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太后见到林晚秋之后十分高兴,照旧亲热地拉着她跟她说话。

    “……怎么就这么着急,不在京城多带些日子?”

    林晚秋笑道:“皇上说要在潮县给我们画块地方修伯爵府,我就想着早点儿回去把地选了,自己的房子还是想自己个儿瞧着修好,这样方方面面才能舒心。

    潮县虽然偏远,但是风景还是不错,太后娘娘以后要是想出宫散散心,不妨考虑到潮县来,我在潮县的农庄种了不少的果木,不是我夸,我的那些个果木结出来的果子味道比京城的果子好多了!”

    太后笑得不行:“潮县太远了,哀家最多能在京城周边的庄子住一住。”

    “这样啊……”林晚秋有些失望,不过转眼她的脸上就浮现出了笑容:“那您老就在京城等着,我回去之后,应季的果子一出来我就派人给您送来。”

    “那感情好!”太后笑道。“等冬天了你若能来京城就提前派人来给哀家送个信儿,到时候哀家带你去温泉庄子住一段时间。”

    “温泉?”林晚秋惊喜地道:“那太好了,我听人说过,就是没见识过!”

    “哀家到时候带你去见识去!”太后就喜欢她这个不矫揉做作的劲儿,没见过就没见过,乡下来的就是乡下来的,一点儿都不装。

    太后在宫里过了几十年了,天天看着一堆带着面具的人,早就累了。

    “娘娘,那咱们就说好了啊,我可记在心上了,到时候您要是耍赖我可要来慈宁宫闹您的!”林晚秋抓着天后的手臂摇晃,她连臣妇都不说了,完全以一个对待亲奶奶的状态来对待太后。

    虽然只是第二次见太后,太后看她的眼神中带着的那股子慈爱不似作假。

    不过不管是真是假,她陪着演就是了。

    半真半假的,也不费啥力气。

    柔嫔是跟着林晚秋一起来请安的,她简直佩服死林晚秋了,她竟然能在太后娘娘面前那样自在地说话,她真的是乡下女子么?

    还是……不知者无畏。

    换句话说是傻大胆儿?

    想着儿子跟她讲的林晚秋带他在森林中逃命的事儿,儿子说当时她就从未将自己当成皇子过。

    想必这会儿,林晚秋也没将太后当成太后,而是当成一个普通的富贵老太太吧。

    柔嫔佩服死林晚秋了。

    她进了慈宁宫除了跟太后请安说了一句话之后,就再没说过一句话,就安安静静地在一旁瞧着她们聊天儿。

    “好好好,哀家巴不得你来赖着哀家呢,最好就在宫里陪哀家住着不走了!”

    “哎呀……那不行的,天天陪着太后我就没法子生娃了!”装憨耍懵,林晚秋简直得心应手!

    “哈哈哈哈……好!好!好!等你生了孩子记得带进宫给哀家瞧瞧!”太后被林晚秋过于直白的话逗得哈哈大笑,这骁勇伯夫人真的太有意思了。

    “娘娘,我这就告辞了啊,明儿就要走了,还有不少东西要收拾呢!”林晚秋起身告辞。

    “行,你跟下面的人说,若是京城这边儿遇到什么不得了的事儿尽管进宫来找哀家……”太后也没留她,只让身边的大宫女送她出去。

    “谢谢太后啦!”林晚秋高兴地跟太后道谢。

    顺嫔也跟着要告辞,却被太后留下了:“听说你针线活儿好,哀家这里有几样东西要做,你留下来帮哀家做吧。”

    顺嫔闻言惊喜万分,她忙跪下跟太后行大礼:“臣妾叩谢太后娘娘,臣妾……”

    她是个最笨的,惊喜之下竟不知自己除了感谢还能说些什么。

    太后看了眼她,叹气道:“起来吧,您能把安王养到这么大也是大功一件。”她不管后宫的事儿,不代表不知道后宫的事儿,顺嫔是个啥处境她心知肚明,再加上……罢了,她就帮一把吧。

    顺嫔被宫女带到太后的针线房,不一会儿,皇帝就来了。

    “儿子讲过母后。”永安帝跟太后行礼。“听说骁勇伯夫人刚来扛过您?”

    太后颔首道:“你亏待了这个孩子,往后多补贴补贴她。”

    皇帝明知道林健荣的亲闺女另有其人,但还是不动声色,并且为了避开林健荣跟她相见,还故意不给江鸿远差事,并且在潮县给他拨地建府。

    “儿子知晓,潮县那边儿建造伯爵府的费用都朝廷拨款。朕还给江鸿远赐了两个皇庄。”

    “有温泉么?”太后问。

    皇帝摇头:“没有。”

    太后又道:“那就再赐一个带温泉的庄子,不给江鸿远给晚秋这个孩子!”

    “是……”皇帝应下,他是个孝顺的儿子。永安帝登基不易,若不是太后和……当年一力帮他,他现在还不知道在那个犄角旮旯呆着呢,有没有命也不清楚。

    “这么久你去看月华没有?说起来,哀家最亏欠的就是这个孩子。

    皇帝,哀家说句你不愿意听的话,月华若不是嫁给你,这会儿她指不定是谁家主母,过着儿孙绕膝的幸福日子。”

    在太后有些哀凉的目光下,永安帝垂了头,双拳紧握,一股股愧疚和酸涩之意从心底翻涌而出。

    “当初哀家反对你和月华,就是怕……可你却自己跑去求娶月华……”

    “母后……”永安帝的声音黯哑起来,当时太后跟他说月华性子单纯善良,不适合后宫,他在太后面前再三保证有他这个帝王在,谁也不能拿月华怎么样,他会保护好月华的。

    可是到头来……

    不止没保护好月华,就是他们的儿子……也没了。

    他是皇帝,自然知道这里头肯定是有猫腻的,可是……

    即便是帝王,也有很多无奈的时候。

    太后深深地看了眼陷入愧疚和悔恨中的皇帝:“哀家老了……没几年好活了……有时候忍不住说了让皇帝难受的话,皇帝多担待。”

    “母后,您会长命百岁的!”

    “皇帝,有时间多去瞧瞧月华,宫里这些人惯会看人下菜碟,你去得多了,月华的日子也能好过点儿。”

    “是……”皇帝不敢说,说月华每次见到他就会发病,他不常去,一个是不敢,不敢面对她,二个也是不想刺激她发病。

    皇帝留下来陪着太后用了午膳,他走之后,太后就去午休,只是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都睡不着。

    她对皇帝是有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