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盛世凰谋:天妃(天妃策之嫡后难养) > 正文 第407章 留宿(一更)
    武昙的车驾昨天一早去了晟王府,后来晚间被打发回来,她人却没跟着回,是一直到今天早上才坐着萧樾的马车回来的。

    萧昀的探子本来是奉命盯梢晟王府的,探听到这样的消息,自然是会一五一十的禀报他。

    于是这一下午,萧昀的心里就始终觉得是堵了一口气,怎么都不自在。

    晚间回了寝宫,刚准备歇下,武青琼就哭到了殿外,说是家中母亲病故,要求了恩典回来奔丧。

    孟氏的事,萧昀也多有耳闻。

    前世的时候,定远侯家里可是家风严谨,从没出过什么纰漏的,如今侯夫人孟氏居然做出毒害婆母这样的丑事来,已经是叫他觉得甚是可笑了。

    后来不知怎的,就直接叫人备了车驾,和武青琼一道来了武家。

    他过来,自然不是冲着孟氏。

    至于到底是出于个什么心思——

    直至进了武家门,他自己其实也没想明白。

    然后,在大门口下辇车的时候没见着武昙,方才在厅中还是不见她,这会儿到了这灵堂之上……

    那丫头依旧是人影都不见?

    萧昀也说不上心里是突然一空还是更加堵得慌,总之是心情立刻就大不如前。

    “母亲!”武青琼扑进了灵堂里,哭倒在孟氏灵前。

    他便远远地在这院中止了步子。

    武勖虽然一开始也没指望他会进去给孟氏上炷香,可就这么杵在这——

    到底也不是个事儿。

    他们一家子都还得在这陪着。

    武勖定了定神,便是躬身拱手道:“有劳陛下亲自送娘娘回来奔丧,微臣甚是惶恐,这灵堂之地终究是不吉利的,不敢冲撞了陛下,陛下您看……”

    他这么大晚上的跑过来,武勖确实有点拿不准他的心思,说话的时候就尽量权衡着,小心翼翼。

    萧昀佯装看风景,左右观望了一圈方才语气不咸不淡的说道:“武世子不在京中,你府上这丧事办得倒是冷情!”

    白天的时候因为郑修遇刺一事,他已经叫武勖进宫去敲打了一番。

    当时说是已经吩咐了内官往元洲城去查明原委,等那边有了确切的消息再做定夺。

    这才几个时辰过去了,他突然到了武家,并且又再提起了武青林……

    武勖心头一紧。

    老夫人也吓了一跳,一开始她是心力交瘁,小皇帝来了,她一直没出头就让武勖出面应付,此时闻言,便就脱口解释:“青林能为国效力,那是他的福分,不管为了家事耽误了国事。我家中虽然就只这一房人口,可孩子们都孝顺,白日灵堂上也不冷清的,就是晚间大丫头动了胎气,二丫头陪着她下去照看了,这会儿才堂上无人,请陛下放心,我们家中无事,应付的来。”

    武家那个长女也回了京城,萧昀自然知道,甚至于一回来就跟武昙连着冲突了数次这样的内幕他也都有所耳闻。

    说是武昙去陪她了?

    萧昀压根就不信!

    这是躲他呢?还是故意在避武青琼的?

    “是么?”萧昀由鼻息间哼出一声意味不甚明了的哂笑,下一刻就又转身往前面正厅的方向踱去。

    武勖连忙跟上,一边吩咐武青钰:“你媳妇儿大着肚子,不能只顾着老的不管小的,先着人送她回去歇着,灵堂这边你自照管好。”

    “是!”武青钰自打从清黎庵上下来,这一整天始终没跟他说过一句话,这时候也是碍于是在御前,这才态度恭谨的回了话。

    武勖和老夫人陪着萧昀款步离开。

    武青钰便吩咐常思二人:“先送夫人回去休息吧,明日也不用早起过来了。”

    常思和蓝玉都转头去看林彦瑶。

    林彦瑶当然早看出了他们父子之间是有什么事情发生的,而且孟氏的死也有蹊跷,不过武青钰不说,又是在办丧事的节骨眼上,她便也没问,就只走上前去,替武青钰将略有些褶皱的衣襟抚平,轻声的道:“那我就先回了,你自己也注意身子。”

