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饿郎缠身:买个娘子生娃子 > 第58章活不了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嗷嗷……我不活了,你个没用的东西,你老婆被人扔进粪坑,你屁都不敢放一个!”

    小许氏躺在床上哭嚎,披头散发的样子跟个鬼一样。

    “你说得轻巧,那江猎户连豺狼虎豹都能杀,你让我去找他?这不是找死么?

    你能耐,你去!”

    钱永民蹲在门口,背对着床上的小许氏,一边儿大口往嘴里刨饭,一边儿说道。

    小许氏气不打一出来,她左瞧右瞧,最终将目光落在床头的药碗上。

    她抄起药碗就使劲儿往徐开泉身上砸去:“我咋就嫁给你这个窝囊废了。

    自己婆娘吃了亏,还能吃得进去。

    老娘让你吃。

    让你吃!”

    “你这婆娘干啥呢?这不糟践东西么?”药碗落在钱永民的背后,碗摔碎了,破陶片溅得四处都是。

    药也撒了一地。

    把钱永民心疼个够呛。

    “才给人赔了二两半的银子,你就开始作,这家里头的银钱是大风刮来的还是咋的啊?

    败家娘们!”

    他端着碗,继续往嘴里刨饭,鼓着个腮帮子骂小许氏。

    “日子要过就过,不过就给老子滚回娘家去!”妈的,这婆娘回来都洗三遍水了,还那么臭,让他一闻就有冲动当成粪水泼地里去。

    “有你找老子闹腾的功夫,还不如去找你姐姐,她家老孙跟水生是亲兄弟,让来顺去找水生,让水生出面去江家要瞧病的银子。”

    小许氏闻言一愣,旋即笑了起来:“对啊,有栓他爹,还是你的脑子灵光。

    让赵家去得罪江家,咱们跟在后头捡现成!”

    小许氏匆匆收拾了下头发和衣裳,也顾不得吃饭就风风火火的出门了。

    上老赵家吃去啊,难道上门了还捞不着一顿饭吃。

    只是她想太多了。

    赵来顺家根本就没开火!

    她一进院子就看到抱着头蹲在角落里的赵来顺,还有插着腰大骂的大许氏。

    “姐,三娃呢?”

    小许氏瞧了一圈,没瞧见赵粮来和赵三娃,就开口问道。

    大许氏没好气的道:“老东西带着三娃串门儿去了。”也就是去隔壁赵钱来家蹭饭吃去了。

    “你来干啥。”

    “我就是来找姐商量事儿,咱们这亏可不能白吃!”

    大许氏眼珠子一瞪:“那还能咋的,难道你敢去找姓江的王八蛋?”

    小许氏上前去拉大许氏的手:“走,咱们进屋说去。”

    她也不招呼赵来顺,这个怂包姐夫她向来是看不上的。

    “姐啊,你家咋么做饭呢?”见堂屋里没摆吃的,小许氏有些失望。

    大许氏冷笑道:“刚掉了粪坑,你还能吃得下,真能耐!”

    小许氏讪笑道:“咋能吃得下,我这不是顺口问问么?”心里却骂开了,这抠门儿的货色,自己不吃也不给自家男人吃。

    “说吧,有啥主意?”大许氏也不张罗给小许氏倒水,就直接问。

    小许氏也不磨叽:“咱们不敢找江家那王八犊子,可是赵水生敢啊。

    赵水生跟江鸿远的关系可是好得很,这事儿还得姐夫去找赵水生。

    不说啥,咱们吃了这么大的亏,药钱他总是要赔的吧?”

    大许氏不说完,看样子是在琢磨这事儿。

    小许氏继续劝:“大姐你看啊,让赵水生去,不管这事儿成不成,都不干咱们啥事儿。

    成了,咱们去拿银子。

    不成,咱们也不掉坨肉。”

    大许氏也不傻,她看着小许氏:“那你干啥?”

    小许氏忙道:“咱们兵分两路,你让姐夫去找赵水生,我去找林夏至啊。

    若不是林夏至来找我们姐儿俩,我们能去老江家吗?

    不敢咋样,也不能让林夏至松快了。”

    大许氏想了想,一拍大腿:“成,就这么办!”

    小许氏讨好的笑道:“大姐,给口水喝呗,要不我这一去老林家闹腾,老林家可不会给我水喝。”

    “自己灶房舀去,你还当自己是客啊?”大许氏站了起来,推了推小许氏。

    小许氏就直径去灶房从水缸中舀水喝了一口,这才从赵家离开,往老林家去了。

    只是去了老林家,瞧见林夏至病得迷迷糊糊的,而且一家人也没吃饭的迹象,小许氏失望之余就只能忍着饿跟老许氏说道了:“大姑啊,林晚秋可是你家丫头啊,她咋就那么狠呢,让他男人那样对她大姐下黑手。”

    “那就是个丧良心的东西!”老许氏摸泪儿道,“可怜我家夏啊,这回是遭了老罪了。”

    “可不咋的,我和我姐都是干惯了粗活儿的,身子糙,虽说跟着表姐遭了回罪,但到底是抗造的,回家洗洗干净就成了。

    可我这大表姐从小可是被你们捧在手心里长大的,那里吃过这样的亏。

    我说老姑啊,这林晚秋咋的也是你闺女,嫁出去也得认你这个老娘。

    她男人把我表姐害成这样,你可得找她说道,旁的不说,我大表姐的药钱总要要些回来吧?

    我不信江鸿远再能耐还敢打丈母娘不成?

    要他真敢这样就去衙门告他去!

    让衙门把他抓进去!”

    “永民家的,你先回吧,这是我们老林家的家事,就不劳你费心了。”这时,林发才在鞋底敲了敲烟杆子,走到门口来撵人了。

    老许氏瞧见他神色不对,也就站起来送客了,她不好意思的道:“永民家的,你先回去吧,老姑就不送你了,你表姐这儿还要人照料呢。”

    “那老姑我走了,你可好好照顾我表姐啊。”小许氏只得告辞,心里拿不定主意,不知道这老许氏到底听进去没听进去。

    不过也无所谓,能跳脚让村长把林晚秋沉塘的爹娘能是好爹娘?

    能护着林晚秋?

    小许氏觉得老林头之所以赶她走,就是已经听进去她的挑唆了。

    果然,她一走,老许氏就问老林头:“她爹,你咋的了?她说得是实在话啊,咱们家夏啥时候吃过这样的亏?

    那个贱丫头就是嫁人了也是我姑娘,她敢唆使江鸿远打老娘,咱们正好去县衙告她不孝。”

    林发才道:“这事儿等徐涛回来了再说,他在镇公所当捕快,他哥还在县衙当捕快。

    他有见识,让他拿主意。”

    老许氏急了:“可他看上了那贱丫头,要不然咱们也不会慌着……”

    林发才却道:“正是因着这样,他才会发狠对付江鸿远,不管咋样……能给夏出口气。

    大不了到时候咱们想想办法,让那丫头……活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