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你真能帮我们……”林发才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人啊就是这样,之前一直想从林晚秋身上得到什么,林晚秋一直不给,他们都习惯了。

    这下林晚秋忽然说要帮他们,他倒是有些不敢相信了。

    “瞧林大伯说的,我做不到的,自然是不敢跟您夸海口,要让我拿江家的钱财补贴林家我不敢,可是帮您二老跟徐家把这辈子的养老银子要到手……这忙我还是要帮的。

    若是这事儿办不下来,将来您二老真没吃穿了,我也不可能干看着。

    只是现在林家并不是山穷水尽,有田地有房子……

    我又是个被卖的,咋能拿江家的银钱去补贴林家?”

    她这番话说得有理有据,主要把林家有田有地的情况点出来,村里那么多人家没田地,住土房子都没歪缠着外嫁的闺女挖婆家补贴娘家,他老林头这种情况算是富裕的了,凭啥还扭着卖出去的闺女不放?

    “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再说晚秋又不是你们林家嫁出去的,是你们林家卖出去的。

    你们凭啥三番五次的歪缠晚秋偷江家的钱财补贴你们?

    老娘要是娶个儿媳妇敢拿婆家的东西铺贴娘家,老娘不打死她!

    古七叔,你之前说得轻巧,说凭心……你有心,你有良心,你家几个儿媳妇娘家日子也不好过,你把你家钱粮给儿媳妇们放分些让她们带回去孝敬孝敬父母呗。

    毕竟你也说了,是亲生父母啊,打断骨头连着筋呢!”

    古老头先是被林晚秋把脸说得通红,这会儿又被赵二婶儿一顿怼,差点儿没被气死!

    “我说有些人啊,咸吃萝卜淡操心。

    往后要说别人,先瞅瞅自己家做得到不!

    想摆长辈款儿逼迫晚秋倒贴老林家,你们先自己给儿媳妇拿银子让她们送娘家去!

    谁敢这么做,老娘就服气谁!

    别他娘的说江家有钱你家没钱。

    这种屁也敢放,自己家还住着土房子,就去操心人住瓦房的老爷能不能吃起饭。

    笑死人了。”

    赵二婶儿这么一通说,几个帮着老林头说话的老人就都灰扑扑地走了。

    不走干啥?

    留在这儿等着被气死啊?

    村民们也是一顿哄笑,实在是赵二婶儿那模样和气势张扬得……啧啧……关键是,她这是把人的皮都揭开了损,一点儿情面都不留。

    “还有你们两个,知足吧就,好好的日子就别瞎折腾了,这村里你们的日子算是好过的了!

    一天天的……跟晚秋是你们的仇人似的,不作死她你们就不乐意。

    江家大爷宠晚秋,晚秋自己也争气,也有本事。

    但她是江家人,是你们泼出去的水。

    你们就是上衙门去告都告不着她!

    这土都埋到脖子根儿的岁数了,就别给自己作孽了,省得往后下去了还得被阎王老爷审……别把福气都作没了,回头连人胎都投不到!”

    赵二婶儿的声音一落,村民们就哄笑起来,这真是太会损人了!

    林晚秋简直想给赵二婶儿鼓掌。

    说得太好了!

    老林头两口子被她挤兑地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关键是两人心中有鬼!

    “那啥,我们还要去县城……就先走了……”老两口逃似的离开了王家。

    “王叔,明日村里人都去县城,你这里得安排一下车,我家两辆马车一辆骡车都可以借出来,你家有一辆牛车,但村里人多,肯定不够。”

    王通宝忙道:“我让富贵两兄弟去邻村租几辆车,明日车就拉妇孺老人,年轻力壮的都跟着走路。”

    “老二啊,衙役让林家两口子卯时就到,那咱们啥时候走?卯时也太早了些。”

    “对啊。”

    王通宝道:“咱们又不是证人,天亮再走,走拢能看个结果就成了。”

    “趁着大家都在这儿,我跟大家说一说,明日辰时二刻在村口等着,每家就留一个人看家,这是村里的大事儿,若是有人拖后腿……我王通宝都会记着。”

    “知道了王叔。”

    “放心吧王二哥,咱们都省得。”

    把村民们打发走了,林晚秋也告辞回家了。

    刘氏有些搞不懂林晚秋:“他爹,你说这晚秋真要帮老林家啊……”

    王通宝道:“晚秋做事儿我也看不透彻,你也别瞎猜了,晚秋心里有数。

    倒是老林家那对老的……我瞧着他们没有放过晚秋的意思。”

    刘氏道:“他们怎么可能放过呢,老林家现在就剩下个林画,林金宝还不知道能不能要回来,晚秋可是唯一在他们跟前儿的闺女了。

    若是这闺女穷还好说,偏生这闺女现在过上了富贵日子。

    这两口子就是蚂蟥,贴上了就扯不下来。”

    “真是的,若不是有这两口子,鸿远早就办了婚礼把晚秋风风光光地娶一次。

    就是有这一对吸血虫,晚秋才会一次次地拿自己被卖的事儿来说嘴。

    这孩子心里苦。

    你平常多看着点儿老林家,若是这两口子要干啥,咱们也能先拦一拦。

    就是拦不住,也能去报个信儿。”

    刘氏点头,也只能这样了。

    这糟心的两个老东西,打又打不得,骂又骂不得,毕竟是林晚秋的爹娘。

    林晚秋回去之后就乘坐马车去了县城,到县城之后她就把马车打发回村了,接着,她让人把赵水生找了来。

    “徐浪杀林夏至这件事,你知道多少?”屏退了下人,林晚秋开门见山地问赵水生。

    赵水生道:“这件事我不知道,我的人只是在林金宝是徐滔的种这件事上推波助澜了一番。

    嫂子,怎么了?”

    林晚秋摇头:“没怎么,我就是想问问,你回赌坊吧,远哥不在赌坊,你多盯着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