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胡说!”忽然,一道娇喝声响起,然后“哐当……”一声儿,说书先生的台子就被砸了。

    “哎哟……这是咋的了,这位小姐,小点儿哪儿得罪您了,您上来就砸场子?”茶楼的掌柜听到动静儿忙带着人过来了,瞧着来人的穿戴和阵仗,他愣是没敢发火,打算先问问看情况。

    少女身穿异族服饰,头上戴着纯银缀着无数宝石的头箍,两条油亮的大辫子分别搭在胸前,肩头卧着一只雪白貂。

    通身透着一股子贵气不说她身边跟着的几个人一瞧就不是好相与的。

    “他瞎说,伯夫人才不是母夜叉呢,明明是仙女姐姐来着!”端木微气愤地道,“你们什么都不知道就瞎说一气,我要上衙门告你们去,告你们污蔑骁勇伯和骁勇伯夫人!”

    “你这姑娘,凭什么说我瞎说?”被砸了摊子的说书先生十分气愤,一大把年纪了被砸摊子,往后还混不混了?

    同行不得笑话死,挤兑死他啊!

    “坊间都流传那骁勇伯夫人一顿吃一猪槽子的饭,这样的人还能不是母夜叉?”说书先生十分不服气地道。

    “哈哈……不是母夜叉就是猪!”有人笑着起哄。

    “骁勇伯立下大功,听说皇上很是赏了几个美人给他,往后啊,那母夜叉怕是要被休弃喔。”

    “可不是咋的,自古以来就是美人配英雄!”

    “听说骁勇伯以前是个猎户,家里穷得叮当响啊,当时怕是只要能讨着媳妇就成了,反正生孩子嘛,是个母的就行。

    可现在不一样了,骁勇伯可成了我们大周的大英雄,他的乡下婆娘可就配不上他了!”

    “骁勇伯没孩子吧?”

    “听说没有。”

    “那就好,母夜叉生的孩子还能看?就是为了子嗣,骁勇伯也该把母夜叉都休了,然后重新起聘高门贵女为妻这才是正经。”

    “你们……本宫昨日宫宴的时候就坐在骁勇伯夫人旁边,她明明是神仙一样美丽的姐姐,竟被你们说得如此不堪……”端木微发脾气了,她朝几个说林晚秋说得最凶的男人点了点,肩头的白貂就闪电般窜出,然后便听到大厅中传出几声惨叫。

    众人循着惨叫声看去,就见几个男人捂着脸面,血从指缝中渗透了出来。

    而那挠过人的白貂这会儿已经窜回了端木微的肩头,举着爪子一顿舔。

    爪爪脏了……宝宝不高兴,嘤嘤嘤……

    “你……你竟然当众行凶!来人,去衙门报案!”虽然端木微自称公主,看她的装束似乎是个外族的公主,但今时不同往日,这会儿大周势盛,大周人难免未将蛮族人放在眼中。

    蛮族公主又如何?

    敢在大周撒野,朝廷应该肯定不会放过的。

    心中这么想着,茶楼里的不少人面上都表现出来了。

    “就是,赶紧去报官,一个外族公主撒野都撒到咱们大周来了!”

    “北狄的王都被咱们抓了,别的王也是皮痒了,赶明儿把你们的皇帝也抓起来……”

    端木微的手下闻言就要动手,被端木微给挡住了。

    “好啊,你们去报案啊,我倒要看看,你们大周的衙门来人了,是维护你们这些个给骁勇伯泼脏水,侮辱骁勇伯夫人的人,还是给骁勇伯做主。

    你们这会儿大言不惭地说要抓我父皇……谁去抓?

    指望骁勇伯?

    可你们也不想想,刚才放侮辱的是谁?”

    她的一番话说完,嘈杂的大厅顿时就安静了下来。

    端木微轻蔑地环视一圈众人,嘲讽道:“敢污蔑骁勇伯夫人,本宫养的貂儿照样不会爪下留情!本宫这会儿还不走了,就等着你们去报官!”

    说完,她的目光又在掌柜和说书先生的身上来回梭:“骁勇伯若是知道你们茶楼如此羞辱他的妻子……他会不会亲自来砸了你们的茶楼?”

    掌柜的这才后知后觉地摸了一把汗,不过他还是嘴硬地道:“天下悠悠众口凭地人说,骁勇伯能不让咱们说,难道还有本事不让天下人说不成?

    况且,这事儿本就是人尽皆知的事儿!”

    端木微笑了笑:“那本宫就在这儿等着,来人,去趟骁勇伯府……”

    掌柜的:……

    林晚秋挑了挑眉,这小丫头为什么会这么维护自己啊?

    她不禁想得有点多,这小丫头只是简单的想维护她的名声,还是另有所图?

    不过没等她琢磨明白,汉子就猝不及防地闯入了她的视线。

    汉子带了一帮人来,进门就一个句话:“给老子砸!”

    “是!”

    一群人如虎入羊群,哐当哐当一通砸,关键门还有人守着,没谁能跑出去。

    端木微见状兴奋地双眼发光,她指着几个人道:“骁勇伯,这几个人说骁勇伯夫人是母夜叉,还说了很多难听的话……”

    江鸿远闻言就虚了虚眼睛,他冷哼一声道:“打!嘴给老子打烂了,让他们以后还敢胡说!”

    “是!”

    江鸿远带来的人把端木微指出来的人全部抓住,然后脱了鞋往他们的嘴巴上扇……

    林晚秋:……

    汉子朝她所在的位置看了一眼,眼底的笑意一闪而逝,将茶楼砸了个稀巴烂之后,江鸿远大手一挥:“走,回去!”

    茶楼掌柜瞧着被砸烂了的茶楼欲哭无泪,说书先生已经被打得鼻青脸肿,估计他娘也认不出他来。

    至于其他的说林晚秋坏话的人……这会儿都捂着嘴在地上打滚儿……

    早知道会惹上这个煞星,他们一定把嘴缝起来,绝对不乱说……

    等江鸿远走后,林晚秋也起身随着人群出了茶楼。

    没给茶钱,喝了一回霸王茶。

    想着汉子说的话,林晚秋就没再瞎晃悠了,而是直接回了伯府。

    进屋就被汉子给抱住了。

    “小哥儿长得挺俊的,来给爷笑一个。”江鸿远抬手捏住林晚秋的下巴,目光在她的脸上梭。

    林晚秋用的是蜜色的粉底,手脸脖子都摸得很暗,眉毛也被她给画粗了,用眼线笔修饰了下眼睛,还在脸上点了些麻子……若这样也算是俊俏,那江鸿远的眼睛就是有毛病。

    “这位爷的眼光很是独特啊!”林晚秋似笑非笑道。

    “肤浅!老子瞧的不是皮囊,是这儿。”江鸿远戳了戳林晚秋的胸口,然后皱了眉头:“怎么裹得这样紧,裹小了咋整?”

    他的口粮嘿,可是大事儿!

    “啪……”林晚秋打开他的手,“别动手动脚的,我问你,你怎么知道茶楼有人说我坏话?还带人去砸茶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