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村里的房子已经上梁了,这事儿江鸿远放手让王通宝做的,选了个吉日,并没有请客,就只撒了些钱和花生了事儿。

    这次回来,房子已经封顶了,现在在铺地,刷灰,装门窗。

    “再有三天就能完工,再晾个半个月屋子就能住人了。”王通宝道。

    江鸿远:“成,王叔你去买几车炭,他们把活儿干完了,每个屋子就燃些炭盆烘一烘。”这样干得快一些。

    王通宝一惊,几车炭……这得多少银子啊,真是太浪费了。

    他想劝,但是一对上江鸿远的眼睛就什么话都说不出了。

    江鸿远继续道:“完工之后叔再帮我张罗些人手把院子拾掇出来,工钱二十个铜板一天。”

    王通宝记下了:“成。”

    “走,咱们去算算银子,过两天叔也得给匠人们发工钱了。”江鸿远说完就带头往王家走,院子他看了一圈儿,挺满意的,这些人的活儿干得不错。

    这是自己家,江鸿远想着就心热,终于要让小媳妇住上好房子了。

    算完了帐,江鸿远就将银钱交付给王通宝,然后就去找了赵水生。

    赵水生还真有发现。

    “江大哥,跟徐滔掺和在一起的是林夏至!”赵水生压低了声音跟他说,说话的时候眼睛都在放光,八卦的火焰熊熊燃烧着。

    “看清楚了,真的是她?”江鸿远问,林夏至……跟他猜测的差不多。

    赵水生忙点头道:“看清楚了,千真万确,那小子来村里瞧过林夏至的模样。

    他跟我说,亲眼看到徐滔和林夏至在没人的死箱子里搂着眨巴嘴儿,徐滔还摸林夏至的腚。”

    江鸿远可没兴趣听徐滔怎么跟林夏至私通的细节,他只需要知道这个事实就成了。

    “嗯,这事儿我知道了,村里的事儿你继续留意。”他说。“等过完年,我给你找个活儿干。”

    赵水生大喜过望:“嘿嘿,谢谢大哥!”亲昵得连江字儿都去掉了。

    两人说完了事儿就分开了,江鸿远经过赵家大门的时候,精心打扮过的赵红花就冲了出来:“远哥,吃了饭再走吧。”

    “你这丫头咋就记不住,叫江大哥,远哥不是你叫的。”赵水生呵斥道。

    赵红花被训得脸青一阵红一阵儿的,眼泪都要出来了,她咬着唇,委屈的看向江鸿远。

    偏生江鸿远完全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他皱眉道:“你大哥说得对,下次不要喊错了。”

    说完,江鸿远就大步离开了。

    “大哥,你咋不留远……江大哥吃饭?”赵红花都气死了,自己哥哥不帮自己不说,还总是拖她的后退。

    赵水生伸手糊在她脸上:“江大哥忙得很,再说了,家里肉都没有,你让江大哥吃啥?

    掺了野菜的黑窝窝头?”

    赵红花闻言跺脚跑回了屋,是啊,他们家这么穷,连招待人的细粮都没有。

    想着在县城江家吃的几顿饭,赵红花就嫉妒的眼睛发红。

    全是细粮,顿顿都有肉。

    她要过那样的日子,林晚秋这个破鞋凭啥霸着远哥?

    瞧着江家的房子快要建好了,到时候远哥肯定要搬回来吧……

    到时候,她一定要想办法让远哥对她另眼相看,如果能让远哥喜欢上她最好。

    到时候,她就能做那新房子的女主人,至于林晚秋那个不要脸的女人,有多远滚多远!

    赵家人可不知道他们家的好闺女在想些啥,赵水生忙着帮江鸿远盯人,赵二婶儿忙着在江家工地上赚钱。

    一个闺女,赵家真不看中,岁数到了,看谁家给的彩礼多就嫁给谁家,就这么简单。

    江鸿远赶着骡车经过徐家,往徐家瞧了一眼,眼神中的杀意一闪而逝。

    徐滔……且等一等。

    等他收拾了徐福再说。

    要收拾人,得先弄垮他的靠山。

    江鸿远摸了摸胸口,那里的暗兜装着山匪小头目的腰牌,他扯唇笑了笑,眼神冰冷。

    死人的事儿过了,赌场也就开张了,江鸿远回到县城也没时间归家,直接去了赌场,在赌场胡乱吃了些东西就上工了。

    他跟梁虎去收了一回帐之后,在赌场打手们心中的位置直线上升,人缘比以前好了很多。

    但因着梁虎明显对他青眼有加,江鸿远还是碍了一个人的眼。

    这个人叫巴驴子,这个外号还是因为他的家伙事儿大,在这一圈的窑子被窑姐儿叫响亮的。

    驴大的事物。

    他手下也有几个人,自从江鸿远来了,他就一直看江鸿远不顺眼,这都要年关了,巴驴子就起了坏心眼儿,想下个套子整下江鸿远,弄走他。

    赌场有个小管事的位置一直空缺着,巴驴子势在必得,可梁虎对江鸿远太好了,他怕梁虎将这个位置给江鸿远。

    “嗨哟,小江来了啊!”看到江鸿远从外头进了赌场,巴驴子就热情的迎了上去。

    江鸿远颔首,算是跟他打了招呼。

    巴驴子心里骂了一声,脸上笑容却不减,他勾搭着江鸿远的肩膀,指着一个赌得忘我的年轻人轻声跟江鸿远道:“小江,瞧见没有,这小子有钱,咱们设个套子让他钻。

    这都年根儿上了,兄弟们也弄几个钱好好过个年,怎么样,这么好的事儿老哥儿想着你,干不干一票?”

    江鸿远没有说话,真是太巧了,巴驴子指的这个人是贺县丞的小儿子。

    他定然是认为自己是乡下来的,不认识人,所以才想……

    江鸿远心里冷笑一声,嘴里却说:“干!谢谢驴哥想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