    “嗯!”武青钰握住她的手,唇角勉力扬起一个弧度,却明显显得力不从心。

    等目送林彦瑶离开了,他便瞬间冷了脸,转头叫了长泰过来。

    长泰自然知道他此刻是想问什么,凑上来,也没等他问就立刻压着声音禀报:“公子,府里好像是出事了,接驾那会儿老夫人是从侯爷书房那院里出来的,后来二小姐和大小姐也相继出来回了后院。不过侯爷的书房周围都被他身边的人提前清了场,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不知道,倒是二小姐那边……”

    长泰说着,便是唏嘘顿了一下,忽的就走神了。

    武青钰皱眉横一过来一眼。

    长泰又连忙收摄心神道:“有人听见二小姐那院里有打斗声,后来没一会儿……有四具尸首被……好像是晟王身边的雷侍卫带着人给抬了出去。”

    “武昙出事了?”武青钰的脸色骤变,一撩袍角就要往后院走。

    长泰连忙追上去将他扯住,急急地澄清:“二小姐没事!镜春斋动起手来的时候二小姐人还在侯爷书房,这会儿已经回去了,应该是已经歇下了。”

    武青钰的脚步顿住,脸上就越是阴云密布,脸色越发的难看起来。

    长泰察言观色,终于忍不住的试探问道:“二公子,到底是出什么事了?怎么这两天……”

    这府里接二连三的出事,还都是些匪夷所思的大事,这中间必然是藏了天大的隐情了。

    武青钰抿抿唇,袖子底下的手指用力攥紧,沉默了半晌,只是吩咐道:“咱们的院子,多安排几个妥实的人,好生照看着夫人。武昙那边……叫两个人过去,不要惊动她,但是要十二个时辰盯着,一旦有什么反常的,就马上叫人来报我。”

    武昙那边必然是又出什么事了,而且——

    绝对是和他那父亲有关的!

    事到如今,他居然还是没有半点的悔过之心,手都动到武昙身上了吗?这是打算一不做二不休了?

    清黎庵里的事,已经过去一整天了,可是到了这会儿他都还有种做梦一样的感觉,脑子里飘飘忽忽的,总觉得这一切都太荒唐了,荒唐到叫他不敢相信那都是真的!

    武青钰额上青筋隐隐暴起,再次用力的捏紧手指。

    正在魂不守舍的时候,就听长泰轻声的提醒:“公子,三小姐出来了。”

    武青钰连忙收摄心神,转身。

    武青琼已经一边抹泪一边抽抽搭搭的走过来,看见她,直接就扑进他怀里,又是一场哭:“二哥……”

    武青钰深吸一口气,拍拍她的后背,也不说话,就任由她哭。

    孟氏会做了这样的决定,其实扪心自问,当时他离开清黎庵的时候,也不是心里毫无防备的,只是他的父母,做了那么多丧尽天良的恶事出来,他一时间还难以接受,自己姑且都不知如何自处,便更不知道还能如何的安慰孟氏……

    让她忏悔?让她想开?让她放下?

    他当时下山的时候还浑浑噩噩的反应不过来,等骤闻噩耗之后,又仿佛觉得武勖和孟氏犯了那么大的事,就不是一两句话就能了结清算干净的,好像——

    真的是除了死,也没第二条可以走了!

    生母就这样殒命了,心里也不是不难过的,可是这桩桩件件的事情累积下来,他自己都觉得走投无路了,也不知道还该对孟氏的死作何反应和感想了。

    武青琼抱着他哭了好一阵,等到哭不动了,方才抹了抹眼睛,抬头看向他,哽咽道:“哥哥,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明明头几个月我出嫁的时候……”

    话到这里,就自动打住了。

    那时候孟氏也不是好好地,相传是感染了瘟疫。

    所以,真的是病死了……

    武青琼悲从中来,眼泪就又滚滚而落。

    武青钰深吸一口气,给她抚了抚后背,安抚道:“人终归都是要有一死的,别哭了,你还有我,有祖母和父亲在呢。”

    武青琼点点头,突然想到了什么,就赶紧又抹了把眼泪,问道:“对了,不是说大姐姐也回京来了么?我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她人呢?”

