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傻子的燃情岁月 > 182.女孩富养
    房子都拆了,姜姨再说啥老房子也变不回来了,她也就只好由着这小两口作去了。

    这仅仅是一九八六年的春天,像姚远这样,敢在城里自己盖楼的,恐怕全城也找不出第二个来,这也难怪姜姨会害怕。

    但姚远做事,向来比较稳当,不能干的事他不会去硬干乱来。大傻敢公开盖楼,应该就不会有事。

    姜姨也只能自己安慰自己了。

    美美已经猜到姚远要干什么了,所以她回来,看到整个北屋和东屋都没了,也没感觉吃惊。

    昨晚蒋卫东刷碗,姚远和他说的话,他当晚就告诉美美了。美美当时没想起来姚远要干什么,第二天到了班上,临下班了,她突然就对蒋卫东说:“咱们这位大傻姐夫,是要我姐哄着咱妈出去,他好在家里拆屋!”

    当时蒋卫东还不相信,结果回来一看,美美猜的一点不错!

    美美猜到姚远要干什么,就能想到北屋拆了,姐夫一家和她妈去哪儿住。

    所以,回来进明清小楼一看,就对抗抗说:“我那边不还空着一间吗?让妈领着俩小猴儿去那边住,你们两口子住楼上吧。”

    抗抗就为难说:“你姐夫怕孩子和妈过去闹得慌,打扰你工作。”

    美美说:“我卖给你们啦,晚上还让我工作?搬过去,我晚上不工作!”

    抗抗就不说什么了。

    晚上吃饭,抗抗就只能在院子里做饭,然后大家到美美那边客厅里吃了。

    姜姨老大不高兴,撅着嘴,也不说话。

    抗抗就哄她妈说:“妈,我今晚做了你愿意吃的红烧肉,你尝尝?”

    姜姨拉着脸说:“那东西净油,吃了血脂稠,得高血压。你是不是想谋害我呀?”

    姚远就接话说:“妈,你瞧你说的,抗抗是你亲闺女,她不是想给你解解馋嘛。少吃一点,不多吃,没事的。”

    姜姨就看姚远一眼,鼓着嘴说:“你们眼里还有我这个妈?啥事都不告诉我。我老了,碍你们事了。”

    姚远就耐心解释说:“妈,我们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让你,让大家都住的舒服一点。我们也知道,你是怕我们出事,是为我们好。你就放心吧,不会出事了,过去的事情再也不会发生了。你尝尝,抗抗这红烧肉做的可香了,这可是专门为你做的。”

    说着,就夹一块红烧肉放到姜姨碗里。

    姜姨说:“我不吃,你别给我夹。”

    姚远就再哄:“你不吃大家不敢吃啊?你看摇摇和媛媛,就等着你吃了,她们才敢吃呢。”

    姜姨说:“让孩子们吃去,我不吃。”

    美美就烦了,冲她妈喊:“你吃不吃啊,不吃我吃了?”就伸筷子去她碗里夹那块红烧肉。

    姜姨就拿手护着碗说:“干什么你?无法无天了还,跟你妈我抢肉吃?”

    摇摇就伸出右手食指来,刮着自己脸说:“姥姥丢,嘴撅的能挂住油瓶了!”

    这话是姜姨经常说摇摇的,倒从摇摇嘴里说出来了,这一下就把姜姨给逗笑了。

    眼看着满天乌云散去,桌上的气氛就要活跃如初了,美美一句话又吓姜姨一跳。

    美美对姚远说:“我查过这房子的来历,应该是雍正年间造的,这个就属于文物了。你这么着不声不响就把文物给拆了,文物管理局将来会找你麻烦的。”

    姜姨也知道文物是啥东西。那时候刚刚兴起文物热潮,街上有卖清制钱的,原来是买来给孩子拴在脖子上辟邪用,几分钱一个,现在的几毛钱一个,翻了十番。

    姜姨就“唉哟”一声说:“大傻啊,说不让你拆你不听,你破坏文物,这可犯法。”

    姚远就瞪美美一眼,对姜姨说:“妈,我这不叫拆,我这叫修缮。”

    姜姨就一脸不解问:“你把房子都拆的一块砖头没有了,这叫修缮啊?”

    姚远就狡辩说:“你看你不懂了吧?我拆下来的砖瓦,都没扔了,那不都在院子里码着的吗?将来盖的时候,我还会原样用上的,只是换掉朽了的房梁檩条,把不能用的地方换一换,可不就是修缮吗?”

    这下连蒋卫东都忍不住了,笑着说:“姐夫,你把平房变了二层楼,这能叫修缮吗?”

    姚远就训他:“不懂就不要乱说话。这个房子,原来就是二层的,我可以找好多本地人来证明嘛。你啥时候见过这里有平房来着?”

    美美说:“你这都是无赖道理。就算原来是二层,你往外又拓宽两米,这还是原样吗?”

