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饿郎缠身:买个娘子生娃子 > 第497章乔振之死(5)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江鸿远很快就从总督府回来了,林晚秋也化妆成了小兵,跟在江鸿远身侧,一起骑马去醉月楼。

    江鸿远把乔庆的腰牌拿给守门的士兵一看,他便被放进去了。

    进去之后,遇到阻拦的他就把腰牌拿出来给人看。

    “乔振在哪里?”江鸿远问。

    “……在三楼中间的屋子。”

    江鸿远带着林晚秋去了月娘的房间,知府还没走,他在二楼选了个房间办公,江鸿远不是他手下的人,也就没去见他,省得耽误知府办案。

    小将守在月娘屋里,他见江鸿远出示了乔庆的腰牌,也就没有阻拦江鸿远。

    月娘已经被隔离控制,床上就躺着乔振的无头尸。

    “切割很整齐……颈骨平面很光滑,可见是一气呵成,血没有乱溅,只是喷射在床头……杀手武功很高。”江鸿远观察一番之后就说出了自己的结论。

    小将道:“仵作也是这么说的。”

    “仵作还说了什么?”江鸿远问,因着他手中就总兵的腰牌,小将自然知晓江鸿远这个百户代表的是总兵,故而也就没有因为江鸿远比他官阶低而看清他。

    他引着江鸿远去看窗边的脚印,告诉他香炉中有未燃尽的迷香,隔壁房间的酒中有迷药。

    江鸿远看着脚印若有所思。

    如果是江湖高手……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杀人后离开,怎么能粗心到留下脚印呢?

    这脚印应该是杀手故意留下来混淆视听的。

    “三楼另外两间房里的人呢?”江鸿远问。

    小将道:“都在屋里。”

    江鸿远:“我想见见他们,问点儿问题。”

    小将颔首:“跟我来……”

    江鸿远和林晚秋跟在他身后走进了隔壁房间,屋里是个娇媚的姑娘和一名肥硕如球的老男人。

    老男人看见有人进来了就吓得瑟瑟发抖,往姑娘的身后藏。

    林晚秋抽了抽嘴角,那姑娘柳条似的身材能帮他挡着啥?

    江鸿远问了几个问题,又探手抓了胖子的手腕,把胖子差的差点没尿了。

    胖子没有内力!

    至于那青楼姑娘……江鸿远转头看向林晚秋:“会探丹田么?”

    林晚秋茫然摇头:“不会!”

    江鸿远道:“不会没关系,我教你,你抓住他的手腕,然后探入一丝内劲……”

    小将在侧边儿看得眼角直抽抽,这个江鸿远果然跟外头传闻的一样喜好男色,这么美的女人在他眼前他竟然碰都不愿意碰一下。

    他可没忽略江鸿远看向青楼姑娘时眼中的厌恶。

    跟对方是个苍蝇臭虫似的。

    林晚秋照着江鸿远交代的方法抓住了姑娘的手腕,姑娘吓得脸都白了,若不是她身后有张椅子,腿软的时候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这会儿必定在地上躺着。

    她控制着内劲在姑娘体内走了一圈儿就本向丹田,可能因为她是新手的原因,对内劲的控制还不是很熟练,所以林晚秋的内劲进这姑娘丹田的时候直接把人给疼晕了。

    林晚秋对江鸿远摇头:“没有。”

    “那我们去另外一间吧。”江鸿远道,出门前,林晚秋摸了一锭银子放桌子上,把人弄疼了也不知晓伤没伤着人,就想着留点银子给人请大夫。

    却不知这举动落在小将眼中,便成了怜香惜玉的表现。

    小将在心中嘀咕,江鸿远的亲兵都比江鸿远像个人。

    进了杜修竹的房间,江鸿远就知晓了真相。

    林晚秋在看到杜修竹的一瞬间震惊极了,他不该在京城么?怎么跑西桐城来了?

    不过想着杜修竹曾经追杀过江鸿远,还杀了刘强一家,知道他的真正身份并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样,遂释然了。

    杜修竹的目光在江鸿远和林晚秋的身上扫了一圈儿,他自然没错过林晚秋那震惊的神色。

    想起当初林晚秋从府衙大牢中逃出来的经历,杜修竹不由得多打量了两眼江鸿远身边杵着的士兵。

    是她吗?

    江鸿远上前走了两步,将林晚秋挡在身后,然后盯着杜修竹也不说话。

    小将见状心中就骂开了,果然是畜生,听说他媳妇貌若天仙,可这家伙瞧见长得好看的公子哥儿连话都不会说了。

    因为自己身上发生过的不好经历,小将特别反感好男风的人。

    “你要问什么赶紧问,我去出去看看。”小将扔下一句话就匆忙走开,再看下去他得吐了。

    小将走后,当着婵娟的面儿江鸿远妆模作样的问了几个问题就带着林晚秋走了。

    本来杜修竹还不确定他身边的亲兵是不是林晚秋,毕竟相貌变化太大,皮肤粗糙,黝黑,还有喉结,手也大,身高也比林晚秋高。

    但江鸿远那么一挡他就确定了,他的亲兵肯定是林晚秋扮的。

    见到了杜修竹,江鸿远就没再停留,带着林晚秋就去了总兵府,他是把腰牌还给乔庆。

    乔庆没收:“东西你拿着,往后办什么事儿也方便。”站在一旁的乔羽惊呆了,总兵大人将腰牌给江鸿远拿着……真是将他当亲儿子般信任了。

    不不……乔振都没有总兵大人的腰牌。

    这个种腰牌很少,都是他们几个亲信要去执行什么任务时总兵大人才会临时给他们,等他们用完之后是需要归还的!

    有了这个腰牌,整个西桐军就没有什么地方是江鸿远不能去的。

    “多谢总兵大人。”江鸿远也没客气,他将腰牌收了起来。

    “有什么发现?”乔庆问。

    江鸿远道:“杀手是武林高手,颈骨的切割十分平滑,用来割头的刀好,对方的力道也恰到好处。

    脚印看起来很浅,但属下以为,以杀手的本事……原是能做到来去无踪,不留下任何痕迹的。”

    乔羽心道:怕是你也能做到这一点。

    乔庆点头,乔振的头颅他也仔细看过,切面的确十分平整,不是一般的杀手能做到的。

    “能看出来是哪家的手法么?”乔庆又问。

    江鸿远摇头:“属下对江湖事并不了解。”

    乔庆也觉得强人所难,他颓然道:“罢了,真凶怕是查不出来了……”左右不过是那几股势力。

    “回去好好陪陪弟妹,对弟妹好些……”乔庆嘱咐江鸿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