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饿郎缠身:买个娘子生娃子 > 第102章媳妇,这是啥……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王通宝终于将修房子的泥水匠给找齐全了,砖瓦也都订好了,并讲好了日子往村里拉。

    他心里总算是松了口气,这回他按照江鸿远教他的,工钱提高一点点,但是干活儿的人通通要签订契约,不来就赔钱。

    有了一叠子的契约,他也不担心这帮人撂挑子了。

    江鸿远赶着骡车回来接江鸿博,瞧着他的车进村了,赵水生就跑江家去了,他把江鸿远拉到一边儿:“远哥,事儿办妥当了,昨儿晚上徐滔被徐福给叫去了,出来的时候脸色不好,还踢了几脚草垛子发脾气,我瞧着徐滔今儿天不亮就回了镇上。”

    “嗯,做得好,你在村里盯紧了徐家人和林家人,我给你的银子别舍不得使,有银子好办事儿。”

    “哎……我知道了远哥。”

    “以后叫我哥,别叫我远哥。”以前赵水生和王富贵怎么称呼他都无所谓,但现在远哥这称呼是小媳妇的。

    “好。”赵水生乐颠颠的应下,跟着江鸿远有钱挣,有肉吃,称呼啥的对他来说都无所谓。

    赵水生和王富贵两个人,一个有手艺,不愁挣不到银子吃饭,一个啥手艺没有只会种田,但人还是比较活泛机灵,嘴巴也紧,所以江鸿远将盯人的事儿交给了他,并事先讲明一个月给他半两银子当月钱,干得好还能有涨。

    这活儿轻松啊,又不耽误他种地,赵水生得了这活儿高兴得不得了。

    “鸿远回来了?哟,水生在呢?”王富贵来了,推开院门瞧见赵水生就笑着打招呼,然后便坐下来跟江鸿远说建房子的事儿。

    “嗯,叔看着办,对了,我在县城暂时租了个小院子,这就把鸿博带走,叔就连我们这老屋一道拆了吧。”

    “这敢情好!”王通宝赞道,建房子吵得很,人又杂乱,留着晚秋一个女人和鸿博一个病人在家始终是不方便。

    “我媳妇说,看贵香啥时候有空去县城陪她住两天,她之前跟贵香说的绒花有眉目了。”说完,他又跟赵水生道:“你也去问问红花,她要是乐意去就一起去。”

    “哎,好。”

    “成啊,晚秋才走了两天,贵香这孩子就叨念上了,不过这两天忙,过两天富贵去赶集送货,我让他把贵香带过去。”

    江鸿博日渐的好了,江鸿远又是个有出息能挣钱的人,王富贵乐得两家长来往,这情分是处出来的。

    “大哥,我收拾好了。”江鸿博拿了一个大包袱,辈子褥子都捆好了。

    “搁那儿,等我收拾了咱们一并拿走。”

    瞧着他忙,王通宝和赵水生也就不打扰了,两人走后,江鸿远就进屋去收拾他和林晚秋的东西。

    以前的补丁衣裳和破棉絮都不要了,只将好东西收拾起来打包带走。

    只是……

    他在林晚秋的东西里发现了两件大红色的奇怪布料,一个是几根带子把两个碗状的东西连接在一起,摸起来还软软乎乎的。

    一个是三角形,有三个洞。

    啥玩意儿啊?

    江鸿远搞不懂。

    不过这两块奇怪布料上的花纹倒是好看,镂空的,还很丝滑。

    他觉得是破烂,但是这样好的料子……他倒是还是没自作主张的给扔掉,还是包进了包袱里,打算回去之后再问小媳妇这是啥。

    说起,他硬是郁闷得很。

    小媳妇竟然跟他分房睡!

    偏生他晚上回得晚,又不肯敲门吵醒了她。

    若不是想着天天抱着小媳妇睡他自己也难受,看得着,摸得着,可是就是不能碰,太熬人了,他绝对会暴力终止分房睡这事儿。

    不过想着香香软软的小媳妇就睡在他隔壁,他的心也是软得一塌糊涂,连带着觉也是香了不少。

    江鸿远手脚利索的把能用上的东西收拾好,便扛着东西放上骡车,搀扶着江鸿博也上了骡车,兄弟两个便往县城去了。

    江鸿博跟江鸿宁一样,被二进的院子惊了一下,再看自己赶紧整洁的房间,他笑着对林晚秋说谢谢。

    “顺手的事儿,不必说谢谢,你想跟嫂子生分?”林晚秋见江鸿博状态比之前两天好多了,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琢磨着过些天再给他用点洗髓丹。

    “不想。”江鸿博乖巧的道,这小子这些日子养了些肉起来,脸上又有些血色了……还是非常好看的一个少年。

    林晚秋:“好了,颠簸了一路赶紧去歇着吧,一会儿吃饭的时候我来叫你。”

    午饭还是林晚秋做的,她喜欢做饭,当然,主要是吃了一顿徐婆子做的早饭之后,她决定好好教教她灶上的功夫,否则以后她在村里住,住县里的几个就吃不到爽口的了。

    “媳妇,晌午梁大哥要来吃饭,你弄丰盛点儿。”江鸿远把骡子栓在后院儿,就出来跟林晚秋说。“要买些啥你说,我现在去买。”

    “买条鱼,香菜、芹菜……算了,你别去了,还是徐婶儿去吧,大男人买菜被宰才怪。”说完林晚秋就招呼徐婆子,把要买的东西给她叮嘱了两三遍,这才拿了铜钱给她让她出门。

    “把鸿博的东西送他屋里去,我们的东西你也拿进来,我收拾收拾。”

    “嗯。”江鸿远也正是这么打算的,他把鸿博的东西送进西厢房,再将灶房能用的拿去灶房,这才将他们屋里的东西拿进林晚秋的房间。

    林晚秋打开包袱归置,把江鸿远的东西挑出来放到一边儿,一会儿好让他拿走。

    “媳妇儿,这是啥?”林晚秋正忙着呢,就见江鸿远拿着她的bra甩来甩去,好奇的研究不说还凑在鼻子上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