    说着,就扯着脖子张望,一边道:“是昨日走水她动了胎气?她现在住在哪儿?我去看看她。”

    武青钰不动声色的将她一拦:“别去了,她这两日起不得身,才刚睡下。她胎没坐稳,又赶上母亲过世,大喜大悲,大夫说再经历大喜大悲会有危险。”

    武青雪太偏激了,本来这家里就一团乱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不如不叫她们姐妹见面。

    “啊?”武青琼倒是真信的,闻言就立刻紧张起来,抓着武青钰的手臂道:“大姐姐她不好么?那……那……要么我回头叫人去请个太医回来瞧瞧她。”

    “也好!”武青钰点头,并不弗她的意,只就转头看了看天色,道:“如今你已是宫妃,陛下能准你回来奔丧已经是莫大的恩典,我们武家不好再得寸进尺,失了礼数,你赶紧回厅中去吧,省得陛下要走时寻不见你。”

    “哦!好!”这么一说,武青琼立刻就急了,连忙又拿帕子抹了两下眼角,匆匆的往前厅的方向走。

    本来她是听说母亲病故,自己着急想回来看看的,完全没想到萧昀会主动提出陪她一同回来。

    要不是赶上这样的白事,她此刻早就忍不住心里乐开了花了。

    这会儿自然是知道得讨好着萧昀,不能在时候拖后腿,把刚得的荣宠又给一棍子打回海里去。

    这边武勖和老夫人陪着萧昀往前厅去,刚走了没两步,萧昀就突然开口说道:“侯府夫人刚刚西去,本来朕是不该在此时再调定远侯离京的,只不过武世子一事近日在朝堂上闹得沸沸扬扬……”

    武勖听他话到这里,心中就是陡然一惊。

    “陛下……”一时没忍住,脱口就低呼了一声。

    萧昀这是——

    又要让他回南境?

    回去,他自是乐意的,只不过因为萧昀提起的突然,加上他自己这一晚上神思不属,便当场失态了。

    萧昀脚步一顿,侧目看过来。

    武勖面色微微一变,连忙一撩袍角跪在了他脚下:“陛下恕罪,微臣……”

    所以,萧昀这漏夜前来,原来真正的目的是为了这个?

    武勖低垂着眼眸跪在地上,心中开始不断的揣测这小皇帝的心思。

    萧昀负手而立,神色淡淡的继续说道:“侯爷将养了这段时间,伤势应当是已经无甚妨碍了,武世子一事,朝中群臣呼声很高,这与你们武家的名声也有妨碍,朕打算传召郑将军和武世子一并回京来,在这朝堂之上当面陈情,澄清了此事,也好公允的做个定夺,思来想去,南境……还是要交到武卿你的手上才能放心叫他们回来。”

    武勖跪在地上,不敢贸然抬头,只道:“都是犬子惹出来的祸事……”

    言及此处,老夫人就皱了眉头。

    好在武勖也不会蠢到当着萧昀的面自己就往武青林身上泼脏水,紧跟着已经话锋一转:“此时事关犬子,陛下为了公允起见,传他回京当面对质也是为了我武氏一门的清誉,微臣感激不尽,只是郑将军才刚过去不久,他身上并无错处,何故一并召回?”

    话是这么说,他自己心里却有数——

    为什么?如果只把武青林叫回来,那不是明白着让军中武家的旧部觉得朝廷这是针对武家?不仅侯爷被夺权,世子也被找借口叫回了京城?届时军心自然动荡。

    让武勖回去重新执掌南境兵权,萧昀自然也是不想的,毕竟他是好不容易将人给弄回来的。

    可是武青林那事儿实在是这两天闹得太厉害,不给个明确的说法压不住,所以,就只能是将郑修和武青林都一并叫回来……

    也不是没有别的将领可以去顶南边的职,说到底,他还是忌惮于武家在南境军中的根基与威望。

    他再看不上武家,再要跟萧樾较劲——

    也不至于拿边境的安危做玩笑事,为了置气就肆意妄为的。

    朝堂之上,有御史言官死咬着武青林不放,必然是有人在暗中操纵的,至于是谁——

    除了萧樾也没第二个人了!

