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饿郎缠身:买个娘子生娃子 > 第140章只有你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她觉得自己的丑汉子是一本厚厚的书,她每翻开新的一页,都会有一个新的发现和认知。

    江鸿远明明还未满二十,但却像陈年的老酒一样,越品越香浓。

    林晚秋忍不住亲了亲他的喉结。

    如蜻蜓点水,轻轻的触碰了一下,便闪电般退开了。

    可就这一下,便若电流般,酥麻了江鸿远半边身子。

    “一箭三雕!”江鸿远的音儿暗了,磁性地让人耳朵发痒。

    因着这个事儿,小媳妇主动撩拨他了!

    这可不是一箭三雕么。

    “摸摸,这箭在弦上了。”江鸿远忽然抓住了林晚秋的小手,将柔弱无骨的小手放在他叫嚣着要发射的箭上。

    烫手。

    还……

    大得可怕……

    林晚秋后悔了,她使劲儿的想抽回小手:“远哥,你不是说让我给你捏肩么?我给你捏……”

    黑暗中,江鸿远的黑眸如一潭幽泉深邃得能将一切吞噬,淹没。

    “来吧。”他松开了林晚秋的手,然后翻身趴着。

    “坐上来,歪着不得劲儿。”林晚秋斜斜的跪在他身侧,刚上手,江鸿远就出声了。

    月光透过窗棂撒了进来,林晚秋映在月光中的小脸儿泛起了红晕。

    她咬了咬唇,到底还是跨了过去,坐在他背上。

    江鸿远的呼吸一紧……

    林晚秋用力帮他捏从脖子,颈椎,到两侧肩膀。

    汉子的肌肉很硬,林晚秋觉得自己跟在捏铁块儿似的。

    月光下,他紧绷着脊背,隔着一层单衣就能看见他流畅的肌肉线条,是那么的阳刚有力。

    她记起以前瞧见的,他身上的伤,帮他按摩背部的时候,小手不由自主的隔着衣衫去摸那些疤痕……跟着脑子里的记忆。

    服用过洗髓丹,她的记性非常好,哪怕只是撇了两眼,她依旧能记得江鸿远后背的每一处伤疤。

    忽然,林晚秋的脸色一变,她翻身下床把油灯点燃。

    江鸿远转头探究地看着她忙碌,深邃的眼眸中的倒影除了灯光就是她。

    林晚秋把他的衣衫往下拉,江鸿远感觉到她的目光落在自己肩膀上的箭伤时……就后悔自己为啥不把衣裳的扣子给扣严实了。

    忽的。

    他的伤口湿润了。

    一滴、两滴……成串的水珠子落在他的肩膀上。

    是小媳妇的眼泪。

    “媳妇儿……”江鸿远想翻身,但是却被林晚秋给按住了。

    别动。

    她微凉的指尖轻轻的落在他的肩膀上,一遍又一遍的摩挲他的伤口。

    这是新伤。

    抠掉血痂的痕迹,粉红的伤口,渗着血点点,一点点的,跟针似的斥着林晚秋的心。

    她心疼。

    汉子是为了挣钱养她,才在有月银的情况下还进山打猎。

    她知道他想给自己好日子过。

    这是用命在拼啊!

    “媳妇儿……这是小伤,不碍事儿的。”江鸿远也心疼了,他怎么这么大意,让小媳妇发现了。

    “还疼吗?”林晚秋问。

    “不疼了,早就不疼了,真的。”江鸿远忙道。

    “这不是猛兽抓挠的伤口。”林晚秋说,“是箭伤吧?”她问。“你在山里遇到了什么?”

    “遇到了山贼。”江鸿远沉默了半响,到底还是说了实话。

    他的小姑娘冰雪聪明,瞒不住的。

    如果欺骗她,会更伤她的心。

    “山贼?”林晚秋的声音微微拔高,发着颤。

    “嗯。不过我把他们都杀了,这次进山,多亏你给我的弓弩。”江鸿远转身坐了起来,他揽着林晚秋的腰,把她拥入怀中搂着。

    “你给的弓弩太好用了,连发,咻咻的,一箭死一个。”

    “我杀人了,你怕吗?”

    江鸿远将下巴搁在林晚秋的头顶,小心翼翼问。

    杀人……只是个开始,今后,他还得杀。

    “我只要你活着。”林晚秋低低的说。“远哥,答应我,我不会干涉你做任何事,但是……请你记得,你还有我,一定要活着。”

    她想跟江鸿远说你别去打猎,别去做危险的事儿。

    但这跟把一头猛虎关在笼子里有什么区别?

    江鸿远……也没有阻止她干任何事儿啊。

    心里的话,卡在喉咙里,怎么都出不了口。

    “嗯,放心,有你,老子舍不得死。”他说。

    汉子的眉眼侵染着笑意,若林晚秋能看见,一定会觉得他一丁点儿都不凶。

    相反,这笑意似春天的暖风,所过之处,繁花盛开。

    “你还没给老子生儿子,老子还没给儿子娶媳妇,没给闺女找女婿,没抱孙子,没抱重孙子,咋舍得死!”

    “媳妇儿……不管是弓弩还是匕首,都不是你给我的,记住了。”江鸿远叮嘱了一番林晚秋,他知道,他的媳妇有很多秘密,那个死了的师太,那个破落的小庙,承载不起这些秘密。

    媳妇儿不说,他也不问。

    但是,他不想媳妇在别人面前暴露。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他现在还没有足够的力量保护小媳妇,让小媳妇可以肆意潇洒,不必遮掩的生活。

    江鸿远的眸光深了。

    这辈子,他不但要把潜藏的危险给掐灭,还要尽可能的变强。

    强到没有人有能力觊觎小媳妇。

    强到小媳妇独自出门的时候不用遮掩自己的颜色。

    他……

    还配不上小媳妇。

    他……

    要努力配上小媳妇。

    “嗯。”林晚秋抱紧了他的腰,轻轻的应着,“只给你。”她说。

    能让她不计后果付出的,只有眼前的汉子。

    小狼狗一样的汉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