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盛世凰谋:天妃(天妃策之嫡后难养) > 正文 第408章 佳人(二更)
    下一刻,武昙又连忙垂下头去,退后半步屈膝行礼:“见过陛下!”

    虽说这是后院,可萧昀他堂堂一国之君,他在府里出没,谁还敢拦着不叫他到处乱走不成?

    武昙头一低,就再也不抬了,规规矩矩。

    明知道萧昀定是听见她方才说的那两句话了……

    可她除非是傻了,才会主动请罪。

    于是,就只当没那回事了。

    青瓷从后面匆忙的追上来,也跟着行礼:“奴婢见过陛下!”

    萧昀也没叫起,武昙低着头,只给他留了个发顶。

    他盯了她片刻,便是冷嗤一声,讽刺道:“你这是风寒了?朕看这整个侯府里就属你精神,蹦跶的欢!”

    “我……”他这莫名其妙就堵上来找茬,武昙自是打从心底里膈应,不过当然也晓得分寸,不会跟他顶嘴,只就一本正经,还是规规矩矩的回道:“回陛下的话,臣女是染了风寒了,正要去瞧大夫呢。”

    她就是这样,临危不乱,鬼话连篇的。

    偏就是表面功夫做得十足,犯错也是捡着那些无伤大雅的,反而会叫人觉得你要抓着她这错处不放,就是故意找茬,与人为难……

    如此一个阳奉阴违,桀骜不驯的女子……

    真的是半点不像样!

    武昙站在他面前,规规矩矩的。

    萧昀与她对峙半晌,却仿佛见她一面,心里憋闷了许久的那口气非但没能散出去,反而堵得更加严重了。

    最后,他就沉了脸,不耐烦道:“你继母的丧期,哪怕是做做样子……却不知道定远侯私底下是怎么管教子女的。”

    他要找茬训斥,武昙就鹌鹑一样缩着脑袋听着。

    萧昀自己横竖就是觉得索然无味,见她这么一副捶不扁也砸不烂的样子,看着就越发心烦,冷着脸错开她身边,抬脚就继续往前走去。

    武昙赶紧侧身往旁边让了让。

    这个武昙,跟他上辈子见过的,完全没两样!

    萧昀也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堵她这一次是为了什么,总之是昨夜到了武家没见她露面,心里憋闷,现在看见了,就更是恼火。

    仿佛是有些后悔和懊恼的,他快步走过去。

    然后——

    就听见身后武昙如释重负一般,绵长的吐出一口气。

    他止了步子,一侧目。

    就见她这会儿已经站直了身子,明明穿着一身素衣,却是脚步轻盈,一只花蝴蝶一般的带着她那丫鬟继续往前去了。

    萧昀的眸光沉了沉,脸上神色阴晴不定。

    小尤子从旁看着他这一早上频繁变化如是变戏法一样的脸色,突然有点明白了什么叫圣心难测,正琢磨着要开口说点什么,就听萧昀由鼻息间冷哼了一声……

    “没心没肺!”冷冰冰的撂下这么几个字,就冷着脸也重新转身,朝着和武昙相反的方向继续快步前行而去。

    武昙被萧昀当面数落教训了,就不好再明知故犯,回镜春斋用了早饭就去了前院,帮忙待客。

    老夫人这两天心情欠佳,再加上确实是被武勖气病了,就还是在主院坐镇,只有跟她关系好或者品阶差不多的女眷登门,才会被请过去,她陪着说话。

    武昙帮林彦瑶在前院招待其他登门的女客。

    昨日因为时间仓促,孟氏的死讯还没传遍,是以今日武家的才是门庭如市,更热闹了些。

    林彦瑶挺着个肚子,忙了一早上,累了一头的汗,趁着喝水的空当与武昙咬耳朵:“怕是因为皇帝陛下在咱们府上的缘故,今日这到访的好些人同咱们家往日可没什么交情,也不来往的。”

    武昙撇撇嘴:“表姐你若是撑不住就回去歇会儿,这里我盯着就行。”

    “也还好。”林彦瑶,还要再说话,就见李氏带着林彦瑛的媳妇儿一道儿来了,看见两人就疾步行来。

    “舅母!”武昙叫了一声。

    林彦瑶这才看见自己的父亲和嫂嫂来了,于是连忙把茶盏递给常思,也跟着迎出来两步。

    “怎么是你们两个孩子在这待客?”李氏疾步走过来,先是看了眼林彦瑶的肚子,又跟武昙说话,“昨儿个瑶儿叫人送了消息回去,当时天已经晚了,我就没赶着过来。今日你舅舅和表兄都当值,都去了衙门,就不能过来了。”

    孟氏的具体死因,她是不知情,但关于孟氏谋害老夫人,并且被禁足又被驱逐出府的内情她却是都知道的,此刻倒不至于幸灾乐祸,却免不了唏嘘。

    旁边林彦瑶和自家嫂子也拉着手在小声的说话。

    这地方人来人往的,武昙也不便多说,就只道:“又劳舅母跑一趟了,我祖母身体不适,现在天又冷,她不方便出来。”

    说着,就转头对林彦瑶道:“表姐你陪舅母和表嫂去见见祖母,然后带他们回你落云轩说话吧。”

    林彦瑶看了看大门口人来人往的场面,不太放心:“你一个人应付的来么?”

