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饿郎缠身:买个娘子生娃子 > 第75章有个地方不妥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好在林晚秋的智商不是完全下线了,只冷静了一会儿便想好了说法:

    “嗯,师太给的药,叫洗髓丹,说是能洗精伐髓,把人的体质变好。

    我一直缝在我的衣服里,不敢乱吃,后来到了你家了,我都快死了,也顾不得了,便弄出来吃了一粒,结果我的病就好了,人也变得精神很多,可见师太给我这药是好药。

    所以后来我给鸿宁和鸿远都吃了一丁点儿,今晚除了给他们吃了一丁点儿,你的量是一整颗。”

    意思是,老娘自己先尝过了,才给你们吃的。

    没想毒死你们独霸家产!

    事实上林晚秋还是有点虚的,谁让她一着急就口不择言,说什么要用江鸿远的银子养汉子……

    这回又是偷偷给人下药……

    你让人不得不乱想瞎想啊!

    林晚秋不可能背对着江鸿远解释,她转身过来,说话的时候没注意到,说完之后才发现两人的脸竟是隔得那样的近!

    炙热的呼吸喷薄在脸上,烫了脸,也热了心。

    林晚秋忙往里面缩,江鸿远情急之下一把将她从她的被窝里拽了出来,揽入自己的怀中紧紧的抱着。

    “这药……”

    江鸿远抱着她,心情说不出的复杂。

    林晚秋一惊:“有什么问题吗?我吃得挺好啊,身体也变好了,怎么你……”

    他自然也是感觉出好来了!

    一通拉之后,他觉得整个人都轻巧了。

    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舒坦。

    他很小就开始打猎了,不分寒暑的进山,小伤不断,大伤也有几次的,身体其实并没有表面这样好,事实上也是有沉疴宿疾的。

    但今晚又是拉又是分泌黑色的臭汗,他以往不舒坦的地方好像好了。

    还有老二,老二能下床走了其实不是大夫的功劳,是小媳妇给的药的功劳吧!

    他就说,老二喝了那么多年的药,要见效早就见效了,怎么会等到现在。

    “有地方难受。”江鸿远在林晚秋的耳边说。

    林晚秋一下子就慌了,她忙完了:“在哪儿,我看看!”

    江鸿远:……

    是你要看的喔!

    江鸿远松开林晚秋,顺势掀开被子,然后指了指帐篷。

    “这里。”

    “难受死了。”

    “快炸了!”

    林晚秋:……

    她怎么就忘了这个丑汉子有多不正经!

    林晚秋不想说话了,她开始怀疑自己的智商,今晚不知道都犯了几个错了,都是眼前这个汉子害的!

    她以为他可怜巴巴的在外头吹冷风,结果在躲在灶房喝酒。

    她以为他吃了洗髓丹不妥当,结果他给她看这羞人的东西!

    林晚秋钻进自己的被窝,裹着被子就缩进了墙角,直接给了江鸿远一个后脑勺。

    江鸿远想去拉她,可她这回把被子裹得可紧了,又怕他用了力气伤了小媳妇,到底还是没在作了,安静的在林晚秋的身侧躺下,嗅着她发丝的味道说话。

    “这个洗髓丹的效用太好了,这件事除了我,不能再跟别人说。”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他虽然有武力值,但是在绝对的权利面前根本就不堪一击。

    江鸿远清楚得很,就洗髓丹的药效……若是现世必得引起一番争夺。

    作为拥有或者是曾经拥有的小媳妇就非常的危险了。

    搞不好有人会抓了她逼她交出药方,她要是有药方还好,若是没有药方还不得被人给折磨死!

    江鸿远决定将这样的危险掐灭在襁褓中。

    “包括鸿博和鸿宁也不能说。”江鸿远又不放心的补充了一句。“这药你也别再给那两个小子了。”

    “本来就没有几颗,你们兄弟一人一颗,他们两兄弟的药丸我已经弄零碎了,也留不了多长时间。”林晚秋决定不理会江鸿远的计划再度以失败告终。

    “嗯,你看着办,就是不能让他们知道了。”江鸿远道。

    林晚秋没接话,江鸿远却不想让气氛冷下去。

    他接着道:“明日我跟老二老三上县城,县里来了人丈量土地你瞧着些就成了。

    我明儿先给富贵和水生打招呼,让他们先弄些木桩子藤条什么的把地盘儿先给围起来。

    咱们的房子要咋样修就得靠你想想了,过两天我就得去县里上工了,没多少功夫想这事儿。”

    江鸿远说起这事儿,林晚秋就想起下午赵二婶儿来找她说的话了。

    这一通折腾,她竟将这件事儿给忘了。

    “对了,下晌二婶子来过,说林琴在村头挑拨,前日来的梁大管事是土匪,说你跟土匪勾结才会有钱。”

    即便是现代灵魂,林晚秋也知道勾结土匪这个罪名不轻。

    可见林家人的心眼儿有多黑。

    江鸿远冷笑:“让他们早些闹将出来也好,若是我不在家的时候徐福或者老林家的人带村里人来闹,你直接让他们去县衙报官。

    他们不报官,咱们就报官,顺带让富贵去兴隆赌场给我报个信儿。

    若是他们不闹出来,只是在村里多嘴多舌,你就先不管,等我空了手再料理。”

    赌场的大管家他们想污蔑成土匪……也不瞧一瞧,那个赌坊的后头不站着一位有势力的勋贵!

    说句不好听的,就是县令也得给赌场管事几分面子。

    “好。”得了江鸿远的话,林晚秋心里也有了数,知道这事儿该如何应对了。

    “睡吧,困了。”林晚秋怕江鸿远再叨叨叨的说个没完,便道。

    “嗯。”江鸿远心满意足的闭上了眼睛,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小媳妇到底还是没有不理他!

    第二天林晚秋醒来的时候,江鸿远已经不在床上了。

    她去灶房打水洗漱,看到江鸿宁守在灶前烧火,便问:“你大哥呢?”

    鸿宁道:“他去王家了。”

    林晚秋闻言点了点头,她洗了脸就挽了袖子准备做早饭。

    鸿宁道:“嫂子我来吧。”

    林晚秋没同意:“你做的不好吃。”把这小子真当弟弟待了林晚秋说话就随便多了。

    江鸿宁红了脸,想想嫂子每次做的菜那让人难忘的滋味儿的,直接把他做的吃食比成猪食。

    “你要是喜欢做饭,嫂子就教你,以后等你有媳妇孩子了就煮给媳妇和孩子吃。”

    江鸿宁上手帮忙,他挺着小胸脯说:“我才不娶媳妇生孩子呢,我学会了以后给嫂子和大哥煮,煮一辈子的饭!”

    林晚秋取笑他:“你不上学考功名了?不当官给嫂子挣诰命了?”

    江鸿宁犯难了,是啊,他还得当官给嫂子挣诰命,给嫂子当靠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