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饿郎缠身:买个娘子生娃子 > 第408章那股情绪又来了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林晚秋强迫自己忙起来,只有忙碌起来,她才不会沉浸在恐惧中胡思乱想。

    楚剑一直留在江家,是鸿宁让他留在江家的,目的就是等着林晚秋,如果林晚秋回来了楚剑就能立刻进山通知他。

    六月初五是鸿宁的生日,在没有弄清楚是谁杀了刘强一家之前,她不会让鸿博和鸿宁出山的。

    于是,林晚秋就让楚剑进山报个信儿之后就出来,六月初五是鸿宁的生日,她初四就要把蛋糕做出来用冰保着,让楚剑送进山。

    这几天时间也就够楚剑往返一趟,鸿博选的地方听说十分的偏僻,很远,没功夫的普通人往返更费时间。

    这几天她每天早出晚归,白天去县城,晚上回靠山村,再练一会儿功,把自己弄得筋疲力尽才会上床睡觉。

    若不这样,她就睡不着。

    六月初四,林晚秋先给鸿宁做了张生日卡片,想了想,她还从闲鱼上买了一个复古全机械的音乐盒,打算送给鸿宁。

    小孩子,一心憧憬着跟家人一起过八岁生日,结果却无法实现,林晚秋就想哄哄他。

    除了这个,她还给两兄弟买了不少的笔墨纸砚,不管学医还是学文都地耗费这些。

    等楚剑回来之后,林晚秋就将东西全部交付给他了:“这些天就辛苦你了!”林晚秋跟楚剑道。

    “不辛苦,这是属下该做的。”楚剑道。

    林晚秋给了他一本书:“这本剑谱是我这次出门得到的,我也不知道有没有用,你拿去看看,若是好你就留着,不好就放一边儿或者给别人都成。”

    事实上剑谱是从闲鱼的武侠位面买的,不怎么贵,算是中等剑谱吧。

    楚剑对鸿博忠心耿耿,而且为人也很踏实,她挺愿意抬举他一把的。

    鸿博身边的护卫武功高一些,她也放心些。

    “多谢太太。”当着林晚秋的面儿楚剑没有打开剑谱看,他只是将剑谱收起来,其实他心里并不觉得这剑谱会好,在他的意识中,江湖上好的武功都是不外传的,各家都捂得很紧,流传在外的都是些歪瓜裂枣。

    太太不懂,肯定是被人骗了,可是太太的好意他却不能不领情。

    “太太,属下走了。”楚剑跟林晚秋告辞。

    林晚秋道:“你歇会儿吃了饭再走也不吃,厨房给你备着呢。”

    “多谢太太。”楚剑应下,便去大厨房吃饭了。

    林晚秋回到后院儿,拿起笔勾画县城那块地,她想开一个画院。这间画院主要是收钱招生,就教素描和油画以及插画等现代新衍生出来的画法。

    安逸居的画册和求仙的漫画画册追捧的人很多,往后这种画册会越来越受欢迎,所以画院会专门培养这方面的人才,到时候她就能从中挑选好的优先聘用。

    另外,她还想在郊区买块地建一座孤儿院,专门接收六岁以下的无家可归的孤儿,请人照顾她们,请人教他们认字,教他们各种求生的技能。

    这样又能做慈善,又能从中挑选可用的人,不管是远哥还是她将来要做的事都很多,他们缺人手。

    去买人始终不是个长久的办法,卖身契能约束的实在是有限,只有真正从内心就忠于他们的人才能堪重用。

    这个时代的死士什么的基本是从孤儿里挑选人来训练,林晚秋要的不是死士,她的想法很简单,好好养育教导这些孩子,若是从中能挑出有用的就用,挑不出来至少也教会他们谋生的手段,从孤儿院出去也不会饿死。

    也算是,给家人积德。

    楚剑走后不就,林发才又上门了。

    他这几天几乎天天上门,每天都没遇到林晚秋。

    这会儿倒是被他撞上了,林晚秋让人将他请花厅坐着,这人老做白日梦不好,是病,得医治。

    “您老伯来有事儿么?”林晚秋看到他就问,态度十分冷淡。

    林发才看着林晚秋,放低了姿态:“爹老了,现在身边就你一个闺女了,现在村里里都在传言江鸿远死了……”

    林晚秋拉下了脸:“林老伯慎言,这不吉利的话可不能乱说!你在江家说江家大爷的坏话,我只能让人将你请出去。”

    “你这孩子……爹也是关心你!”林发才道。

    “不需要!”林晚秋道。“有事儿就说事儿吧,咱们之间咋回事儿,你心里清楚,我心里更清楚。”

    林发才闻言就叹了口气,垂首道:“咋就到了这个地步了?”

    林晚秋冷笑:“你们作的呀,你想想是不是?林老伯,我劝你出门除了带脑子还要带心。

    你别以为是我爹我就能认你,你们老林家的所有人都等同于杀我的仇人。”

    这是江家,没有别人,林晚秋用不着装。

    林发才震惊得看着林晚秋:“你……你竟然是这么想的……你这是大不孝……子不语父之过,父母不管咋说都是父母!”

    林晚秋很无所谓地道:“不孝就不孝吧,孝顺你们就差点儿被你们害死,我觉得还是不孝地好。

    顶好你们两口子立刻就死了,省得活着浪费空气,也省得三天两头的跑我面前来作妖!”

    “你……”林发才没想到林晚秋会撕破脸皮,他气得胸口起伏地厉害,眼瞧着就要避过气去。

    “你要死就死在江家外头,别脏了江家的地,我警告你,你敢倒在江家,我回头就找人弄死林金宝!”

    “你敢!”林发才大口喘气,他气得发颤。

    林晚秋站了起来,十分冷漠地看着他:“你大可以试试啊,林发才!”

    而这时,她的心底竟然升腾起一股子快意,这股快意还夹杂着浓烈的恨意,跟当初林夏至出事的时候一模一样。

    林晚秋皱眉,她根本就没将林发才当回事儿,这种情绪不应该出现啊。

    已经两次了,难道说这是原主的执念?

    要把老林家的人一个个的都搞死这种执念才会消失?

    林晚秋想不出所以然,干脆就将这种感觉放到一边儿去不再理会,她招呼人来将林发才送出去,希望这次之后,林发才会消停一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