭啥不管你管我呀?哎,你没和他说吗,咱们在一块儿就是说工作,没干别的啊。”

    美美就似笑非笑瞅着他问:“你不是不怕吗,急成这样干啥?”

    刘健只好承认说:“傻哥谁不怕啊?张建军那么牛逼,让傻哥给打的,看见他就尿裤子。我这种小老百姓,哪里敢招惹他啊?”

    美美拉下脸来说:“那你还在这里干啥?赶紧给我找人去!”

    刘健抓着美美的摩托车钥匙,转身跑了。

    看着刘健出了自己的办公室,美美心里也犯愁。

    的确,这家伙贼骨溜滑,跑业务是把好手。

    她在姚远指导下,解散了原来的业务组,把那帮吃闲饭啥也干不了的几个人,给发配到车间干活去了。

    然后,她尝试着全车间招募能出去跑活的人才。

    这出去跑活,可不是那么简单。车间里明账上,是没有这部分人的实际工资的。他们的工资,得靠自己的能力,跑来活,从利润里面提成。而这份提成,账上也不会有,要不然在这个时代,影响可就太大了。

    当然,怎么把提成弄出来,姚远是有办法的,跟美美一说,美美也就明白了。

    不仅如此,出去跑活的费用,车间也不会承担,还是要靠自己挣出来。

    这种当时看来十分苛刻的条件,一般人也就给吓回去了,直接不敢应聘。

    总共招募了四个人,真正可以指望这个工作吃饭的,就只有这个刘健。其他三个人,最多的干了三个月就彻底撑不住了。

    那时代,活不难找,可真正付款干活的就少了。都是公家的企业,谁不用谁呀?你今天用我,我给你记账,明天我再用你,咱把账抵消了就完了呗。

    长期这样下去,就造成了日后三角债的大爆发,最后谁也转不动,一起玩完。

    姚远知道这个梗,当然会提醒美美,不付款的活坚决不能干。

    可干活付款,这种活就难找了。除了这个刘健,有办法让人家拿钱弄活来,其余还真没有一个行的。

    这小子知道自己的本事值钱了,就开始提条件,和美美耍心眼儿。

    美美对刘健也不放心,才会和他吃饭,对他容忍,还给他按个科长的头衔,哄着他。

    可长期这样不是办法,姚远就给美美出了个掺沙子的主意,让他带徒弟。徒弟挣来的钱他可以分成,徒弟带多了,他分成就高。

    刘健贼精,他好像也看出来,美美这招明面上听着对他有好处,背地里却是美美要插手他的业务。

    所以,他也推三阻四,就是不肯带徒弟。

    怎么着才能让这小子乖乖上钩,听话带徒弟呢?美美想好几天了,也没想出一个好主意来。

    总不能为了这事儿,答应和他处对象,以身相许吧?美美是从心里看不上刘健这种人的。

    昨天晚上,她原来是打算就这个事情请教姚远的,可两人说着说着,话题太多,美美把这事儿就给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