    萧樾当然不会是想把武青林入罪,目的应该还是在南境的兵权,虽然走这一步是被萧樾逼的,可综合南境军长的具体情况考虑,他目前也只能是做如此安排了。

    无论怎样,不能让萧樾的人继续在朝堂上这么闹了。

    至于武青林——

    他也突然想起来了,武昙的嫡亲兄长,前世似乎是在前世他登基不久死在了南境的战场上的……

    这么一想,萧昀不禁微微失神了片刻,才又赶紧定了定神道:“事情是发生在他二人之间的,为了公允起见,总要听了双方之言才好做论断,既然要回,那便一并回吧。只不过又要劳烦定远侯千里迢迢再赶过去了。”

    武勖并不推辞,萧昀给了合理的理由,他便叩首领命:“既是大胤需要,陛下需要,臣再走一趟就是,不敢当这辛苦二字。”

    萧昀勾了勾唇,略颔首:“起来吧!”

    武勖这才依言爬起来,陪着他继续往前厅走,一边道:“陛下打算叫臣何时启程?”

    “军中不可一日无帅,定是要你到了,郑修他们他们才好启程往回走。”萧昀道。

    武勖会意,略颔首:“是!既是如此,那陛下容微臣一两日的工夫安顿一下家里,便即刻启程。”

    “嗯!”萧昀淡淡的应了声,便将这个话题揭过。

    武勖去军中,换回青林,只要他两人不呆在一处,老夫人心里就能略安定了些,只是这武勖明显是准备一条道上走到黑了,事情这么下去也非长远之计,老夫人想着还是忧心忡忡。

    一行人回到厅上。

    萧昀赐了两人落座,喝过一盏茶,武青琼就带着贴身的宫人回来了。

    进了厅中冲着萧昀盈盈一拜:“臣妾多谢陛下体恤,陪同臣妾回府吊唁忘母,这会儿天色已晚,未免误了早朝,陛下是否要起驾回宫了?”

    萧昀的脾气一直有点执拗古怪,大婚以后,武青琼几乎没怎么见他的面。

    当然,姜玉芝和霍芸婳那也都一样。

    如今萧昀连夜陪着她回娘家奔丧,武青琼心中是不免有些娇羞和得意的,说话的时候便刻意多了几分娇媚,羞羞答答的模样。

    按理说时候不早了,萧昀过来的正事也办了,是该走了。

    武勖和老夫人也都已经准备起身送客……

    不想,萧昀稳坐在厅上,却是气定神闲的抬眸看了眼外面的天色道:“就是此刻回去,赶着上朝也仓促的很,陶任之,你且回宫去替朕传个话,罢了明日的早朝吧。”

    “是!”陶任之垂眸敛目的领命,也不多言,先躬身退下了。

    老夫人和武勖互相对望一眼。

    武青琼则还是一副不知所谓的模样,表情很是天真。

    萧昀看向了武勖道:“德妃入宫以后这是头次回来,既然回来了,便在家中留宿一晚,也方便她在老夫人跟前尽尽孝。”

    这么说着,他自己也是稳坐不动。

    武勖和老夫人就都估摸出点意思了——

    这位小皇帝这是打算一并在侯府留宿了?

    他没明说,武勖就只能赶忙说道:“那微臣叫人我替陛下和娘娘打扫厢房……不过小女那院子昨日刚走水,暂时住不得人,怕是得多耽误会儿工夫,重新打扫个院子出来。”

    武青琼是后知后觉的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偷偷抬眸看了萧昀一眼,脸色羞红。

    萧昀大婚以后,一直也没进过后宫。

    虽然武青琼年纪还小,也不太想这事儿,可到底是有正经名分在的,迟早会有这么一天。

    老夫人也没想到这小皇帝一时兴起会想要在家里留宿,于是连忙起身:“周妈妈,快去叫人打扫……”

    话没说完,萧昀已经拍拍袍子站起来,径自往外走:“不必这么麻烦了,侯府正在办白事,老夫人和定远侯必然都伤心,德妃难得回来一趟,便叫她陪着老夫人尽孝吧。你家男丁也不少,有空置的书房匀出一间来,朕将就两个时辰即可。”

    说话间,已经径自出了正厅,往外走去。

    和武青琼错身而过的时候,看都没侧目看一眼。

    武勖不敢怠慢,也紧跟着追出去。

    武青琼站在那里,脸色由白到红,转变的十分明显,到最后,就是眼睛都红了,羞愤的差点当场哭出来。

    外院武青钰得到消息,斟酌片刻,便让长泰去叫了钱妈妈来。

    钱妈妈那边本来正在给武青雪煮安神茶,武青雪气得睡不着,又顾着肚子,不能乱动,难受的紧,听说武青钰找,便片刻不耽搁的赶来了。

    见面就直接将孟氏的绝笔信掏出来给武青钰看了。

    武青钰看过之后,一张脸上的神色更显沉郁,用力的抿抿唇,又过了一会儿方才抬眸看向了钱妈妈问道:“这信你拿给大妹妹看过了?”

