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好看?”杜修竹精致的眉眼上挑,狭长的双眸自带秋水效果。

    “好看。”林晚秋非常诚实的赞扬了一句,并从他竖起了大拇指。

    你若去选美,估计没花魁什么事儿了。

    她在心里补了一句。

    杜修竹笑了,好看就成。

    他起身给林晚秋倒茶,是玫瑰花茶。

    很香。

    林晚秋瞧了瞧杜修竹的茶杯,轻轻浅浅的绿汤上飘着几朵茉莉。

    “喜欢我的?”杜修竹问。

    林晚秋点头:“碧潭飘雪,很不错的茶。不过玫瑰茶我也喜欢。”

    “碧潭飘雪……好名字。”杜修竹的目光落在茶汤上,修长的手指在茶碗边沿大圈儿。

    “呵呵……是不是很生动形象?”林晚秋打起了哈哈,妈的美色误人,多看两眼美少年她竟没管住嘴。

    古代有没有碧潭飘雪她哪儿知道啊……

    “嗯,很生动形象,一会儿我跟老板说,这茶以后就叫这明儿了。”杜修竹意味深长的笑道。

    林晚秋多机灵啊,她道:“别,你可别跟老板说,我其实也是小时候上山的时候见过师太喝这种茶,茶是师太自己制的,我问她名字,她说叫碧潭飘雪。

    你这茶我觉得像,但不能确定是不是,若是弄错了就不好了。”

    “师太?”杜修竹尾音上扬,含着探究的凤眸看向林晚秋。

    林晚秋端起茶杯凑近鼻尖闻了闻,然后浅浅的尝了一口,有些烫,但味道很好。

    放下茶杯,她道:“这个说来就话长了……龙尾山上有一座破尼姑庵,尼姑庵里就一个慧音师太,我小时候经常被人欺负,在山脚下基本打不到猪草,于是每日就早早的起来,去远些的地方打猪草……

    师太怜悯我,常常赏我一碗热粥喝……

    后来恐怕是师太太寂寞了,就会教我一些东西,我画画写字都是师太教的。”

    林晚秋根据原身的经历,一本正经的瞎说,话里有真有假,真真假假的混在一起就成了真的了。

    反正师太死了,也没人能查证。

    林晚秋小时候确实是受过会用师太的恩惠,吃过师太给的粥水和馒头。

    原主是个实在人,吃了师太的就要帮师太干活。

    所以两个人还是有交集的。

    只是交集不多而已,原主天天堆成山的活儿,可没功夫跟师太学这个学那个。

    她风轻云淡的说着,杜修竹的心却像挨了一闷锤似的。

    他调查江鸿远,自然也是调查了林晚秋的,知道她在跟江鸿远之前过的是什么日子。

    也也是为什么他要对林槐花和林琴下狠手的原因。

    龙尾山上的慧音师太来历不凡,林晚秋若是师从于她,她的字能写得那么好,画也别具一格那倒是应该的。

    只是,她太辛苦了。

    难以想象,一个小姑娘要死死的隐忍着,每天被欺负,每天被如山的活儿压着,还要自己找时间来练字练画。

    可能也正是因为她时间不多的缘故,所以不管是她的字还是她的画都独辟蹊径。

    简单,却又赏心悦目。

    对林晚秋,杜修竹是又心疼又佩服。

    自己跟她其实也挺像的,隐忍,偷偷的跟师父学武功,吃尽了各种苦头……

    不过林晚秋有机会跳出来,她以前做的准备也有了用处。

    可他却跳不出来。

    他见不得光。

    想退出……

    那就只有死。

    “你相公呢?”杜修竹问,他语态轻松,想缓和气氛:“差点就跟我一样好看的娘子他就放心你一个人出来?”

    “噗……”林晚秋一下子就被他给逗笑了。“有啥不放心的……不是,你这是在夸你自己还是夸我啊?”

    “当然是在夸你!”杜修竹骄傲的道,“本公子的容颜倾国倾城。”

    “是是,你的容貌天下第一,世界无双,宇宙无敌……只要你不跟我抢男人,随便你怎么美!

    那啥,你找我干嘛?”

    杜修竹撇撇嘴:“就你那男人,一脸的凶相,也就你把他当宝,扔大街上倒贴都没人要,我是眼多瞎才跟你抢男人……

    呸呸!

    被你带歪了,本公子可是纯爷们儿,喜欢女人。”

    “你这人还真逗。”林晚秋说,她算是发现了杜修竹除了冤大头以外的另一个特点。

    “呵呵……自娱自乐而已。”杜修竹道,他的笑声中有些无奈和落寞的痕迹。

    林晚秋就想起书店老板说的,杜修竹是京城来的贵公子,一个贵公子独自在穷乡僻壤过日子……想必他在家不受宠……甚至是……被厌恶,否则怎么会被发配到这里。

    “我没什么朋友,晚秋,我把你当朋友。”杜修竹忽然看着她说。

    林晚秋觉得他这话有些沉重,但也没多想:“我们自然是朋友。其实我也没什么朋友。”

    “看来我们都是差不多的人。”杜修竹笑着说,“既然是朋友,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他压低了声音。

    林晚秋也被他掉起了胃口:“什么秘密?要是不能说就别说,听了要被杀人灭口的秘密我可不听,我的小命儿可比友情来得重要。”

    “切……”杜修竹不满的撇了她一眼,然后就压低了声音道:“放心,你要是不全世界的宣扬,自然是不会被杀人灭口。”

    林晚秋看着他:“万一我憋不住说了呢,大哥,咱们不说秘密成么?”

    “我就是江湖浪子!”杜修竹直接甩了句话。

    “啥?”林晚秋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就是江湖浪子!”杜修竹挺直了胸膛,林晚秋一口茶水喷了出来,正好喷杜修竹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