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是去打听一下吧,我可是听说陆氏虽然不起眼,可是陆氏有一个厉害的弟弟陆见安呢,这一位陆见安很有手段,小小年纪居然一个人撑起了家业。

    听说得了蚕神娘娘的真传,有蚕神娘娘的庇护,天雷劈死了敢对她不敬的人,重要的是,这位陆见安和锦衣卫指挥使顾遇大人可是私交甚好。

    这位顾大人可是为了这位陆见安,带着人紧追着劫持他的匪徒不放,硬是救回了陆见安。

    你自己想一想!这样的交情,陆氏在王家受了闲气,陆见安能放过王家?”

    曲大人也是叹气,这个王清河看起来就是个有眼无珠的东西,明明身边有一个宝贝!偏偏还有眼不识金镶玉,非要看上了武师爷的女儿。

    结果现在不光是鸡飞蛋打,还弄得这辈子别想再有一步进益。

    顾遇那可是锦衣卫的指挥使,天子近臣,皇帝陛下眼睛里最为信任的人,这样的人可以说是一手遮天不为过。

    要收拾你一个小小的秀才,那还不是容易的。

    武师爷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怎么就和锦衣卫扯上关系了!

    他还鼓动王清河停妻再娶,以妻为妾,这样的话,他们家还有好日子过?

    背后生生出了一身的冷汗。

    拱手道,“多谢大人指点,小人明白怎么做了!”

    这个时候武师爷简直是火烧了屁股,坐也坐不住了,这都要命了!哪里还能喝酒。

    曲大人倒也无所谓,知道武师爷坐不住,就让他走人。

    武师爷很上道,自己结了酒菜钱,急匆匆回了家里。

    回到家里,越想越是后怕,这个陆氏居然有个如此厉害的弟弟,王清河这不找死吗?

    问题是你找死,别牵连上他们家呀。

    任谁能够想到那个被人欺压到如此程度的陆氏居然有个后台如此硬的弟弟?

    “完了,完了!”

    武师爷急得在屋子里团团转,也想不出一个好的法子解决眼前的这个问题。

    自家夫人一看这样子,只好询问,主要是还没有见过自家老爷能慌乱到这样的程度。

    “老爷,出了什么事情?”

    他们家老爷一向运筹帷幄,还没有发生过这样压不住阵脚的时候。

    “糟了,糟了,咱家要倒霉了!”

    师爷心里着急,可是在着急也没法子,事情已经做到这个程度,自己的女儿的确是把陆氏从王家挤了出去,人家已经和离,已经造成了事实根本无法改变。

    “老爷,到底怎么回事?你倒是说清楚啊,这样不清不楚的让人跟着着急上火。”

    武夫人也是担忧,看着夫君的脸色真的不对了,还没有如此气急败坏的时候。

    “你是不知道,我们得罪人了!”

    “谁?”

    武夫人有些着急,夫君认识的人都是官场上,一个不好,那可真的是要脑袋搬家。

    “陆氏!”

    “陆氏?”

    武夫人一听这话有些不解,“哪个陆氏?”

    怎么听也是个女人!自家老爷怎么会得罪女人?

    而且不是自己以为的陆氏吧?

    他们认识的陆氏可只有一个,难不成是王清河的那个和离的陆氏?

    这是要报复自家?

    “就是你想的那个陆氏,你自己也不看看!咱们还能认识几个陆氏啊!”

    武师爷认命了,这得罪狠了,王清河都被人家封杀了,不要说顾遇,就是那几位大人,任何一个开口了,他都要完蛋,别说王清河。

    王清河这算是彻底完了。

    上面的人开口,几个武师爷也没有办法改变!那是他一个师爷能改变的?

    “啊?怎么陆氏又闹什么幺蛾子?现在我儿已经是正经的当家夫人了,陆氏就算回来也只能为妾,她就算是想闹什么幺蛾子!恐怕也没有本事。”武夫人一听是这个原因,心里倒是放心了。

    自家闺女已经在王家站稳脚跟了,谁来也不怕,陆氏算什么东西,就算想进王家大门,恐怕也休想。

    “你懂什么?你以为现在你想让陆氏为妾,陆氏就愿意回来为妾?就算现在让陆氏回来当这个当家夫人,陆氏恐怕也不乐意呢,陆氏有个那么厉害的弟弟,人家还需要看咱们的脸色啊!

    你真真是头发长见识短!”

    武夫人被武师爷说的头晕脑胀,“老爷你到底是说啥?你倒是说清楚啊!”

    “就是陆氏有个厉害的弟弟,人家弟弟攀上了锦衣卫指挥使的大腿,王清河的差事别想了,这辈子都休想,上面顾遇已经开口了,还有其他的几位大人帮腔,估摸着王清河这辈子都别想翻身了。

    我要是想的没错,王清河这个秀才的功名!说不定过几天也要没了。

    就王家那样的人家!连个傍身的东西都没有,咱家闺女要跟着受罪了。”

    武师爷心急如焚,他要是知道一个小小的陆氏有这样的能量,打死也不能看上王清河。

    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

    “就怕,陆氏要报复的人里,还有我们家,到时候我们自身都难保啊。”

    这才是后怕的。

    “那怎么办?老爷不能眼看着女儿不管啊。”

    这会儿武夫人终于着急了,她也才明白陆氏这里出了什么大事。

    “我也想管,可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我只盼着陆氏不要迁怒于我们家。”

    武师爷一脑门子的冷汗。

    “这样!你先让人把女儿叫回来,就说我病了,我得好好想想怎么办!”武师爷当务之急就是得有一个对策。

    王清河明显是要完蛋,人家动动小手指的事情,顾遇只是开口说话,还没动手,要是真的动手,就锦衣卫的功夫,王清河算什么东西!早就死的不能再死。

    锦衣卫要找一个理由,看你们家祖宗八代都能查的清清楚楚,找一点错处,那还不是容易的。

    武夫人一听这话也明白,赶紧打发家里的下人去找武氏回来。

    那边的武氏接了信儿,立马带着王清河回来了。

    王清河一听老丈人生病,上赶着来献殷勤,结果到了正房,就被武夫人拦住了。

    “女婿你回去吧,你父亲病的厉害,免得过了病气给你就不好了,我留你媳妇几日,也免得我手忙脚乱,有个人帮衬。”

    一句话就把王清河打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