    “看过了!”钱妈妈满面难色的点点头,只能实话实说,顺带着将晚上在武勖书房见到的一幕也都和武青钰禀报了,最后才唉声叹气的道:“大小姐像是魔障了一般,这会儿还正气着呢,本来就说明日便过来寻您,奴婢瞧着……”

    孟氏都认了理亏了,也不知道她哪儿来的底气和脸面,居然还理直气壮的对大房那两位小主子含恨。

    钱妈妈眼见着自己劝不住她,实在是急得不行。

    武青钰心中烦躁,将信件又塞回她手里道:“今夜陛下歇在家中,但料想也不会滞留太久,最迟明日上午也就回去了,你去找许大夫,让他弄些助眠的药粉,哄她喝了,要闹……便等着陛下走了之后叫她找我闹,别闹到旁人跟前去。”

    武青琼是个没脑子的,没人撺掇,至多也就是任性不懂事。

    可武青雪——

    好像出了陆之训的事情之后,就整个变了个人,完完全全的心术不正。

    家里如今已经是一团乱了,这时候最好还是不要让她跟武青琼沾上边,那么她们姐妹两个,两边都能得清净。

    母亲再有千般不是,最后舍了命去,担下一切,无非是想叫他们兄妹几个跟大房之间的恩怨揭过,这份用心,原就是最大便是冲着武青雪的,结果——

    竟是半点用处也没有么?

    武青钰心中对这个大妹妹也失望至极。

    有他给拿主意,钱妈妈心里瞬间就安定了不少,只是转念一想,还是不免忧虑:“可三小姐回来了,万一明日寻到南院去……”

    武青钰道:“她那边我自会拦着,你只管看管好南院就是,不要再节外生枝了。”

    “好!”钱妈妈定下心里,忙应承着下去办事了。

    前院,武青钰和武青林的院子都空着,不过武青钰现在在家,偶尔也来书房,他那房里的东西多而乱,武勖就临时将萧昀安排到武青林的院子住着了。

    三更半夜的,也没太折腾,而有萧昀过来这么一打岔,他就自是顾不得去找老夫人了,又混了一夜过去。

    这会儿其他人都多少有点这样那样的心结,不得安睡的时候,武昙早就入了梦乡。

    安安稳稳的睡了一觉起身,家里又在办丧事,也没必要打扮了,只匆忙的洗漱好,穿了孝服,披着斗篷就出了院子往老夫人那去。

    昨夜这院子里动了刀子见了血,丫鬟小厮们几乎都吓坏了,今天就没太有能起得来身的。

    蓝釉的手伤了,趁她没起,出门找药去了,杏子正在偏院烧水。

    武昙一个人急吼吼的走到花园里,迎面就看青瓷提着食盒过来:“主子您起了,这一大早的,这是要去哪儿?”

    “去看看祖母,昨夜不知道她那后来又闹了没有。”昨晚前院书房又闹了一场,武勖必然得和老夫人面对面的聊一次的。

    青瓷连忙伸手拦住她,面色有些古怪的犹豫了一下道:“昨夜……皇帝陛下和三小姐宿在府里了。”

    武昙一时没太反应过来,就愣在了那里。

    青瓷道:“老夫人那没什么事,不过……”

    那俩人没走,就不可避免的得碰面了。

    武昙想了想,扭头又往回走:“去跟二嫂说一声,就说我昨夜染了风寒,起不来床了,谁要去给孟氏那孟氏两母女磕头的!”

    青瓷还没来得及叫她,武昙走了没两步就又连忙刹住了。

    视线里飘进一角明黄的袍角,她蹙眉一抬头,就看见小皇帝萧昀唇角挑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面目冷峻的拦在了去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