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您走好!”巴驴子点头哈腰的把酒足饭饱的贺东威送出去,待看不见他背影的时候,就冲着他的背影唾了一口:“呸!什么玩意儿!”

    贺东威晃晃悠悠地上了一顶轿子,让人将他送久泰书院去,他是从书院溜出来的。

    之前去满春院跟凤仙厮混,也是晚上去,白天照样要回书院念书,否则夫子告了他老子他就完蛋了。

    酒劲儿上透了,轿子晃晃悠悠的,他也靠在后壁上闭着眼睛打起了瞌睡。

    忽然,轿子猛然一停,贺东威一个不查就从轿子里滚了出去。

    “那个不长眼的找死啊!”贺东威摔了个大马趴的,他一爬起来就抬脚要踹眼前挡了路,还得轿子停下来的人。

    “公子对不住,小妇人不是有意的。”

    这声音真她娘的好听,光是这娇滴滴的声音就让贺东威酥了半边身子,他忙收回脚,定睛一瞧,乖乖,眼前梨花带泪的女子真他娘的漂亮!

    这女人穿着一身淡黄色的袄裙,胸大屁股圆,偏生腰细得不行,一张瓜子脸白得跟玉似的,含泪的杏眼嘞……

    得,另外半边身子也酥了。

    “小娘子快起来,对不住了,轿夫把你撞了,你疼不疼?本公子送你回家啊?”说完,他就转头喝骂轿夫:

    “不长眼睛的东西,你们咋在走路?”

    变脸之快,让人叹为观止。

    “不是,公子,是这个女人忽然冲出来……”轿夫冤枉啊,忙解释。

    贺东威抬脚就想踹轿夫,但美人当前他还想维护几分形象,遂扔了几个铜板给轿夫:“滚滚,别在这儿碍眼。”

    两个轿夫从地上捡起铜钱,忙抬着空轿子走了。

    “小娘子,你看我请的轿夫把你给撞了,你住哪儿啊?我送你回去。”贺东威将年轻妇人扶了起来,还乘机捏了她的手。

    妇人将手抽了回去,脸上泛着红霞,不好意思的道:“奴家住前面左拐那条巷子……有劳公子了。”

    妇人走了一步,身形一矮:“哎呦……”她轻呼一声,眉头紧紧皱着,眼泪又滚了出来。

    贺东威忙去扶了她,她这才没有再度摔倒,然而人却被贺东威拉进了怀里。

    也是这条巷子没啥人,所以贺东威又大胆的把手滑下去,在妇人的臀上乘机捏了一把。

    “公子……”

    妇人的脸更红了,扭捏了一番。

    虽然年岁不大,但已是花丛老手的贺东威那里不知道这小妇人也有意啊,若真是个本分的,早就一巴掌甩过来或者是跑了,那里会在他怀里扭捏。

    “我送小娘子回去吧,不知小娘子家中还有何人?”

    妇人羞涩地道:“奴家寡居在家,家中也就两个婆子并一个丫头,除此再无旁人。”

    贺东威闻言狂喜,他搀扶着妇人往她说的方向走去,一路上各种占便宜,小妇人都羞羞涩涩的想躲,但却又躲不过去。

    眼瞧着就要到地方了,小妇人就停了下来,跟贺东威福了福:“小妇人谢过公子。”

    “是我差点伤了你,该我向你赔礼,这样,我想去买些药膏一会儿给你送来,不知方便与否?”

    “公子不用……”

    “要的!”

    “哪……还请公子戌时初刻来方好,省得左邻右舍瞧见了闲话。”说完,她指着一道门跟贺东威道:“公子,那门上贴着尉迟恭的便是奴家的住处。”

    说完,她就跟贺东威福了福。

    贺东威闻言心花怒放:“那成,咱们就这么说好了!”

    “公子还请回吧,让人瞧见了不好。”

    “成,本公子晚上来!”贺东威美滋滋的捏了一把妇人的脸,这才一脸喜意地转身离开。

    等他走远了,妇人却未进巷子,而是直接走,方向跟贺东威离开的方向相反。

    晚间,天色彻底暗下来之后,一道黑影窜到巷子里,翻进了白天小妇人指着的那间院子,从里头轻轻的把门栓给打开了。

    然后,他又到各屋去吹了些迷烟。

    等到几个丫头婆子都晕倒之后,黑衣人将她们弄进一间屋子里关着,这才悄悄的退出了院子。

    而喝了些酒,手上提溜着几包糕点醉醺醺的贺东威踩着点儿进了这条巷子……

    距离这条巷子不远处的一个小酒馆儿中,江鸿远和捕头孙科也是喝得满脸通红,醉眼朦胧。

    “江兄弟,咱们这情分算是结下了,以后有发财的机会,可别忘了老哥儿!”

    赌坊去要账,很多时候都会私下找捕快衙役等公差帮忙,当然这个忙不是白帮的。

    “小弟以后可得仰仗孙捕头!”他跟孙科拱拱手,然后就从怀里取出一个木头盒子递给孙科:“这簪子是我从赌场得的,大哥拿回去给嫂子玩儿或是赏丫头吧。”

    孙科接过来打开一看,是只扇形点翠的金钗,做工很是精致。

    “那就谢了!”他毫不客气的收下塞袖子里,然后跟江鸿远碰了一杯。

    “腊月初九不知孙大哥可有空?若是有空就去我家喝杯酒,我靠山村的宅子乔迁新居。”江鸿远乘机邀请。“对了,那天黄仲山黄大哥也来。”

    孙科一听这话,忙一拍大腿答应了下来:“哈哈哈,老弟的大好事儿我肯定来啊,放心,那天我一定带几个兄弟去给老弟捧场!”

    “那小弟就在家里恭候着孙大哥了,到时候还请孙大哥帮我招待招待黄大哥,毕竟那天我肯定很忙……怕怠慢了。”

    “放心,兄弟我初九天不亮就出发,早早的到你家等着!”总捕头要去,他可得摆出态度来不是。

    江鸿远满意了,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孙大哥,时候也不早了,要不咱们今儿就到这儿,我还要赶去赌场……”

    “成,酒足饭饱了,你忙你的,咱们改天再聚。”

    两人在酒馆儿门口分道扬镳,孙科摸了摸袖子,想着里头的金钗,又想着这儿离欢娘处不远,于是便抬脚往小巷去了。

    白天那小妇人指的那个院子,是孙科安置外室的院子,那欢娘是他才从青楼中赎出来不久的一个女支女,不好带回家,他便安置在外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