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饿郎缠身:买个娘子生娃子 > 第293章无可奈何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是啊。

    他自己何尝不知道寒星说得其实是对的。

    “督主,就是没有你,义父也会盯上林晚秋的。只要她是林家被送出去的女儿,她的命运……就逃不掉。”寒星接着道。

    他看着杜修竹,担忧的眼中满是心疼。

    若没有林晚秋的出现……他的十一哥,他的督主,怎么会变成这副儿女情长的模样。

    这样……会害死他的。

    黑鹰所的人,义父的义子,怎么能有感情?

    若不是怕坏了义父的事情连累督主,他一定会杀了这个女人,帮督主搬开这块绊脚石。

    “义父让我保护好她。”杜修竹有些绝望地道。

    带着任务保护她,和他自己保护她是两码事。

    杜修竹从未如现在这般痛恨自己的身份,他当年求来的身份。

    “督主……”寒星该说的都说了,此刻,也不知道该如何劝他。

    “如果你还想当我是兄弟……”杜修竹冷眼扫向寒星,“自作主张之事再有下次……你我便是死仇!”

    “是……”寒星应下,但心里非常不是滋味。

    杜修竹坐下,他弹了弹衣袍:“义父应该派人去崖州了吧?”

    寒星:“是,老七过去的。”

    杜修竹:“派人过去盯着老七,也盯着林大人一家,本督主不当睁眼瞎。”

    寒星:“是!”

    梁虎彻底离开了县城赌坊,江鸿远正式接手兴隆赌坊。

    除了少数知情的人,其他人简直惊讶地不行。

    特别是跟巴驴子有些交情的人,一个个的下巴壳子差点儿没掉下来。

    妈的,巴驴子死得不冤啊。

    跟新来的大管事杠上,还想摆人一道,他不死谁死。

    这帮人都努力回想自己平常是不是得罪过江鸿远,而以前跟江鸿远勾肩搭背称兄道弟的人现在见到他也拘谨得很,倒是江鸿远,还跟从前一样,并没有摆什么大管事的架子。

    这倒是让这帮人很是松了口气。

    十五一过,麻将馆也开张了。

    这种新奇的玩儿法一下子就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因着可以玩儿大,也可以玩儿小,定好的番数输赢大小也就控制了下来,一夜之间就把家产全输掉的概率很小。

    不少闲着无事儿的人都愿意坐下来摸两把,麻将馆只负责抽水,一圈儿打下来,谁赢了谁给水钱,不论谁输谁赢,赚钱的始终是麻将馆儿。

    各地的麻将馆都一炮打响。

    麻将这种时兴的玩意儿迅速风靡起来,林晚秋乘机弄了一批玉石麻将,玛瑙麻将等拿去银楼卖,一副麻将送配一张垫布。

    她这回没去聚福银楼,而是去了凤来银楼。

    凤来银楼的掌柜很是热情地接待了她,给的价格也很地道,林晚秋把赚取的银子直接在凤来银楼换了几样老手艺的精品首饰扔闲鱼里去拍卖。

    她是真穷,两套秘籍把她的老本儿都榨干了。

    这麻将也就能卖个先手,一锤子的买卖,等过些日子,各大银楼或者是别的铺子肯定会推出各种材质的麻将,到时候,她就挣不到这个钱了。

    至于麻将馆,她跟不担心以后开的多了兴隆赌场的麻将馆就不挣钱了,首先,兴隆赌场占了先机,所以别家开再多也影响不了他们的生意。

    再者,这麻将馆也不是谁想开就开的,兴隆赌场跟官府纠葛非常深厚,除非你后台特别硬,能跟兴隆赌场的后台杠,否则普通人想开麻将馆,首先官府这关你就过不去,加上地痞流氓来臊皮,想顺利挣钱,门儿都没有。

    一成股份啊,林晚秋只要想想就开心,各地那么多麻将馆,扣除杂七杂八的靡费,一年少说最终到手的得有一万两银子吧。

    美滋滋。

    林晚秋打算好了,只要兴隆赌场的东家靠谱,说话算话,她就把扑克牌给贡献出来。

    挣钱啊,挣钱啊。

    她之前上闲鱼武侠位面二手市场看了看,那些个啥黑玉断续膏,大还丹小还丹什么的,贵得要死。

    也有不少败家子儿拿药方出来卖,系统定价最低都是一百万起。

    妈滴啊,一百万啊,不是一百块啊!

    林晚秋深深感觉到了闲鱼系统散发出来的恶意,每当她挣了点儿钱有些得意的时候,闲鱼就用这种方式来嘲笑她的贫穷。

    她还是留了个心眼儿,把那些伤药,丸药的名字记下,功效记下让人给江鸿博送去,他在学医,看这些东西老先生是不是知晓,有没有方子,若是有,她就不必废冤枉钱。

    若是没有……那就努力挣钱攒钱买吧。

    还能咋滴?

    就自家男人干那勾当,受伤是难免的事儿,若是有好的伤药,她自然是要备着的。

    挣钱啊……

    真是个迫在眉睫的事儿。

    “太太,杜公子派人来了。”

    徐婶儿带了汤圆儿和一个管事模样的人在院子里等着。

    林晚秋从屋里出去,汤圆儿和管事就跟她行礼。

    汤圆儿跟她介绍:“林掌柜,这是夏掌柜,清逸居的一切事物都是夏管事管。”

    夏掌柜跟林晚秋拱手道:“林掌柜,老夫明日上午就该启程去府城,您这边儿的人可准备好了?”

    林晚秋笑着点头:“准备好了,他们在城门口等您……”她把王家兄弟的名讳以及两人的画像交给夏掌柜。夏掌柜一看那画像,心里就对林晚秋敬佩起来,这画工真是了得,掌柜想得也细致,难怪他们东家要跟个妇人合作呢。

    当然,他也看过安逸居的画册,那些画册不但画工好,还非常有奇思妙想,怪不得那些个富家小姐太太都愿意买。

    “等铺子准备得差不多了,您再派人来拉货,几家店铺的货物我的偶准备着着呢。”林晚秋又补充一句。

    夏掌柜笑道:“那就谢谢您了,以后还请林掌柜多关照……夏某告辞。”

    送走了夏掌柜,汤圆儿并没有走,林晚秋就问他:“你们公子最近跟忙吗?他没事儿吧?没生病吧?”

    自打她认识杜修竹以来,杜修竹但凡跟她约好的事儿就没有爽过约。

    那天他没去赴约,林晚秋还是有些担心。

    派人去杜家县城的房子问了,啥也没问出来,门房只说他们家东家不在。

    汤圆儿见林晚秋关心他们家公子,脸上就堆了笑:“我们公子最近忙得不行,公子说了,等他空了就来给您赔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