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饿郎缠身:买个娘子生娃子 > 第691章 皇帝知道实情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晌午用膳的时候林晚秋果然如她所说吃得多,太后也在她的影响下多吃了一碗饭。

    当然了,慈宁宫的碗在林晚秋看来跟茶杯大小差不多。

    “往后你要常进宫来陪哀家!”用了午膳,太后又叮嘱林晚秋,然后让人取了个锦盒来,林晚秋打开锦盒一看,里头躺着一块乌木雕刻的牌子。

    “往后你凭着这块牌子进宫,不用提前递牌子,想什么时候来看哀家,就什么时候来看哀家。”林晚秋受宠若惊,连忙道谢。

    从宫中出去之后,瞧见等在宫门前的江鸿远一脸的郁郁之色,上马车离开皇宫之后她便问:“是在宫里遭了事儿?谁给你气受了?”

    汉子委屈扒拉地伏在她怀里,拿毛茸茸的大脑袋去蹭他软踏踏的胸口:“媳妇,我等了你半天了……饿死了都!”好嘛,现在跟他抢媳妇的又多了个太后!!!

    “你这么大个块头跟娇小的我撒娇,你好意思吗江鸿远?”林晚秋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江鸿远的狗头推开,真是够够的了!

    太好意思了好伐!

    汉子搂紧了她的小蛮腰,脑袋在度埋了下去:“媳妇我饿了!”说完脑袋就开始拱,可惜朝服太繁琐了,一层又一层的,汉子根本就不能得逞。

    “饿了回家吃去”林晚秋烦躁地去掰他的脑袋,可……力气上她永远都不是汉子的对手,哪怕她学了绝世武功!

    “太后的态度很奇怪!”林晚秋破罐子破摔,只好不去管他,转而跟他说慈宁宫的事儿。

    “怎么奇怪了?”转移话题大法果然好用,赖皮汉子瞬间就严肃了,坐直了身子认真地看向林晚秋。

    林晚秋也坐直了身子,她缓缓地道:“我觉得她在透过我看别人……她眼神里不止有喜爱,还有怀念。

    喔对了,太后还给了我一块牌子,说是能随时出入后宫,不用提前给宫里递牌子。”

    说完,林晚秋就寻了锦盒来在江鸿远的面前打开,江鸿远把牌子拿出来仔细端详了一番,就将牌子搁下了。

    “当年林健荣虽然只是个知府,但是他大哥林建岳却是镇国公,所以,林健荣娶的妻子也是名门贵女。

    我派人查过,你亲娘杜娇曾是皇后的闺中密友。

    皇后是太后的娘家侄女儿,所以太后肯定见过杜娇!”

    “也就是说,我的容貌应该很像杜娇,所以……太后是透过我看杜娇……然后想起了皇后娘娘!”疯后被困冷宫的事情林晚秋也是知晓的,当初疯后犯下的是弑君的罪名,能留下一条命……林晚秋猜想太后应该是出了大力气的。

    林晚秋拿手指有以下没一下地嗑着下巴,她眉头微皱:“如果我们的猜测么有错的话……那么皇帝说不好也应该看出了我长得像杜娇。可皇帝为什么不戳穿,反倒是要杜修竹考上进士之后去迎娶林画?”

    “皇帝想得到玉佩,所以不想打草惊蛇!”江鸿远道。“林家是靠着玉佩认的闺女,所以皇帝完全可以断定玉佩在林画手中。

    至于皇帝为什么不派人去把玉佩偷了或者是抢回来……在我看来,应该也是不想将事情闹大,想最不露痕迹的办法把事情解决了。”

    想了想,林画被认回去之后发生的事情,刚开始江鸿远以为林健荣不知道真相,可是后来林晚秋出事之后林健荣派了大管家去潮县,他在见过林晚秋真容之前的表现和见过林晚秋真容之后的表现简直是大相径庭。

    好多细节拼凑起来,江鸿远就觉得林健荣也是知道真相的,只是玉佩出现之后,他顺水推舟地认了林画,其中难说没有给林晚秋找挡箭牌的意思。

    只是他没想到因着他这样的举动,导致两个儿子对自己的亲妹子下手。

    这会儿林健荣应该是头疼得很。

    “我觉得咱们这个猜测应该是最接近真相的,只是这么明显的事情,当初田家为何偏偏看不出来,派人来接近我,甚至想杀我?”

    “田家能把持朝堂这么多年,不可能傻,老子倒是觉得他们应该是故意想引开别人的视线,比如成王和雍王。”

    说起雍王,林晚秋心里就不舒服,那人瞧她的眼神太难受了,当然了,成王瞧她的眼神也跟毒蛇似的。

    林晚秋没打算跟江鸿远说,这汉子沾上她的事儿理智就会消失个干净,万一做出什么不可挽回事情来……

    她打算先看看再说。

    “去慈宁宫请安的宫妃全是低品阶的,除了三国公主,就是周晏的娘和几个晚宴没出现过的低阶宫妃。”这个就是闲话了。

    江鸿远扯唇笑了笑:“皇帝那天搞了那么一出,出席的贵妇几乎全染了风寒,宫里的嫔妃一个个也是身体娇弱的,想来也没逃过。

    就是皇帝,我瞧着也不大好。”

    为了要面子就那样作,天寒地冻的在露天搞庆典……别说妇人了,就是告病假的朝臣也有不少。

    “怪不得没听说什么人家要办宴会。”林晚秋恍然,她自己个儿身体好了就愣是没往别的地方想,这会儿江鸿远一说她才反应过来,寒风里又没有取暖的炭盆,吃的东西还跟冰坨子似的……

    那帮娇养的贵妇们不生病才怪。

    “现在北边儿三洲雪灾,没人敢在这个节骨眼儿办宴会。”江鸿远道,这个节骨眼儿办宴会,呵呵,有钱请客吃酒,没钱捐给朝廷应急?

    等着被皇帝降怒吧!

    “不知道北边儿三洲的雪灾到底怎么样了?”天灾之下,人类渺小如蝼蚁。

    “皇上动用了军饷,下令先开官仓,再用军饷那部分银子一路采买粮食过去补官仓……应该能让百姓们应对过去。

    这已经是二月多了,等到三月四月,差不多这灾也该过去了。”

    “咱们送的粮食送到了么?”林晚秋又问。

    “有消息传来,粮食快送到了。”江鸿远也是昨日才接到的消息,没来得及跟小媳妇说。

    林晚秋微微颔首:“虽说是杯水车薪……但好歹能帮一点儿是一点儿……”

    “喔,对了,周晏输给老子一个铺子,啥时候你找时间去瞧瞧,看看开个什么店儿。”江鸿远又想到一件事儿,跟林晚秋道。

    “你怎么欺负这孩子啊!”别看周晏是个王爷……可林晚秋真是没见过他那么穷的王爷。

    她和江鸿远是装穷,而周晏则是真没几个身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