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饿郎缠身:买个娘子生娃子 > 第57章咱们走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们走吧,是老夫教徒无方,不过老夫已经将他们逐出私塾了,也帮你们要了银子,咱们之间也算是两清了。”

    林晚秋勾引姐夫的事儿让林夏等几个婆娘专门说给了秀才娘子听,又添油加醋的说李秀才肯帮林晚秋说话,就是看她会勾搭人又年轻漂亮的份儿上。

    秀才娘子气得不行,当晚就拧着老秀才的耳朵大骂了一通。

    李秀才现在看着林晚秋和江鸿宁真是气不打一出来。

    原本那天这老秀才安排得挺妥当的,林晚秋对他还是心存感激,可现在老秀才和小厮变脸的样子,加上他们脸上的鄙夷和不屑浓得都化不开了,林晚秋自然不会再拿热脸去贴冷屁股。

    江鸿宁也是,他就算是再想念书也不想林晚秋受气。

    “嫂子,咱们走吧,这书我不念了。”他使劲儿地拉着林晚秋往回走。

    江鸿宁发誓,他一定要好好努力,努力让嫂子过上好日子,努力让所有人都不敢瞧不起嫂子。

    只是……

    若是不能读书,他又该如何达成这个愿望呢?

    跟大哥学武然后去当兵?

    回去的路上,江鸿宁沉默得很。

    林晚秋见不得孩子这样,她对江鸿宁道:“回去好好跟你二哥念书,我带你走,是因为这家私塾的夫子是个糊涂人,拎不清的。

    我怕他教导不好你。

    村里的私塾不好找,那就去县城找个书院念书。

    我就不信了,咱们拿着银子还没地方念书了!”

    江鸿宁一惊:“嫂子,我不去县里。”县里的书院好像光束脩就是十两银子一年,另外还有住宿费和伙食费,加上笔墨纸砚下来一脸至少得要二十两银子。

    这消息还是了,林金宝说出来的,当初林夏至就想送林金宝上县城里的书院里念书托人打听的。

    林晚秋现在可是把将江鸿宁摸得透透的,这孩子之前一说念书就双眼发光,现在说不念,无非就是心疼钱。

    不用想也知道,县里的书院肯定比村里的私塾收钱收得贵。

    “不念书?不念书你准备干啥?当一辈子土里刨食的农民?银子的事儿你不用操心,只管好好念书。

    念书以后,咱们不说考学做官。

    就是去城里当个账房先生也比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强吧?

    咱们想要获得什么,首先得要投资。

    你不能什么都舍不得投入,却想获得好的生活,老天又不是你亲爹,凭啥啊?”

    “嫂子,我听你的,我念书!”江鸿宁被林晚秋给说动了。

    嫂子说得对,只有念书了才有机会做官。

    只有做官了才能给嫂子撑腰,到时候他给嫂子请个诰命,这样一来,这帮人,包括那个李秀才看到嫂子都要磕头行礼!

    看村里谁还敢看不起嫂子,还敢说嫂子坏话!

    “这才乖嘛!”林晚秋夸赞了一番江鸿宁,心里就开始盘算,想着江鸿远要上县城卖虎骨,她到时候就跟着去,顺带打听打听书院的事儿。

    江家,江鸿远睡了一会儿就醒来了。

    他见江鸿博自己从屋里走出来,抹着墙慢慢走动,心里欣慰极了。

    看来小媳妇把老二照顾得很好,他也就十来天没回家,老二竟然能吹风了不说还能自己试着走动了。

    他这个媳妇真是娶对了。

    “大哥!”江鸿博笑着跟江鸿远打招呼。

    江鸿远去把他扶到椅子上坐了:“你也不要太着急,啥事儿都要缓着来,若是着急又把自己弄病了,白瞎你嫂子的辛苦了。”

    江鸿博点头道:“我知道了大哥。大哥……嫂子真的很好,她给我们买好吃的,还给我们买笔墨和书籍。”

    “你嫂子给你们买这些了?她哪儿来的银子?”江鸿远记得很清楚,他走的时候,木头箱子里只留了二十个铜板。

    他当时想的是,家里有些粮食,还有些野味,就算是吃的支撑不到他回来,这二十个铜板也够他们应付几天的了。

    可要买笔墨书本,不管那样都不是二十个铜板能解决的事儿。

    “是嫂子的私房钱,她藏在外头的,你走之后就挖了出来。

    嫂子说让我们不担心,她有挣钱的法子,只是以前老林家对她不好,她不想便宜老林家那帮子豺狼,所以才没敢显本事。”

    江鸿远:……

    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这小媳妇以前是真被老林家欺负得够呛,若换成是他,他也不愿意拿出挣钱的本事来养那帮子人。

    心疼。

    疼得很。

    江鸿远觉得要是自己能重生到早些年,就能早点把林晚秋从老林家那个火坑给救出来。

    不过既然已经这样了,那他以后加倍对小媳妇好些。

    小媳妇进了江家就用私房钱补贴这一大家子,还把她能挣钱的事儿给秃噜了出来,可见是真想跟他好好过日子的。

    江鸿远心疼的同时又觉得甜蜜。

    只是心里有些小压力,媳妇会挣钱,他可不能被媳妇比下去了,得更努力才行。

    “你嫂子说你想学医,鸿博你咋想的,如果是因为银子的事儿,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

    大哥看你比以前强了不少,若是能继续这么好下去,很快你就不用再吃药了。

    大哥能供老三念书,也能供你念书。

    你以前就喜欢念书,若不病这么一场的话,说不定已经考上秀才了。”

    江鸿博笑道:“大哥,我是真的想学医,特别是病这么一场,就更想学医了。

    如果我能学成,就能让更多像我这样的人重新恢复健康……”

    其实更重要的是能挣钱,他记得大哥曾经帮他请过一个名医瞧过,光是诊金就给了二十两银子,还不包括药钱。

    结果……

    不过是浪费钱罢了。

    这些个大夫和郎中只知道让他千万不要敞风,还是嫂子来了才反其道而行之,坚持让他每天都出来透透风,还让屋里能透些风。

    结果他的病竟真的一点点儿的好起来了。

    所以,江鸿博就觉得当大夫能赚钱,他想赚钱让这个家的日子过好些。

    让大哥不那么辛苦。

    让大嫂能像富人家的女主人一样有奴婢伺候。

    江鸿远见他说得诚恳,就道:“成吧,你想好了就成,像你嫂子说的等下次进城帮你淘弄两本医书你先瞧着,只等你彻底的好了,再去找地方学医。”

    左右也是个生计,老二有这个想法他肯定支持。

    关键是老二和老三对自己小媳妇的态度跟他走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了,这点让江鸿远很是欣慰。

    一家人和和睦睦的,劲儿朝一处使,这日子才能越过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