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前任无双 > 第五十一章 惊奇
    换了平常,与秦道边相识多年,要见他不难。

    这次不但不见,还让直接带下去审讯,可见心中怒火。

    已经不是死一些人的问题了,有人说他纵容前朝余孽作乱,他这里刚搞出视讯来为自己说话,结果就出了这事,一夜之间城内三地被血洗,还有城卫被杀,若查不出结果来,凭什么否认不是前朝余孽作乱?

    他这样说了,横涛是能理解他心情的,还能说什么,一些想说的话,暂时咽下了,执行去了……

    城主府外,秦道边、柳君君、秦仪和白山豹正候命着,白玲珑也在,与秦仪联系后直接在这里碰面了。

    突见人来,是横涛亲自过来,秦道边立刻上前问话,“横总管,我正要拜见城主。”

    横涛略摇头,“秦兄,还是先接受询问吧。”

    秦道边一怔,正要解释,横涛大手一挥,喝了声,“带走。”

    一群甲士上前,倒没有太过无礼,都知道这家人的身份和在不阙城的影响力,有横涛的“秦兄”两字垫底,也不会太无礼,请了一家人跟他们走。

    待这家人离开后,横涛立刻带了人去做抓捕计划。

    要抓什么人,全部罗列清楚了,横涛一声令下“抓人”,城卫人马迅速四处出击……

    砰!门被砸开的时候,罗康安正在诸葛曼的小窝里,两人正赤条条搂在一起酣睡。

    惊的坐起的两人见是城卫人马闯入。

    不管是什么人,一群大男人破门而入,诸葛曼慌忙用被子捂紧了身子。

    罗康安有点懵,旋即有点冒火,“我说你们想干什么?仙庭哪条律令允许你们擅闯民宅了?”

    他虽是被贬出了仙庭,可他当初是仙都的神卫,论品级闯进来的最多也只是跟他平级而已,大多都不如他。

    也算是见惯了类似场面的他,是有点底气发火的。

    为首人员沉声道:“罗康安,奉总务官法旨,带你去问话。总务官有令,抗拒者杀无赦!”

    一听是横涛的命令,罗康安也没了脾气,吼了一声嗓子,“盯着看什么?没见过没穿衣服的女人吗?总不能让老子光着身子去吧?”

    为首人员略默,想到这里已经包围了,遂挥手示意了一下,大家都退了出去。

    穿好衣服的两人就这样被带走了,诸葛曼也未能幸免,没办法,谁叫她现在和罗康安是这种关系。

    用洛天河的话说,那就是所有相关人员一个都不放过。

    这边找到罗康安也费了些工夫,跑到罗康安那发现没人,幸好横涛对秦氏这边的一些事也在暗中保持关注,罗康安这么高调的人,可能在哪过夜不算难找……

    大批人马围住一流馆时,各自室内盘膝打坐的张列辰和林渊皆猛然睁开了双眼。

    城卫破门而入,与几乎同时出门的二人对上了。

    为首人员喊话,让跟他们去接受询问,两人也没有反抗,张列辰因为和林渊住一起,也被带走了。

    见到张列辰也被带走,暗暗警惕的林渊反倒放心了,说明并非只是冲他来的。

    只是略有些不明白,若说因凶杀牵涉到巨灵神,带走他就行了,连张列辰也不放过是怎么回事?

    只因他目前对不阙城的情况并不算了解,不知道洛天河目前是什么处境,自然也不知洛天河会把案查范围扩展到多大……

    “你们干什么?”陶花惊叫吵闹,来的城卫人马无视,直接将她给架走了。

    关小白和关小青也被带走了。

    原因只因关小青是秦仪助理室的人,陶花和关小白算是被连累了。

    被带走时,最沉默的就是关小白,他想到了林渊之前来找他说的话,某种程度上等于印证了林渊的话,果然有事。

    秦氏助理室的其他人也未能幸免,还有秦氏的一些高层,都被抓了。

    这一晚,城卫人马四处出击,杀气腾腾的样子四处抓人,把整个城区内给惊了个鸡飞狗跳,大多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伍薇工作的那个夜场,直接被抄了,但知道点情况的相关人员并未抓到,已经失踪了。

    事前曹路平就已经遵赵元辰的意思做了扫尾工作,都处理的差不多了,没有留下什么线索。

    所抓人员全部带入了城卫驻地审讯,一批批的同时审讯。

    面对审讯,自己今晚去了哪,干了什么之类的等等,林渊“老实”配合交代着。

    这么一问,他就确认了,是因他今晚干的事,但对方手上并没有证据。

    凭他目前的身份,他是有底气应对的,不管他在灵山的成绩如何,他毕竟还是灵山在学的学员,只要没有确凿的证据,不阙城这边不能轻易把他怎样,灵山的势力背景就是仙庭,脸不是谁都能轻易践踏的。

