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前任无双 > 第八章 月薪一万
    提前还清?林渊没这个打算,也没打算好好干,只想低调混日子过,因为不敢高调,所以没必要努力工作。

    事已至此,他也想通了,刚好需要个在不阙城立足的正式身份,有秦氏商会的背景,在这边也许能少点麻烦。

    “知道了。”林渊扔下话就走。

    秦仪又砸出一句,“你难道不想知道我让你干什么?一万珠的月薪在不阙城可不算低。”

    已经走没了影的林渊,又从拐没的地方走了回来,走到了餐桌前,看着她,等她的后话。

    其实很想喊一声: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放下水晶杯,秦仪靠在了椅背,“听说你在灵山主修的方向是巨灵神?”

    林渊沉默着,琢磨这女人到底想干什么,相隔多年,感觉这女人的心思不可琢磨,和当年那个单纯的、任由他欺骗的小女人比起来,简直不像同一个人。

    琢磨再三,最终还是有些不情不愿地“嗯”了声。

    秦仪抱臂胸前,“我这里刚招聘了一个人,也是毕业于灵山的,恰好在灵山也是主修巨灵神方面的,算起来是你在灵山的学长,早你一百多年入灵山,只不过人家学习了几十年就毕业了,不像你入学三百多年还不能毕业。”

    林渊:“你究竟想说什么?”

    秦仪:“从明天开始,你给他当助手吧。”

    林渊:“就这个?还有其他吩咐吗?”

    秦仪正色提醒道:“你不要不当回事,你这位学长可不是一般人,这次前朝余孽偷袭仙都,你这位学长可是和十三天魔中的霸王交过手的人,重创了霸王。我费了不小的工夫,才把他从仙都那边给挖了过来。跟着这样经验丰富的人,别人求都求不到,我给了你机会,自己珍惜,跟着人家好好学吧,争取早日把欠我的钱还清了。”

    林渊目光连连闪烁一番,“重创…霸王?什么人?你千万别说你把战神杨真给挖来了。”

    秦仪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秦氏连给二爷提鞋都不配,你觉得可能吗?罗康安,原仙都的巨灵神卫,明天你见到人就知道了。”

    “罗康安?”林渊目露狐疑,有点耳熟,脑海里翻想,这个名字也似乎见过,他翻过灵山历届主修巨灵神人员的名单,的确见过这个名字,但也仅此而已,没其他更多的印象,无名小卒能重创霸王?

    秦仪:“离开不阙城多年,一流馆还住的惯吗?秦氏会给员工安排住宿的地方,条件应该还算不错,至少不会比一流馆差,不过要从薪酬里扣费用,一千珠包吃住,你可以考虑下。”

    林渊回过神来,立马拒绝,“不用,还是一流馆适合我。”

    秦仪不勉强,抬了抬下巴,“我这里东西味道不错,不尝一尝?”

    林渊:“不用了,还有其他吩咐吗?”

    秦仪面无表情,“一万珠不是白拿的,除了给罗康安当助手外,我这里有需要的话,可能还要让你干些跑腿打杂的活,你没意见吧?”

    没得选择,林渊也懒得多说,问:“还有吗?”

    秦仪冷笑,“你不用跟我摆出一脸的不耐烦,不愿吃就滚吧。下去了问问明天的上班时间,记得准时来上班。”

    林渊扭头就走。

    没了人影,秦仪给自己倒满一杯,昂头咕嘟咕嘟全灌进了肚子里。

    之后拎着酒瓶,走到歌声飘扬的留声机前,看着渐渐沉寂在黑暗中的不阙城灯火,神色悲喜不定,不知在想什么……

    待到她离开办公室,天色已大晚,换了一身衣裳,带着一身的酒气。

    横里快步走出一人,正是白玲珑,她没有提前回去,一直在外面等着。

    秦仪一看就明白,没多说什么,就一句话,“走,回去吧。”

    白玲珑立刻招了下手,暗处冒出六名护卫随行,其中有一对双胞胎老头,背着剑。

    六名护卫,有人在前开路,有人在后面,有人护在左右,将二人拱卫在中间,护着离去……

    骑着小驴子一路疾驰的林渊观察着四周。

    回到不阙城后,基本上一直呆在一流馆疗伤,晚上没出来过,今天晚上算是回来后的头一回。

    夜幕下的稀疏森林,棵棵大树虽没秦氏商会的那棵高大,但树的内部改造后足以住人,许多树上都绽露着灯光,斑斓灯火点缀着不阙城。

    仙界各城许多地方都这样,似乎原生态的存在,有条件的都喜欢将大树改造成居所。

    当然,也有人喜欢住房子,可以随心所欲设计建造成自己喜欢的格局。

    张列辰就喜欢有一座露天的院子。

    小驴子回到了一流馆庭院里,张列辰正等着他,见回来,立刻迎上,好奇道:“这次见到了?”

