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林晚秋不想理江鸿远,她软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心里发誓,真到了汉子想圆房的那天……哼!

    门儿都没有!

    憋死他个畜生!

    “宝贝儿……去洗澡啊……”江鸿远备好了洗澡水,来招呼林晚秋。

    林晚秋没动,江鸿远低头亲了亲她,就抱着她去净房:“宝贝儿累了,老子伺候你洗。”

    这回是真伺候洗澡,没干别的,媳妇还得去赵家吃席呢!

    林晚秋反正是赖在他身上了,就是衣裳也让他给穿的,他不是能憋着吗,那就憋着吧!

    江鸿远:……

    艹!

    这一大清早折腾地,她早饭都没吃,这会儿去赵家,刚好两顿一起。

    最后一天的席面,用的菜都是头天的剩菜,新做的少。

    乡下就是这样,怕浪费,赵家这么做没啥可说道的,你搁人家吃了三天,三天的大鱼大肉还说闲话,出去就得被唾沫星子给淹死。

    老林家和老张家都是没再来了,头天都给人赶出去了,今儿再来再被赶一次……

    昨天沈韵嫁进来,没出来见客,今儿沈韵就跟水生一起出来敬酒了,村里跟城里不一样,不兴啥女眷不见外男的规矩。

    都是要下田,或是去河边儿洗衣裳、满世界地打猪草……那里有那么多的讲究?

    讲究多了这活儿还干不干了。

    这是沈韵不去男客那边儿,只在女客这边儿敬酒。

    赵二婶儿带着沈韵,有了婆婆的维护,沈韵虽然被妇人们调侃地满脸通红,但只要有人说话过火,赵二婶儿就会帮沈韵给挡回去。

    到了林晚秋他们这一桌,林晚秋瞧着沈韵的气色好了不少,眉眼间侵满了羞涩和喜意,想来洞房水生待她极好。

    “水生真是福气啊,咱们这个村儿的媳妇,除了江大太太,就数水生媳妇最好看!”

    “听说水生媳妇还识字,写得一手好字呢!”

    “别的不说,就那一手的绣功……哎哟……都让人羡慕死了!”

    “听说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呢!”

    “大户人家的小姐咋就会跟着水生回来?怕是大户人家的丫鬟吧……听说大户人家少爷屋里的那啥……叫啥……对了,叫通房丫头的,也是啥都会,还要陪着爷们儿睡,等爷们儿娶妻了就会放出来。”

    “要死了你,人家大喜的日子里你说这个。”

    “我声儿这么小,况且就跟你们几个说说,主家不会知道的,除非你们拿出去嚷嚷。”

    “嘿,你们别说,我也觉着是这门回事儿,要不然怎么会嫁给水生,成亲前就被水生给带回来了。”

    “你们嘴巴上积点儿德吧,人今儿办喜事呢!”

    沈韵的来历赵家人没咋说,主要就是顾忌着沈韵的名声,毕竟被拐过又被家人推进河里……并不是啥光彩的事儿。

    说闲话的几个人是给赵家帮工的,也是村里人。

    “哟……水生媳妇……你来干啥啊?”几个人正说得欢呢,其中一名妇人就拿胳膊肘去碰另外的人。

    瞧见沈韵,刚才说得最欢实的脸色都白了,她们脸上讪笑着,刚想赔礼道歉,沈韵就开口了:“娘让我来请几位婶娘和嫂子去吃饭,前头空了些席面出来,这些活儿一会儿再干就好,一会儿菜凉了就不好吃了。”

    沈韵笑眯眯的,几个人就放心了,原来并没有听见。

    她们忙道谢,然后夸了几句沈韵就起身去前头席面了。

    等她们走了之后,沈韵脸上的笑容顿时就垮了下来。

    她转身回来后头,进屋把门一关,扑在床上就呜呜地哭了起来。

    外头赵二婶儿见沈韵半天没出来,自己去找了一圈儿没找着,就张罗水生去找。

    赵水生正跟村里的年轻人喝酒,听到他娘在喊忙往后院儿去了。

    走到门前抬手一推,门拴着,里头还传出呜呜咽咽的哭声。

    赵水生顿时就慌了:“阿韵,阿韵你咋的了?”

    “阿韵,你开门啊,开门让我进来。”赵水生慌得不行,在他心里他真是觉着自己是撞大运了才能娶到这么个知书达理温柔贤惠的媳妇。

    若不是自己救了她……像沈韵这样的姑娘是要嫁去高门大户去当太太的。

    对于沈韵,他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中怕碎了。

    这刚成亲媳妇就哭成这样,让他如何能不慌。

    门开了,沈韵垂着头擦眼泪。

    赵水生关了房门,他躬身去瞧沈韵,就见她一双眼红得不行,那泪珠怎么擦都擦不干。

    “阿韵,谁欺负你了你跟我说好不好,阿韵……”

    “没啥,没谁欺负我。”沈韵摇头,这事儿让她怎么说?怎么开口?

    赵水生拉她去床边儿坐了,他抓着她的手,从她手中把帕子拿来给沈韵擦眼泪:“媳妇……我是你男人,你受了委屈就跟我说,眼睁睁地看着媳妇被欺负,我却连是谁欺负的她都不知道,我还配当男人么!”

    “再说了,你想我从别人那里听说么?”

    沈韵闻言身子一抖,是啊,那些人在他们家都能嚼舌根,出去了还不定怎么嚼舌根呢!

    到时候……全村人都看她笑话,都看赵家的笑话,对水生哥也会指指点点。

    “水生哥……我……”沈韵实在是觉得难以启齿。

    “阿韵你快说啊,我是你男人,我又不是外人!还是,还是你嫌弃我,觉得我没资格当你男人!”赵水生一着急就用了激将法,沈韵闻言忙摇头。

    “水生哥……是我……谁我配不上你……我……”沈韵把听来的闲话说给赵水生听。

    水生气得呢!

    这帮长舌妇!

    “水生哥,咱们在办喜事儿……再说这事儿闹开了也是我没脸……”瞧见赵水生跳起来就往外冲,沈韵忙冲过去抱紧了他的腰。

    “水生哥,别去找她们理论……别去……”若是理论,那几个妇人必定嚷嚷得所有人都知晓,到时候,赵家的脸面就丢尽了。

    赵水生深呼吸了几口,然后转身来跟沈韵道:“阿韵……你别理会那帮老娘们儿,她们就是嫉妒我,嫉妒我娶了你这么好的媳妇。

    你比村里的姑娘都好看,你比她们都温柔,你还会刺绣,你还有学问……

    再说了,你是不是完璧我还不知晓?元怕都让娘收着了,娘她能不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