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饿郎缠身:买个娘子生娃子 > 第25章教训小叔子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过……

    话说回来了,这男人除了一张脸吓人,这身材还真是没得说喔,简直是相当的完美。

    “稀罕啊,稀罕也得老子洗干净才能喂你吃。”

    感觉到有道目光黏糊在自己的背上,江鸿远迈开修长的大腿跨进浴桶中,嘴角上翘,言语有些轻佻的说道。

    低沉微暗的声音邪气的要命。

    林晚秋吓死了,忙拉被子把自己蒙起来,然后卷缩在角落里,恨不得贴在墙上。

    江鸿远转头看了眼床上拱着的被褥,笑容更深了。

    “别捂死了,捂死老子就亏了。”小媳妇逗起来真有意思,他越来越稀罕了呢。

    林晚秋:……

    臭流氓,就没有好好说话的时候。

    听着哗啦啦的水声,脑子里不受控制的钻出男人洗澡的模样,甚至他的手在搓什么地方都能清晰得很。

    真是够了!

    为了将少儿不宜的画面从脑子中撵出去,林晚秋只得默念闲鱼,上里头闲逛去。

    还真是卖啥的都有,卖屁的,卖空气的,卖高考必过符的……简直是叹为观止。

    这也能卖掉?

    林晚秋表示深深的怀疑,不过想着她自己也是手贱买了单程穿越大礼包,搞不好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还真有人手贱会点购买。

    想着自己有一间低级店铺,可以出售五样东西,反正空着也是空着,林晚秋想随便放样东西试试。

    不过现在不是时候,江鸿远在身边儿,万一被他发现什么就傻逼了。

    正想着呢,忽然就听到男人上床的动静,然后她身上的被子就被扯了一截出去。

    “睡觉,你给老子老实点儿!否则……老子不介意提前洞房!”江鸿远吹了油灯躺了下来,林晚秋顿觉自己身边儿像是横了一座小山似的。

    妈的,臭流氓嘴上不占点儿便宜就浑身不舒坦。

    算了,武力值比不过,又怕不小心惹到他兽性大发,林晚秋只能只能认怂。

    也不知是不是白天江鸿远对她的无条件信任起了作用,这一晚,林晚秋不但不排斥跟江鸿远睡一张床,反倒觉这个像山一样的男人躺在她身侧,让她觉得很是安稳,像是在这个陌生的世界有了依靠一般。

    很快,有了安全感的林晚秋就睡着了。

    第二天她醒得很早,江鸿远一起身她也就跟着醒来了。

    “再睡会儿。”江鸿远粗声粗气的道。

    搂了一晚上香香软软的媳妇,江鸿远一起来就郁闷的不行,大兄弟闹腾得厉害,一大早就跟斗鸡似得昂着脑袋叫嚣。

    “不用了,我好多了,我去煮饭。”

    洗髓丹的效果充分的显现了出来,林晚秋觉得自己浑身轻松不少,神清气爽的,身体充满活力。

    江鸿远见她的脸色的确好了不少,泛着红晕的脸没有一丝病容,他昨晚趁着林晚秋熟睡的时候就摸过她的额头了,的确已经不烧了。

    而且小脸儿上的伤也好完了不说,竟然连一丝痕迹都看不到,感觉好像脸更白嫩些了。

    他好像捡到宝了,江鸿远不禁想。

    “嗯,成,我去山里看看。”江鸿远也没多说什么,心里却是很高兴,小媳妇这个样子,很像是跟他居家过日子的样子。

    “这么早就上山?吃了饭去不成么?”林晚秋以为江鸿远要去打猎,便下意识的问道。

    她自己都没意识到,她这是在关心江鸿远。

    江鸿远板着脸,但是心里却笑开了,小媳妇的心里这是开始有他了。

    “放心,你男人会回来吃你煮的饭,我只是去山上布的陷阱看看有没有猎物,不远,很快就能回来。”

    呃……

    这家伙,随时都在提醒她。

    不过林晚秋也想起自己昨天一口一个我男人,脸腾的一下就红了。

    她那是逼不得已,拉虎皮扯大旗,自保而已。

    不过林晚秋没打算跟江鸿远扯,跟他扯,只有自己吃亏的份儿。

    看着自己媳妇窘迫的样子,江鸿远心里舒坦极了,他忍不住抬手揉了揉林晚秋的头,就像揉在揉一直憋着气,不时想找机会露出爪牙的小猫一样。

    江鸿远出门之后,林晚秋快速洗漱一番,然后就去灶房煮饭。

    “你……嫂子,我来吧。”江鸿宁这个时候出现在灶房门口,心虚的看着她。

    “不用,等着吃吧。”虽然江鸿宁只是个孩子,但是林晚秋还是没有给他好脸色。

    她非常讨厌有人用他还是个孩子。你怎么能跟一个孩子计较这种论调。

    熊孩子也是人,太过纵容了,有时候闯的祸往往是无法挽回的。

    比方说昨天,若不是江鸿宁一进门不分青红皂白就嚷嚷她杀了江鸿博,引导宋五婶也认定人是她杀的,跑出去一顿吼,她便不会招来无妄之灾。

    若不是江鸿远及时赶回来,她已经被沉塘了。

    可是,从事发到现在,江鸿宁一句道歉都没有。

    江鸿远忙着生计顾不上两个弟弟的教导,现在……她既然欠江鸿远两个救命之恩,便帮他管教管教吧。

    “嫂子……”江鸿宁委屈的看着她,可怜巴巴的站在灶房门口不走。

    林晚秋手上动作不断,她把白面和少量的杂粮面混在一起加水和了放在一旁,然后又生火煮玉米糊糊。

    接着,她又把和好的面弄成一个个饼子,摊在锅边,做成锅边馍馍。

    “江鸿宁,你昨天差点害死我,今天又叫我嫂子,我可不敢当。”江鸿宁不走,林晚秋就边看着锅,便跟江鸿宁说一二三。

    “嫂子,我……我不是故意的。”江鸿宁垂头道,他不敢去看林晚秋的眼睛。

    “你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就什么都不问就开始瞎嚷嚷?别跟我说你还小,年纪小不是借口。”

    “我……”被林晚秋逼问的江鸿宁脚尖不安的在地上蹭来蹭去,回想昨天的事,他也有些后怕。

    但当时看到二哥躺在血泊中……可是这个女人也在二哥身旁,怎么能怪他想差了?

    “你昨天犯的第一个错误,就是不立刻检查你二哥是否还活着,请你好好想一想,昨天若不是我在,你看到你二哥倒在血泊中就咋咋呼呼的嚷嚷他死了,而不是想办法先帮他止血,搞不好他就真的流血过多死了。

    你不要跟我说你不会止血,你们的房间中有伤药,你大哥也是长年在山中打猎的,我不相信你大哥没有教你包扎伤口和止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