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饿郎缠身:买个娘子生娃子 > 第467章山贼(2)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营地中篝火熊熊,天上如勾的弯月跟现下这帮人抽出来的刀子似的泛着冷光。

    营地外,是一群蒙着脸的山贼。

    钟海往前走了几步,朝这些人拱手道:“在下镇远镖局钟海,今儿打贵地借过,在下准备了些银子给各位兄弟买些酒水喝,不知你们是哪个山头的兄弟?”

    “我们拿人钱财,来问你们借一个人!”对方领头的端坐在马上,居高临下地道。

    闻言钟海就黑了脸色,借人……这帮人怕是不会善了。

    他不动声色地偷摸打了两个手势,脸上却还挂着笑:“不知诸位想借谁?”

    “林晚秋!识相的就把人交出来吧!”领头的人说道这里,他身后便陆陆续续亮出了不少火把,打眼一瞧,起码上百人的阵仗。

    钟海见状神色便更难看了。

    他们这一趟虽然人也来得多,来了二十多个镖师,但还是无法跟眼前这帮人比人数。

    还有什么说的?

    “杀!”钟海一声令下,镖师们便杀向那些朝他们冲来的蒙面人。

    砍杀声响起,林晚秋忙吩咐木豆:“去请姚公子过来。”又对艾叶道:“赶紧把马车套上!”

    这会儿钟海带人抵御着山匪,暂时还没人能杀到他们面前来。

    套上马车……情况方便找机会冲出去。

    “是,太太!”

    两名丫头各自去办事儿,林晚秋就从闲鱼作坊中拿出弓弩,还不够,又在咸鱼上买了几把弓弩和一大捆箭矢放到马车中,反正椅子下面是可以储物的柜子,她可以说这些东西是她一早就带着的。

    林晚秋买的都是连发的弓弩,除此之外她还买了一百瓶酒精。她把被褥迎枕啥的都固定在车厢壁窗户一下的位置,增加车厢壁的厚度,用来防备着对方放箭,多一层阻碍能缓冲一下箭矢的深度和力度。

    “嫂子……”姚颢阳进了马车,非常时刻可不能穷讲究了。

    林晚秋塞给他一把弓弩,安慰他:“你别怕,我们不会有事儿,这弓弩这么用……”两三句把连发弓弩的用法教给姚颢阳,林晚秋又给木杏和艾叶发了弓弩和箭矢:“你们两个找个高处射杀……你们守在马车周围防备着,谁会赶车?”

    “太太,我会赶车!”一名小厮道。

    “成,那这马车拜托你了,一会儿听我口令,我说跑就跑!”

    “是,太太!”小厮忙应下。

    “你力气大不大?”林晚秋又问小厮,毕竟是习武的,她对小厮还是保佑一定的期望。

    “太太,我力气挺大的!”小厮忙道。

    林晚秋就把几箱子酒精给他搬出去,跟他道:“往那群人里扔,别可着一个地方扔……都得照顾到。”

    “是太太!”从箱子里捡出酒精就抡圆了膀子往外甩,只是这东西没啥杀伤力,对方完全没有放在眼中,反倒是在嘲笑他们真是急慌了,见啥都当武器。

    闻闻这味儿……酒啊……可惜了。

    林晚秋紧张地手心儿都出汗了,她跟姚颢阳一人守一个马车窗户,猫着腰盯着外头,同时拿弓弩对准了外头,只要有人往这边儿冲他们就扣动弓弩的扳机。

    她还好些,准头好,姚颢阳就不行了,他纯属闭着眼睛瞎来,结果一箭都没中,若不是有木豆和艾叶两人在一旁补箭,姚颢阳这个方向早就被人突破了。

    姚颢阳十分羞愧,他见林晚秋都那么镇定,嫂子还是女流之辈呢!

    他在心里告诫自己就算是不能保护嫂子也不能拖后腿,给自己做了强大的心理建设之后,他好像也没那么怕眼前的场景了,心里状态调整好之后,他也就没再浪费箭矢,虽然杀不了人,但至少能让人受伤。

    钟海他们人少,防线很快就被撕扯开了一个口子,一时间不少人往林晚秋他们这边儿冲,眼瞧着钟海他们开始又伤亡了,林晚秋忙下令:“走!”

    小厮听命赶起了马车,打算朝外冲,木豆和艾叶一人骑了一匹马,手中弓弩不停射箭,马车开道。

    这帮人是冲着自己来的,林晚秋想引开这些人,给钟海他们减轻一部分压力。

    马车一跑这这边儿就彻底乱了,那帮蒙面人肯定是优先追林晚秋他们。

    “往后跑,别往前跑。”林晚秋叮嘱,一般惯性会往目的地的方向跑,这帮匪徒搞不好会在前面下绊马索,可是来路就不一定有。

    “保护好太太!”

    林晚秋朝扑过来的人射了一箭,正中那人心窝子,那人倒下之后林晚秋根本不敢停留,她往箭矢上绑上吹燃的火折子,瞄准围过来的蒙面人就是一箭。

    “轰轰……”火星沾到酒精一下子就燃了起来。

    “冲着火扔瓶子!”林晚秋忙喊道。

    小厮一面架马车,一面往后扔酒精瓶子,火眼瞧着就大了,还往旁边儿窜。

    林晚秋瞧着姚颢阳没有注意她,而是专心地盯着窗外,她麻溜地在闲鱼上买了一桶汽油,然后运转内劲将一大桶大约二三十斤重的汽油扔进了人群。

    塑料桶坠落在地上立刻就砸烂了,汽油四溅,遇到火花之后……

    先前的酒精,现在的汽油……那帮人迅速被火舌裹了起来,惨叫声连绵不绝。

    钟海等人见状大喜,趁你病要你命!

    “大家伙杀啊!干死这帮狗曰的!”

    林晚秋再接再厉,又扔了一桶汽油出去,这下子,祸害的人更多了,汽油见火之后卷起的火舌似乎要突破天际。

    木杏和艾叶帮着补箭,形势瞬间逆转。

    领头的瞧见势头不对,只要咬牙下令:“撤!”

    他的命令一下,没被火焰烧着的人跟着他迅速撤离。

    “太太……”一身是血的钟海追了过来,在马车外询问:“您没事儿吧?”

    林晚秋出了马车:“我们没事儿,你们呢?”

    钟海道:“我这就查人。”他们的情况也不好,只是他惦记林晚秋,先来看她。

    “打扫打扫吧。”林晚秋道。“派人出去探一探,看还有没有埋伏。”

    她其实觉得不会再有人来了,但是稳妥起见还是先看看比较好。

    “是,太太。”钟海应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