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有个极品女友 > 第十四章:求婚
    林夕没有听取我的建议,依旧执意收购记忆中的孤岛版权。

    “如果依你说,作者和出版社签了合同,现在只是出版社为了不违约而拒绝我。那么我现在找到作者,和作者谈妥就可以了!”

    林夕好似抓住了救命稻草,立刻拿出电话给她助理打去。

    我暗自发笑,就算林夕的本事再大也不可能查到作者的真实身份。当初我签约时,根本就没有用身份证,只是以个人名义把版权卖给了出版社,除了我的指纹印章,根本没有任何关于我的信息。

    .....不知为何,今晚没有失眠,我抽了一根烟就深深地睡着。

    我做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梦,唐柔出现在我面前,又揭穿了林夕不是我女朋友的事实。而林夕突然出现,靠住我的肩膀对唐柔说:“查逸和我要结婚了!”

    我猛地惊醒,自嘲这个无稽之谈的梦。

    做好早餐叫醒林夕后我匆匆地离开了出租屋,今天可不能再请假。

    到了公司,发现王昱一正愁眉苦脸地坐在办公桌前,他看到我来后仿佛看到了救星。

    “查逸你总算来了,你是不知道,昨天下午林氏集团忽然跟公司签了一笔大合同,并承诺以后他们集团的所有封面设计都交给咱们封面设计部。工作量太大,我根本应付不过来,你小子还请假,今天说啥都得加班干完!”

    王昱一一口气对我讲述完,而我十分惊讶,林夕的公司把所有封面设计都交给了我所在的这个小公司,是在不可思议。

    我意识到了什么,感到十分的不安,我想打一通电话给林夕,却发现我与她认识将近一周,并没有任何联系方式。

    无奈,只能下班回去问她。我笑着对王昱一说:“那好事儿呗,干呀!”

    林夕公司的封面设计,要求都比较专业化,按理来说根本轮不到“花语”这个小公司来做。

    若不是我技术过硬,压根根本达不到林氏集团的设计要求。这更加印证了我的猜测,回去必须得把林夕问清楚。

    我怕王昱一不具备应付这种要求的封面,我问道:“昱一,你能做出这种水平设计吗?会不会对你的要求太高了,要不都让我来吧。”

    “切,平常的封面设计我基本都是边玩手机边干的,现在这样的设计水准才能让我认真对待。”王昱一十分自信,让我非常诧异。

    很难想象,在一个三流设计公司里,还有王昱一这等专业封面设计师。我就不用多说,我只是想混口饭吃,在哪里对我来说都一样。

    做完封面,已经是下午七点,让我感到了久违的劳累感。

    王昱一伸了个懒腰,搂住我道:“下班去喝一杯?”

    这次我没有拒绝,我骑着摩托车和王昱一来到我经常和景瑞光顾的夜市。

    我俩一人一沓子酒,烤肉一上来就开始对吹啤酒,在寒冷的冬天,感觉到了归属感。

    “查逸,现在有酒有肉,跟哥们讲讲你的故事呗。”王昱一向我递来一根烟。

    “没故事,只有苦。”

    不顾王昱一怎么追问我,我都闭口不提我的曾经。

    这时,我手机响了,发现是景瑞打来的:“喂,查逸你在哪呢,你出租屋怎么回事?”

    我心一惊,在那边还听见许愿和林夕的争执声,我马上想到景瑞和许愿应该是去出租屋找我了,但他们俩还不知道我最近的处境。

    “是这样,我....”我把和林夕的事儿很快的叙述了一遍,景瑞恍然大悟。

    随后景瑞说马上就来这边,说给我庆祝一下我找到新工作。

    半小时后,景瑞和许愿开着他们的车找到了我,令我诧异的是,林夕也从他们车上下来。

    “你怎么也来了?”我诧异的问林夕。

    林夕表情淡然,她道:“你晚上没给我做晚餐,自己跑出来吃饭,我怎么不能来?”

    我摸了摸鼻子,这才记起昨晚答应过林夕,她给我住房,我给她做饭。现在把她一个人撇在家里,确实是我的不对。

    “好好好,吃吧,今晚我请客!”

    随后又给林夕一一介绍了景瑞、许愿还有王昱一,又跟他们几个人互相道明彼此的身份,林夕只是淡淡的点点头,而景瑞则是和王昱一对吹了一瓶啤酒,美其名曰:我的好哥们,就是他的好哥们。

    许愿把我悄悄地拉到一边,皱着眉说:“查逸,你好好跟我说,你和那个林夕到底什么关系?”

    “什么什么关系,就普通朋友。”我十分不解,顿了顿又说:“准确来说,她是我的房东,我是她的房客。”

    许愿表情复杂的看着我,她说:“我在杂志上看到过她,她可是林氏集团大老板的女儿,她怎么可能会让你和她同居?”

    “可能我做饭好吃吧。”

    “查逸你严肃点!”

    我耸耸肩,表示不要在这个话题上深究了,随即回到位置上,开始跟景瑞还有王昱一喝酒。

    许愿跟林夕两人都很安静的坐在一边吃菜,许愿也时不时插一句,林夕除了我之外,跟谁都不熟,再加上她本身就冷漠的原因,更是全程没说过话。

    景瑞告诉我,他提交的方案已经在实施了,顺利的话,在一个月内取得成效,他便可以升职。

    忽然,景瑞放下手中的酒瓶,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钻戒,在众人惊讶的眼神之下,单膝下跪在许愿面前:“亲爱的,我们在一起七年了,我从未给你许诺过什么。人们常说,七年之痒,可我们没有,已经习惯了有彼此的每一天.....许愿,我们分手吧,从爱情变成亲情.....我们结婚吧,嫁给我好吗?”

    许愿捂住嘴巴,泪如雨下,她使劲儿的点头。然后在我们的注视下,景瑞为许愿戴上了戒指。

    晚上回到出租屋,我站在阳台上抽烟,晚上景瑞向许愿的情景依旧历历在目。

    如果我和唐柔没有分手,或许大胆求婚的人,会先是我。

    林夕抱着小武站在我的身后,轻轻说道:“你的好兄弟很勇敢,许愿也很幸福。”

    “当然,景瑞为许愿非常努力,他的生活就两点一线,全都是为了给许愿更好的生活。”

    林夕点点头,眼神很憧憬,显然也很羡慕晚上的许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