    姚远说:“怎么不一样啊?这样看着更漂亮,住着更宽敞嘛。再说了,就算将来市里要利用这些古房子搞旅游开发,我这房子还是明清格局的,而且比原来更漂亮。

    来参观旅游的又不是建筑专家,他们怎么会管原来啥样?漂亮就更能吸引游客,我等于是无私为旅游事业做贡献了。

    这个年代,实用至上,怎么能够更好的达到目的怎么来,这个道理美美我跟你说多少回了,你怎么还整不明白呢?”

    美美就摇头:“整不明白。我就知道你把文物给拆了,还强词夺理!”

    姚远还要说话,姜姨就急了:“净说这些没用的,我就想知道,你拆了会不会闯祸!”

    姚远就站起来出去,拿了一份材料回来,放到姜姨眼前让她看。

    然后他就指着那文件对姜姨说:“妈你看,这可是盖着大印的许可文件。上面说了,我这是修缮。建筑也标明了是二层带回廊明末清初建筑。现在呀,咱如果不把它盖成二层小楼,才叫违法呢!”就又对美美说,“还有你住的那边,也是明清小楼!以后不许出去胡说八道,咱们家没平房,都是楼!”

    姜姨就懵圈儿了,这不睁着眼睛说瞎话嘛!

    抗抗就赶紧接过话来说:“妈,你就甭操心啦。大傻为改造这个房子,都准备半年多了,所有手续都是全的,你就放心吧。”

    抗抗和姚远整天的耳鬓厮磨,当然是这一家人当中,中他毒最深的了。这里面好多道理都不容易讲明白,抗抗就给她妈来最简单的,不讲理了。

    姚远当然知道,前世的时候,这一片是都给拆了的,根本不管什么明还是清了,统统变了水泥高楼。

    这跟当时大家的眼光短浅有关系,跟大家急于改变居住条件和城市落后面貌有关系,也跟这一带过于脏破,没有多少代表性建筑有关系。

    日后好多其他地方保留下来的古城,都是按照姚远这个办法修缮的。要不然,到处如现在这样脏破狭窄闭塞,你就是保留下来,谁又愿意跑这破地方来旅游观光呢?

    所以,必要的手术是一定要动的。日后因为他这个示范作用,让大家看到修缮后的建筑古色古香,别有一番风韵,有保留价值,说不定市里就会出台一整套的修缮计划,保留住这个经历了三百余年的古老街道和建筑群落,从而为这座古城留下一丝过去的记忆,不再让住在这里的人们留下遗憾,看着满街的水泥高楼骂败家子,把一个价值连城的古建筑群给拆光了,变毫无价值的水泥楼。

    晚上的时候,姜姨就和俩孩子去了美美的书房睡觉。

    抗抗反复叮嘱摇摇和媛媛,在小姨那里不许打闹,不许高声喧哗。小姨晚上有许多工作要做,不然影响了小姨,小姨不能尽快完成工作,就会睡的很晚,影响身体健康。

    两个孩子果然听话,晚上在自己屋里关上门,围在姜姨跟前,争相给姥姥讲故事,还故意把声音放的很小很小。

    抗抗给孩子们更多的,是自己的爱和讲道理,给予她们最少的,就是物质享受。

    好多人说女孩富养,其实,他们并不懂得这个“富”字的真正含义。

    并不是要女孩得到更多的财富和物质享受,而是要让她们得到更多的爱,更多的知识和见更多的世面。

    所以,工作的时候,孩子们只要在家里,抗抗就会带着她们,让她们学会和自己的手下打招呼,学会叫人,做到落落大方。

    就是出去走亲访友,抗抗都要带着她们。出席宴会,也会带她们。目的,就是让她们学会更多的礼仪和场面上的规矩。

    孩子们见识多了,将来遇到大型的正式场合,才不会怯场。同样,见的世面多了,接触到的人多了,才能更容易了解别人,分辨对错。

    给她们更多的爱,孩子们就不会缺爱。有妈妈的爱比着,她们将来会知道谁是真正爱她们,谁是敷衍她们,或者只是被她们的外貌所吸引。在感情上,更不容易轻易上当受骗。

    这时候,美美两口子在自己的屋里,也没有睡。蒋卫东整理数据,美美看他整理完的数据表格。

    蒋卫东原来上学,可没学过姚远的这种统计数据的方法,跟着美美干了,才渐渐学会。他也不得不承认,这套办法更科学。

    有时候,表面现象或听别人汇报,都不见得是实际情况,只有数据才不会撒谎。

    看看当天的数据已经整理差不多,蒋卫东就冲美美感慨说:“我还真没看出来,姐夫是个实用主义者,而且为达到目的,有点不择手段。”

    美美把那些报表都摞到一起,放在一边的桌子上,用手揉着眉心,顺口说:“他本来就是个实用主义者。我现在还是怀疑,我一个年轻女子,这么快就走到矿机最高领导层,跟他在背后活动有关系。”

    蒋卫东就定定地看着美美。

    美美发觉了他的目光,就一笑说:“在矿机的时候,我太顺了,这个不正常。我也听到过一些传言,我起来这么快,不仅是张书记赏识我,是上边有人在关照我。姐夫父亲的那些老部下很多,都和他关系不错。”

    蒋卫东忽然就问:“如果姐夫有这么大的能量,那后来,为什么矿机的厂长不是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