    而照这情形来判断,连他都抓了,他估计罗康安也不能幸免,估计针对罗康安这么一查,秦氏应该能察觉到点什么。

    这也是他不杀伍薇和温良还把人给留在现场的原因,否则他大可以把两人给带离现场。

    将两人留在现场,因为伍薇,就必然要牵涉到罗康安,而一问罗康安和伍薇的事情,伍薇提及的雪兰自然就会引起注意,他虽不想插手秦氏的事,但还是变相的给秦氏提了个醒。

    但他低估了罗康安遮掩的决心,罗康安承认了自己在追伍薇,知道这个太多人看见,抵赖不过去的,但不承认和伍薇发生过男女关系,至于被伍薇套出的一些私密话并未交代出来。

    他罗康安在仙都神卫混了不少年,清楚仙庭里面官方的一些审查方式,略有对抗的底气,干嘛要说出自己泡女人时的一些不堪入耳的话?说了岂不是让自己脸上无光。

    真要对质上了,没办法抵赖了,再说之前没想起来再补充交代就是了。

    哪怕审讯人员提醒伍薇是曹路平的人,他也不认为能跟自己打情骂俏的一些话有什么关系,只能说是明白了伍薇是被人派来针对他的,心里多骂了几声晦气,随便碰个女人居然卷入了这种事。

    他认为曹路平派伍薇接近自己的目的,是想策反自己,除了这个想不出还能有什么别的原因,把自己打情骂俏的话说出来有必要吗?

    不过他倒是因此而提及伍薇求他帮忙的一段事,怀疑伍薇是不是受了曹路平的什么胁迫,算是提供了一条线索给审讯人员……

    初审之后,拿到了审讯的汇总梳理情况,横涛皱眉,不出意料的,所有人貌似都和凶杀无关。

    这是之前预料之中的事情,凶手既然敢做,肯定不会轻易暴露。

    案发现场细节方面的问题,城卫人马会继续查下去找线索,而眼前唯一能追查的方向就是巨灵神竞标所衍生出的问题,围绕核心问题所发行的疑点,自然要继续破解下去。

    “目前汇总下来的初步疑点在这个林渊身上,灵山学员休学期间进了秦氏,成了罗康安的助手,直接牵涉到了巨灵神,怎么看都有些蹊跷。”

    听了手下的禀报,横涛皱眉。

    对于这个林渊,在其没回来之前,横涛就知道林渊的存在。

    灵山招收学员,肯定要向不阙城这边核实林渊的身份,这一核实,不阙城这边自然就知道了,这边有人考入了灵山!

    需知灵山学员一毕业,基本上就要进入仙庭入职,纳入仙籍。

    灵山学员入职仙庭后,还和一般的城卫不一样,一进入就是有品级的仙庭官员,不是一般城卫那样的小卒子需要立功或累积资历才能逐渐升迁为官。

    出了这样的人,不阙城自然会有一定关注,自然会知道林渊的情况。

    横涛记得当时核查时的情况还挺让他意外的,一个打杂的小厮竟然考入了灵山,这还真是一个命运的转折点。

    可后来,渐渐的,不阙城这边也不把林渊当回事了,过了两百年都还不能毕业的,已经废了,白白浪费了一个大好良机,还有什么可关注的?

    横涛当时还感慨,打杂小厮就是打杂小厮,看来当时能考入也是因缘际会,最终还是尘归尘、土归了土。

    已经渐渐遗忘的人,秦氏招入时,可谓又重新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中。

    不管怎么说,终于梳理出了疑点,横涛坐不住了,立刻起身了,离开了房间,亲自奔赴审讯室,找到了林渊。

    横涛亲自审问,问是如何加入秦氏的。

    这个,林渊倒是没瞒他,说出了欠钱被秦仪霸道的给招入的过程。

    横涛意外了,“你早年欠了秦仪一百万珠?你很早就认识她?”

    林渊默了默,说出了当年被秦道边打断腿的事,他没说自己想吃软饭,相信不用他说,对方能查出来的自然能查出。

    这和罗康安不交代某些话是差不多的意思。

    这符合他对外的人设。

    “……”横涛哑口无言。

    也惊奇了,发现眼前这厮做的有够隐秘,居然跟秦氏的会长秦仪有过一段感情。

    这么多年,见秦仪一直未曾属意过哪个男子,大家首先是觉得家教好、洁身自好。

    其次是一直琢磨秦仪这种女人会找个什么样的男人,什么样的男人才能驾驭住秦仪这种女人,谁能想到…洁身自好个鬼啊,秦仪竟然简简单单的就早早被一个打杂小厮给捷足先登了。

    横涛有点难以置信,感觉像是在听故事。

    换了谁都不敢相信,秦仪这种掌控偌大秦氏商会的精明能干的女强人竟然会喜欢一个打杂小厮,开什么玩笑呢?

    关键是连一直关注秦家的城主府这边居然都一直不知情。

    也不再多问了,横涛立刻去找秦道边核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