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饿郎缠身:买个娘子生娃子 > 第159章咱们也得谋算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杜修竹?”

    “嗯,我以为他跟他们是一伙的,就给了他一刀。”林晚秋说这话的时候十分的歉然。

    “他拉着我跑了,他的小厮汤圆儿去报官,把人给抓起来了。今儿晚上汤圆儿来跟我说,那几个人衙门审问出来了,跟之前来咱们家抢东西的人是一伙的。

    他们是为那些人报仇,想抓了我讹些银钱……”

    林晚秋把汤圆的话重复了一遍,江鸿远越听心中疑问就越深:“那些人是悍匪,衙门的那些捕快……不是老子埋汰他们,欺负老百姓他们是把好手,可是对上悍匪……他们就是怂包。

    这个杜修竹不简单,媳妇儿,以后跟他保持些距离。”

    林晚秋不傻,她想了一晚上,也觉得这些这事儿有蹊跷,但她并不怀疑杜修竹救她这事儿。

    讲道理,不管杜修竹隐瞒了些什么,他救了自己是事实。

    没有杜修竹插手,她怕是已经被抓了。

    “我寻思,杜修竹应该也是有护卫的,怕是他的人把歹徒扭送去衙门的。只是他不想让我们知道,所以便没提这茬。”

    林晚秋想来想去都想不出杜修竹有做局谋算她的可能。

    她一个村姑,有啥好谋算的。

    钱?

    他不缺。

    安逸居的货物?

    拉到吧,杜修竹马上就要跟自己合作呢,要多少货没有?

    江鸿远沉声道:“这事儿先别着急下结论,明面儿上你该咋的就咋的,但还是要小心些这个人,能不牵扯就不牵扯。”

    他知道自己媳妇做生意不可能不接触别的男人,她不是金丝雀,不能养在笼子里,这样她会不快乐。

    江鸿远不想小媳妇不快乐。

    所以,只要她在自己身边,他就给她想要的自由。

    只是杜修竹给他的感觉实在是……

    他对杜修竹有着本能的忌惮。

    没道理的忌惮。

    “可是我已经跟他讲好了要让他加盟安逸居。是在这事儿之前讲好的,本来我约他月底签定契约,没成想竟然出了这样的事儿。”林晚秋再度窝进汉子的怀里,有些懊恼的道。

    “加盟?”江鸿远没听明白。

    “嗯,加盟,这个跟合伙做生意不一样……”林晚秋跟江鸿远讲了讲加盟的规矩,江鸿远心里就有数了,心道小媳妇的这些个名堂咋这么多?

    加盟……对方给加盟费,他们提供货品,每年收一笔管理费就完事儿了。

    对方自负盈亏。

    卖好卖次都跟自己家没关系,自己家还会在货品上再赚一笔。

    这算盘打的贼拉精。

    “这个没事儿,跟他签就是了,就是加盟了,也不会事儿事儿都你这个老板出面不是?

    还有我呢,再者,咱们物色个掌柜,以后这些个事儿让掌柜去干。”

    “嗯。”林晚秋也有这个想法,事必亲躬她还不得累死?

    再者说,她还要回村去过她寄情山水间的悠闲生活,后头的林子还得改成果园。

    还得种葡萄,酿葡萄酒。

    “我已经拜托了刘百户,请他帮我找两条狼狗崽子,以后咱们县里养条狗,村里再养条狗。”江鸿远道。

    “村里养两条,村里地盘大。”林晚秋道,“咱们现在手头还有银子,我想着是不是也买个一百亩地,咱们也当地主?”

    这年头,要有地日子才踏实,你才算是农民。

    若是身上被画上商人的标签,那家里的子侄都是不能科举的。

    鸿宁还要走这条路子呢,所以林晚秋不得不注意。

    现在她也就开了安逸居一家店,卤肉生意是跟梁虎合伙的,他们一家不出面,所以问题不大。

    “成,都听你的,地不着急,咱们要买就买村里的,或者是隔壁村的,隔太远了也不好。”

    “可咱们村没有多余的好地啊!”林晚秋犯愁。

    “徐家有啊!”江鸿远笑道。

    林晚秋一下子就来了兴趣,她仰头看向江鸿远,汉子也正好垂头,两人的视线就这么缠绕上了。

    林晚秋忽然就觉得热。

    江鸿远的音儿暗了下来,也更磁性了:“兴他惦记咱们的房子,就不兴咱们惦记着他的地了?”

    “兴,咋不兴呢,来而不往非礼也!”小媳妇笑了,眉眼弯成了月牙儿。

    江鸿远就喜欢她这样,一点儿不婆妈,他坏,她就跟着一起坏。

    “你且等着吧,这回老子定要徐家脱一层皮!”他估摸着,他们恭贺房子那天,就是徐家最好的动手机会,见证的人多,他们使坏才会起作用。

    过几天,他还得去徐家蹲守蹲守,知己知彼,方百战百胜。

    因着要对付徐德胜,他特意交好了一些跟徐德胜有私怨的衙役捕快,也套出了徐德胜沐休的时间。

    只要徐德胜回村,他就跟上。

    总能让他探知徐家两父子到底会用啥招数来对付他。

    “嗯,我等着!”林晚秋仰头就在江鸿远的下巴上亲了一口。

    她家汉子真好。

    实在是没忍住。

    亲完她就把脸埋到汉子胸口,不敢看他。

    心里忐忑着,自己这下会不会点火了,会不会引火烧身。

    江鸿远着实愣了一下,他抬手摸了摸下巴,被小媳妇亲过的地方,仿佛轻轻柔柔的触感还在。

    他裂开嘴笑了。

    小媳妇依赖他,心里有他,他这心比喝了蜜糖还甜。

    “睡吧。”江鸿远吹熄了油灯,搂着小媳妇躺下,罕见的没有动手动脚,只亲了亲她的头发。

    这一晚上,两人都睡得很香。

    早上大天亮了才醒。

    林晚秋一动弹,江鸿远就睁了眼。

    重新将林晚秋揽入怀中:“再陪我躺会儿。”

    “嗯。”林晚秋乖乖的躺了回去,手被汉子扯到了他的腰上。

    他的腰精壮极了,林晚秋忍不住摸了摸。

    江鸿远的呼吸重了起来,他的下巴搁在林晚秋的头顶,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挲着。

    又扯着林晚秋的小手去抓那正待出鞘的剑。

    触感真的是吓人,林晚秋被烫了似的缩手,可汉子却死死把她的小手按了回去。

    “就一会儿,乖,就一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