    也的确是好奇这对男女之间见面会发生什么,当年的事情他也清楚。

    车上下来的林渊嗯了声。

    张列辰追问:“怎么样?答应宽容你时间了?”

    林渊深吸了口气,“没有。她不松口,我也没得选择,否则她能让我变成仙界的通缉犯。也许,我这次就不该回来。”

    张列辰唏嘘摇头,“何至于如此。也就是说,还是要给她干活还债,她准备让你干什么?”

    林渊:“具体的现在还不清楚。”

    张列辰:“那有没有说酬劳怎么算?”

    林渊:“说是月薪一万珠。”

    “一万珠?”张列辰顿时来了精神,两眼放光,“那不少了,在不阙城算是比较高的待遇了。”

    林渊也没瞒他,“实发到手的只有两千,另外八千扣下还账。”又补了句,“她加了利息,要还她一百五十万。”

    张列辰摸着下巴嘀咕,“这丫头,还真是一点都不客气。”

    林渊看了看庭院,“明天就要去秦氏干活了。辰叔,以后就住你这了,不打扰吧?”

    张列辰摆手,“不打扰,不打扰,你每个月给我一千珠就好,包吃包住。”

    林渊脸一沉,“秦氏有给员工安排住宿的地方,包吃包住也就一千,条件还比你这里好。”

    张列辰立刻伸手比划,“八百!不能再少了,我担那么大的风险为你解毒,该值多少钱?我有跟你算账吗?”

    林渊无语,他认为两人之间相处多年是有感情的,所以离开仙都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回这里,可这位总是把两人之间的感情用钱来衡量,让人无奈。

    闷了一阵,意兴阑珊一句,“就这么说吧。”转身向自己落脚的房间走去。

    ……

    三辆车回到了秦府山庄,秦仪刚下车,一个黑衣老头便迎了过来,清瘦,双目炯炯有神,秦府的管家白山豹。

    “小姐辛苦了。”白山豹笑着打了招呼。

    秦仪客气一声,“白爷爷辛苦了。”

    白山豹:“老爷还没歇息,在等您。”

    “嗯。”秦仪点了点头,不疾不徐的走了。

    下车的白玲珑过来喊了声,“爷爷。”

    白山豹待秦仪远去了,才问:“听说一流馆那个小厮回来了,今天还去商会跟小姐见了面,都谈了些什么?”

    白玲珑心中哀叹,就知道那事瞒不过秦道边的耳目,果然。

    她闷声道:“爷爷,咱们说好了的,从一开始就划分清楚了的,我跟你不一样,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事,我又不是秦府的家臣,我只对会长负责。我要是乱说话,以后怎么面对会长,让会长怎么看我?”

    白山豹苦笑,“行了,累了就早点去休息吧。”

    “我先去洗洗。”白玲珑扔下话赶紧跑了,有些话她实在是不好多说。

    白山豹目送后,走到了那对双胞胎护卫老头跟前,问:“今天正常吗?”

    双胞胎老头,一个叫金早,一个叫金晚,是亲兄弟,早的是兄,晚的是弟。

    两人算是修士中的高手,散修,未入仙籍。

    金早回道:“没出什么意外……”将一天的情况大致汇报了一下。

    秦府占了城内的一座山头,面积可想而知,环境优雅,透着低调的奢华。

    内宅正厅内,一对男女坐在沙发上,对着一扇光幕,看着光影讯息,播报的是遇袭后遭受重创的仙都重建情况。

    中年男子模样的男人,一头半白头发,家居的宽松衣袍,气度沉稳,身材略显高大魁梧,正是秦氏的上一任会长秦道边。

    而那妇人,穿着束腰长裙,身段显得丰腴妖娆且性感,头发盘的整整齐齐,一丝不乱,样貌很端庄,名叫柳君君。

    她是秦道边原来的助理,因为是修士,也是秦道边的贴身护卫,秦道边因商业对手不择手段导致丧偶后,柳君君离秦道边最近,又是秦道边的得力助手,长期的朝夕相处早就互生情愫,之后几乎自然而然的就成了秦道边的女人。

    两人基本上就是夫妻关系,关系也是公开的,奈何有仙界律法的约束,秦道边没办法娶她,她也不可能再为秦道边生下一儿半女,否则便是对抗仙律,必将遭受严惩。

    看似不近人情的律法,对秦家来说,某种程度也保障了秦家内部的和睦。

    至少不用担心秦家的家产轻易旁落在柳君君的手中,而只有秦家父女平安,这份荣华富贵才属于柳君君。

    听到脚步声的柳君君回头看,接着站了起来,微笑道:“仪儿回来了。”

    近前的秦仪对她很亲近,挽了她胳膊,有几分撒娇模样,“柳姨。”

    母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她几乎是柳君君一手带大的,基本上也将柳君君视为了母亲。

    而柳君君因为跟了秦道边不能生养,也几乎将秦仪视为了女儿,戳了下她的脑门,薄嗔,“一身的酒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