    “没事!”武昙道,“府里这么多下人,我就是露个脸,在这装装样子的,不妨事,你去吧。”

    “那好吧。”林彦瑶这才答应了,带着李氏婆媳俩往老夫人处去。

    武昙在院子里又招呼了两个人。

    孟氏在胤京之内没有亲眷,前来吊唁的基本都是武家的故交和武勖在朝中的同僚,所以说白了,都不是冲着她的。

    临近中午,宁国公府的周老夫人就带着家里女眷来了。

    武昙亲自引了她们去灵堂上香。

    往回走经过二道门的时候,远远地就看见武青琼一脸老大不高兴的从后院过来。

    武昙的眸光微微一动,不由的顿住了脚步。

    武青琼现在贵为宫妃,回家来也是做贵客招待的,即便今天是给她生母办丧事,也不用她抛头露面的在灵堂上待客,武昙一上午在前面忙的脚不沾地,倒是忘了她了,这会儿看她后院过来,方才脑中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了什么,转头问青瓷:“她这是……去找武青雪了?”

    青瓷刚要说话,身后就听有人语气不太确定的试探着打招呼:“姑娘……”

    武昙连忙收摄心神,转头就看见一个穿着青灰色儒生长袍,披着深灰色斗篷的年轻人站在面前。

    她第一眼看过去就只觉得眼熟,再仔细辨认了一下才想起来——

    是郑家那位二公子,郑秉文。

    武昙眨眨眼,确实没想到他会登门,但再转念一想,也就明白了——

    这两天朝廷上武青林指使下属刺杀郑修的事闹得不可开交,本来在事情明了之前,郑家可以装聋作哑不必先表态的,现在也不知道是受了郑修的点拨还是因为萧昀的圣驾突然驾临定远侯府……

    郑家提前过来走个过场——

    这总归不是什么坏事。

    “郑家公子?”武昙走神了一瞬,随后就连忙调整好表情打招呼。

    郑秉文的眼睛明亮,看见她,仿佛十分的惊喜,可随后又转为疑惑,先是看见她身上的孝服,后又有些迷茫的环视一眼武家的环境,这才像是有点明白了过来,只还是不很确定的拱手道:“难得姑娘还记得我,上回多谢你帮忙,否则我们一家就得在城外过夜了,您那马车次日我便还去林府了,只是……”

    说着,就又深情略带几分困顿的又瞧了瞧她身上。

    武昙微勾了勾唇,直言道:“那是我外祖家的马车。不过就是凑巧遇到了,举手之劳而已,二公子不必介怀!”

    定远侯府和那个林家是亲家,郑秉文即使刚入京不久——

    这事情是有刻意打听过的。

    此时便是再度谦和的又再拱手施了一礼:“原以为你是林家的姑娘,原来是我会错意了,早知道是该备份礼物再来侯府谢过……”

    顿了一下,仿佛是在脑子里整合信息,随后才找到了准确的称呼:“二小姐!”

    家里毕竟是在办白事,武昙虽是对孟氏的死没什么负担,但是对着外人也尽量表现的严肃些,便就只略颔首道:“多谢郑公子登门吊唁我继母,我府上今日客多,怠慢之处还请您莫怪。”

    郑家人登门,她自然最好奇的还是郑家姑娘的,不免也左右张望起来:“您是一个人过来的么?”

    郑秉文约莫也知道她的意思,脸上略闪过一丝的不自在,但随后又飞快的加以掩饰,仍是谦和有礼的回答:“我……母亲染了风寒,身体不适,妹妹侍奉汤药,也着实走不开,便只打发我来了。”

    武昙人精一样,自是从他的闪烁其词中品出了深意,不过却也不点破,只仍是客气周到的招呼:“马上就到年关了,还望郑夫人早日康复才好。郑公子过门是客,我着人带您去前厅喝杯茶吧。”

    说着,就招呼了个小厮过来。

    人家家里办丧事,他也不好霸着人家姑娘在这闲聊,郑秉文的眼神微微黯淡了几分,下一刻就振奋了精神道:“茶就不吃了,不过我是晚辈,既是来了……还请二小姐着人给带个路,我去给老太太请个安吧!”

    他们郑武两家,这门亲事到底结的成结不成暂时姑且不论,但总归两家人同朝为官,低头不见抬头见的,礼数周到些总没有坏处的。

    “好!”武昙点点头,跟那小厮吩咐了。

    郑秉文又再拱手一礼,方才带着自己的随从一道跟着那小厮走了。

    武昙盯着几人的背影看。

    其间,他又回头看过来一次,礼貌的露出个友好的微笑。

    武昙敷衍着应付了一下,随后就是若有所思的一副神情,脸上表情沉寂下来,咂摸着嘴巴缓缓的道:“看来郑家大姑娘是看不上我家啊,这是避着不肯登门?”

