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万域玄帝 > 第64章 刑殿
    第二天一大早,两道震惊学府的消息在学员间传开。

    新生宇文麒,强势冲击潜龙榜,位列第一百!

    刑殿长老问责新生叶十、刑彪,传讯刑罚殿问话。

    两道消息像是炸弹一般,在新生之间传开,犹如在平静的谭水中,投下一方巨石。

    潜龙榜,代表着云州学府新老生资质潜力的一个榜单。

    一般只有两年之内入学的学员,才有资格冲击榜单,超过两年以上,便没有资格再冲榜,无论境界高低!

    而这个榜单,是不限制境界的,也就是说,即便是新生刚来,哪怕是地境,也能冲榜。

    当然,若是那种情况,横扫在所有学员都没有问题了。

    一般而言,新生都只停留在灵境以及灵武境之内,很少有能进入玄境的!

    一些资质愚钝的老生,很多都止步于灵境九重,甚至停滞不前。

    所以这个榜单便是那些灵境、灵武境巅峰以及新进入玄境的学员角逐的对象。

    潜龙榜,一共只取前三百人!

    云州学府新老生加起来有着将近万人,新生有着数千人,潜龙榜只取三百人,可以想象那是什么概念。

    即便这个榜单只代表一部分学员,但也可想而知他的竞争力了。

    而这个宇文麒,竟然在刚来的第一天,就强势冲击到了第一百名,足以说明其恐怖的实力!

    在云州学府近几年内,都没有新生有这样的战绩。

    可以说,这宇文麒至少在新生中一战成名了。

    当然,与他一起成名的,则是叶十与刑彪二人。

    两人第一日在学院门口强势挑战三个老生,并且将他们险些打残废,令无数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但也因为这件事,云州学府刑罚殿竟然对两人进行问责!

    许多人都感觉到仿佛有大事要发生。

    因为这种事情虽然有些过火,但并不是很严重,可大可小。

    可即便是再大,也惊动不了学院高层,尤其是刑罚殿!

    云州有着很多张老,每个长老分管着不同的工作,也掌握着不同的权利,权利按模块划分,便分为了许多殿,这刑罚殿便是其一,并且是很重要的一个,掌管着整个云州学府的典章刑罚!

    但只有遇到一些冥顽不化或者对学府造成重大损失和恶劣影响的学员时,刑殿才会作出处理。

    所以刑殿竟然要问责叶十和刑彪,还是两个新生,众人都震惊不已,震惊的同时,也略感诧异。

    院落之中,刑彪为叶十倒了一杯茶,叶十一口喝下。

    温茶入口,叶十只感觉喉咙甘甜,像是得到了极大的滋润,舌根生津,胃气开化,舒服至极。

    叶十长舒了一口气,仿佛要将体内浊气一口排掉。

    秦音站在一旁,没好气的看着他,嗔道:“你还有心思喝茶?”

    叶十诧异的看着她,问道:“我为什么连茶都不能喝了?”

    秦音道:“你难道就不应该想想今天应该怎么应对刑殿吗,那可是刑殿啊?”

    刑彪端起茶壶,将茶水一饮而尽,满足道:“渴了,真舒服啊!”

    叶十惋惜道:“暴殄天物,这么好的茶叶,竟然被你一口喝掉了,也不给秦师姐留点。”

    秦音气的直跺脚:“好好好,你们爱怎样怎样,我不关了行吧。”

    说完转身便走。

    叶十一个闪身,将秦音拽住,温和的说道:“我错啦我的好师姐,你这么着急干什么,越早去对我们越不利。”

    秦音嗔怒的看了叶十一眼,端坐在石凳上,问道:“为什么去早了对我们不利?我还准备向刑殿长老求情,不要为难你呢。”

    叶十摇了摇头:“没用的,刑殿既然已经公开在学院宣传,就一定不会从轻处理。”

    秦音面色变得焦急下来,问道:“那怎么办,要不求求紫云长老,让他出面,或许会帮我们一马?”

    叶十点头:“紫云长老我也想过,而且他也应该会帮我们,只是我们晚些去,等所有人都到了,我们才出面。”

    秦音不明白叶十为何非要等到所有人都去了才去,但还是点了点头,至少紫云长老去后,会有保障一些。

    刑彪在一旁,站起身来,将上神斧戚拿在手中,一点点的擦拭着,爱不释手,口中念念有词道:“我刑家先祖曾用此圣物,斩杀无数叛逆,今日不知又有几人在这斧下喋血。”

    叶十听出刑彪心中那股悲凉之意,不由叹了口气,他们兄弟俩,仿佛到哪里运气都不太好。

    上神斧戚散发着嗡鸣之声,形成一股强大的气场,令人有种窒息的感觉,将周围的空间都压迫的不断扭曲。

    那斧刃散发出的锋利气势,仿佛要将空间劈开,一分为二!

    秦音震惊的看着刑彪手中的斧子,只感觉要窒息一样,心中更是骇然,那是什么法宝,竟有如此威力?

    叶十因为体内有着战神古戟的缘故,所以斧子所散发出的压迫对他并不强烈,并且能够忍受。

    他看着秦音的表情,微微一笑,若是后者知道这东西是连天神卫都眼红,拼命抢夺的东西,不知道会怎么想。

    过了一会,叶十算算时间,淡笑道:“时间到了,走吧!”

    刑彪跟在他身后,脸色冷漠,手执巨斧,踏步而去。

    秦音担忧的看了两人一眼,无奈的跟上。

    ...

    一座无比巨大的殿宇之中,此时挤满了黑压压的人影。

    众多身影喧嚣讨论着,一脸兴奋之色,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而大殿最前方,站着数道身影,端坐在椅子之上,一脸漠然之色。

    几道身影中间,站着一中年男子,脸色阴沉,急不可耐。

    沙沙

    突然间,所有的喧嚣声刹那停歇下来,脚步声传出,人群自动分开一条道路。

    三道身影,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叶十刑彪一脸漠然的走到最前面,嘴角泛起一丝笑容,对着前面几道身影抱拳道:

    “晚辈叶十,见过诸位长老。”

    刑彪站在叶十身后,将眼睛闭上。

    “呃...”

    后面众多学员见到刑彪的举动,张大嘴巴,一脸不可思议。

    有人将眼睛睁的大大的,仿佛要使劲将眼前的画面记下来,那人在干什么,他无视众多长老?

    最前方,那面色阴沉的男子见到刑彪竟然将眼睛闭上,大喝一声:“放肆!把你的眼睛睁开。”

    刑彪依旧闭着眼,但却说了一声:“狗屎。”

    “哈哈哈...”

    后面众多学员轰然大笑,没想到这少年竟然如此大胆,当着众人面辱骂刑殿长老,真是不知死活啊。

    叶十示意刑彪不要乱说话,再次抱拳,对着刑殿长老道:“长老莫怪,我这兄弟有些个性。不知道长老今日找我兄弟二人,所谓何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