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万域玄帝 > 第56章 云州城(第二更)
    叶十看着前后的宇文麒兄妹二人,站起身来,轻轻低吟:“花魁乞丐道门客,琴师皇子黑白歌!”

    “自从进入冥罗城,或者北周地界,便到处流传着十三太保的传说。

    以前身居乡野,到还真没听说过,今日能够见识到皇子的风采,不虚此行!”

    话语落下,叶十手中长剑浮现,太衍九式第一式直接将宇文麒锁定。

    宇文麒不屑一笑,一拳将那袭来的剑芒轰碎。

    在他看来,叶十两人中,也就刑彪能够和他抗衡一二,即便如此,他也从没将两人当做真正的对手!

    因为双方境界、实力根本不在一个层次。

    宇文麒右手掌心聚拢,电弧缠绕,一个能量光球凝聚出来,轰向叶十。

    叶十瞳孔一缩,心中震惊,这宇文麒竟然是个雷系法师!

    雷系法师并不常见,但一旦出现,皆是比较恐怖的存在。

    想来这宇文麒能成为十三太保之一,是有着绝对的实力的。

    砰!

    叶十双臂交叉,灵剑护于胸前,与那雷电光球碰撞在了一起。

    而后他整个人身体砰的被弹飞,双臂处,衣衫,一片焦糊,整个手臂也一阵酥麻。

    叶十甩了甩手臂,将雷电力道一点点卸掉。

    滋滋!

    宇文麒嘴角泛起戏谑的笑容,周身电弧缠绕,两条雷龙被其凝聚而出,再次轰向叶十。

    无论是境界、还是战斗力以及体内灵力的雄厚程度,他都比叶十强过太多。

    叶十和他斗,无疑是以卵击石。

    吼!

    另一边,刑彪大吼一声,身体魔光泛起,双目瞬间变得血红,举起战斧,一斧劈向宇文清瑶。

    宇文清瑶身体泛起一片紫光,开始变得轻盈起来,将锋利的斧芒躲避开,同时从侧面屈指弹出几道花瓣,击向刑彪腹部。

    那花瓣看似柔软轻盈,没什么伤害,实则锋利至极。

    噗噗!

    刑彪腹部直接被洞穿出两个血口子。

    可刑彪看都没看一眼,一个大踏步,震颤的整个飞舟一阵摇晃,上前再次一斧子劈出。

    嗤嗤!

    宇文清瑶如蝴蝶一般轻盈,小心的躲过攻击,可是令她骇然的一幕发生了。

    刑彪腹部那被她轰出的口子,竟然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仅一会功夫,便不留一丝疤痕。

    “这...”

    宇文清瑶失声。

    “第二式!”

    叶十一个转身,荡气回肠的剑气划过刁钻的弧度,劈向宇文麒。

    宇文麒眼神微眯,他察觉到叶十这一招的可怕,若是同境界施展,他定会狼狈不已,可是没有如果。

    宇文麒爆喝一声:“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都是虚无!”

    “五雷化极手!”

    恐怖的雷芒释放而出,像是一个由雷电组成的太阳,将叶十淹没在了其中。

    吼!

    那边刑彪见状,身体急速膨胀,皮肤仿佛要裂开一般,一片片铠甲从身体上滋生而出,背后锁骨处,两条血口裂开。

    噗嗤一声,两道羽翼长出,泛着滔天的魔光。

    嗖!

    刑彪身体瞬间消失,再次出现时,便来到了宇文清瑶身后,在后者恐惧的目光中,一斧子劈下。

    宇文清瑶的身体如断了线的风筝,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击在舟壁上。

    刑彪从天而降,对着宇文麒的脑袋狠狠劈了下去。

    宇文麒看向刑彪背后那魔神般的羽翼,面色变得无比凝重,屈手一招,一张雷电光网释放,将刑彪笼罩。

    雷电法力凝聚出一条白练,连接着电网,将刑彪困在里面。

    刑彪身体不断炸响,承受着无比可怕的雷电之力,浑身酥麻。

    那斧子不断劈在电网上,却如砍在了棉花上,用不上力,电花闪烁间,便将力道卸掉。

    宇文麒见宇文清瑶受伤,脸色阴沉,更加加大力道,不断将雷电能量灌输进去。

    他手中印诀突然变幻,一股吸力爆发,刑彪骇然发现,体内灵力开始疯狂流逝。

    刑彪眼神一狠,便欲召唤出上神斧戚,准备将这一切劈碎。

    突然,叶十将那雷电光罩撕开,从雷日中走出,脚踏虚空,手中施展出复杂的招式,爆喝一声:

    “惊鸿照影!”

    虚空中,一道数十丈的剑芒浮现,对着宇文麒狠狠劈了下去。

    巨大的剑芒带着破风之声,仿佛能将世界一分为二。

    危急之下,宇文麒不得不将控制刑彪的电网撤回,在身体周围凝聚出一层雷电光罩,抵挡剑芒。

    叶十面色苍白,快速坠落下来。

    突然间,他只觉一只大手将其抓住,而后便见刑彪将他带起。

    “走!”

    刑彪背后羽翼一闪,两人从飞舟跳下。

    嗖嗖...

    穿过云层,金色飞舟不断变小。

    “啊...”

    宇文麒暴吼一声,雷光乍泄,脸上露出狰狞的雷纹,面容可怖,一拳将身旁房屋轰碎。

    “下次见面,定将你们碎尸万段!”

    狠狠发泄了一阵后,他才将地上的宇文清瑶搀扶起,控制着飞舟不断降落。

    半个月时间一晃而过,他们竟已到了云州城了。

    ...

    噗通!

    云州城外面,两道身影狠狠地坠落在地,将地面砸出一个大坑。

    两人正是叶十、刑彪。

    “咳咳...你下次能不能靠谱点...”

    叶十从深坑中站起,扶着老腰,哀嚎道。

    刑彪活动着四肢,行走有些僵硬,埋怨的看向叶十:“你还说,自己技不如人,要不是我有翅膀,你肯定给宇文麒送快递了。”

    叶十痛呼一声:“哎呦,反了,你以前可不是这样,话都不多说一句,如今竟敢和我顶嘴了,说,心里是不是有人了。”

    说到这里,叶十一顿,坏笑的看向刑彪:“不会是...宇文清瑶吧?”

    刑彪切了一声:“切,无聊。”

    叶十笑道:“咱哥俩没什么不可说的,你要是喜欢,那天哥帮你鉴赏鉴赏,扯下她的面纱,看看长得怎么样。”

    刑彪翻白眼,转身便走:“你不走的话,就在这里待着吧。”

    叶十叹道:“我算是看错你了,重色轻友,我说最后怎么不将她劈死,原来是手下留情了啊...”

    ...

    两人向着云州城走去。

    云州城,整个云州最大的城池,没有之一。

    在这里汇聚着来自三大王朝、九州各地、无数势力的武者,拥有者千万的人口,是最为繁华的城池,也是整个云州的政治、经济、文化、贸易中心。

    而作为云州最大势力的云州学府,便坐落于此。

    站在城池外面,放眼望去,城墙高大上,无边无际,入眼处皆是黑压压的人影,蜂拥的挤入城中。

    而入城的城门,也有着不知多少处。

    叶十赞叹一声,心道不知那云州学府该有多大,多牛逼。

    心念及此,不由加快了步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