    说着,就目光灼灼,眼睛眨啊眨的转头看青瓷。

    青瓷自那郑秉文出现开始,就一直没吭声了,这会儿更是难得的脸色带了几分阴郁,闷声道:“主子您还有心思管别人?”

    武昙原是没多想的,她这招待客人走不开,青瓷手里就随时捧着个茶碗给她备着。

    她伸手拿了茶碗喝了口茶,润桑,一面道:“怎么就是别人了?弄不好就是我未来的大嫂呢!”

    青瓷看她这副德行,就只觉得心塞无奈,只能把话挑明了:“您没瞧见方才郑家公子跟您搭讪分外殷勤么?前头蓝釉说您去替世子爷相看郑家小姐去了?人家相没相上世子爷奴婢不知道,看这样子……倒是您被相上了。”

    “噗……”武昙刚含进嘴里的一口茶猛得喷出去。

    这样的冷的天,即便青瓷捧在手里给焐着,这茶汤也已经半凉了。

    武昙手忙脚乱的拿袖子抹嘴,一面直摆手:“你是说他看上我了么?别胡说!没有的事儿!你当人家瞎啊?就是因为小皇帝有意给两家人赐婚,人家多少要顾着面子客气一下的。”

    “您当我们王爷就是个瞎的?”青瓷也掏出帕子给她擦溅在衣襟上的茶水,一边木着脸道:“这也得亏是王爷现如今不在京城,要不然看您怎么交代,保不齐这就要出人命了。”

    武昙觉得自己的性子不好,脾气也不好,所以,特别有自知之明。

    少有有点底蕴的高门大户相媳妇儿,都是要看家世人品的,她虽然家世上沾了点光,可却是个诨名在外的,尤其自从沾上了萧樾之后,就更是有种空前的自觉——

    哪个好人家挑媳妇不得绕着她走啊?

    骤然被青瓷栽了这么一顶大帽子下来,武昙是真有点心里发慌。

    也不是青瓷说的,她自己都先觉得脖子后面冷飕飕的……

    就萧樾那臭脾气……

    不不不,不是因为萧樾的臭脾气,主要是冲着萧樾现在还冲锋陷阵的替他们武家料理烂摊子呢——

    他在风雪无阻的去替她的事奔波,她这边要真惹出点什么乱子来,想想都心虚。

    武昙一瞬就心虚的哑了声音,眼珠子乱转。

    青瓷说过了,也就算了,主子们的事,她不能装瞎视而不见,但也不能过分的掺合,于是就回到了前面的话题道:“三小姐一大早就去了南院一次,不过说是那位大小姐睡得沉,没能叫醒,姐妹俩没能说上话,她便出来来。后来奴婢悄悄地去打听了,应该是昨夜二公子有吩咐钱妈妈在那边做了什么手脚,不叫她清醒了起来惹事的。看那三小姐方才的表情,应该是这趟仍是没见着吧。”

    目前终究还是家里的这团乱麻更棘手,武昙的注意力也马上被拉了回来,勾了勾唇,不免也是一声叹息:“这事儿我原是不想叫他知道的,毕竟……从小到大他待我也是不差的。”

    青瓷抿抿唇,未置可否。

    后花园过来的小径上,萧昀隔着老远盯了这里半晌,小尤子觉得他这会儿不只是脸色臭,浑身上下更是都透着股子怒意甚至是杀气,一言不发的扭头走了:“摆驾回宫!”

    老夫人这边,小厮把郑秉文主仆带过去,交代给周妈妈就赶紧又回了前院帮忙。

    郑秉文是头次登门,又打着吊唁的幌子,说是给老夫人请安,就真的只是请安,进去打了个招呼露露脸就马上告辞出来了。

    他身边的小厮兼书童也是个机灵的,待到行至无人处,便就贼兮兮的凑上去跟他咬耳朵:“公子,您这么急着来讨好武家老夫人,是为什么啊?”

    本来家里大小姐既然无意和武家世子结亲,他们其实应该敬而远之,即使碍于小皇帝的面子必须登门,也只组哦做表面功夫即可,犯不着非得过来给武家老夫人行晚辈礼的。

    郑秉文很有些书生气,此刻心思被当面揭穿,腼腆的面上都跟着微微一红,弹了他脑门一下,没说话。

    但是脚下步子明显十分的轻快。

    两人又往前走了一段,那小厮就还是忍不住道:“公子,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您思慕佳人本不是件错事,可武家二公子咱们方才进府的时候在大门口见过了,世子又远在边城,那天在城外咱们遇见的那个……”

    那天在城外,萧樾直接将武昙拎他自己的马背上走的。

    郑秉文这些天一直以为他们应当是兄妹,这么被兜头一盆冷水浇下来,一颗心瞬间一凉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