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最强法王 > 第1020章 不愿结盟
    小蝶没有回头,脸上挂着的笑容也没有对着狄飞惊而绽放,这一刻的她脑海中回忆起了很多的故事,这些故事里有很多人,不全是狄飞惊,况且她跟狄飞惊也不过才认识了两个星期左右的时间,论朋友的经历也就最近四五天的事。

    但是小蝶却仍旧感慨,能够为自己做到这个份上的,整个豪侠也就只有狄飞惊和那个人了,可是她和这两个人终究还是有缘无分。

    这一刻的青阳似乎也回过神来,他刚想说点什么,但是却迎来了小蝶的目光,目光中蕴含着让他不要插嘴的眼神,青阳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闭上了嘴。

    进入到演武堂之后,邝叔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四人的眼中,小蝶这一刻快步的脱离了青阳的身旁,走到邝叔跟前,说道。

    “邝叔,他们来了。”

    邝叔早已看到他们过来,同样也看清了他们四人之前行走时的队形,他的心中闪过了一丝微妙的想法,而这会更是没有流露于表面之上,他的目光先是看向了白玉京,这个在豪侠中享负盛名的后起之秀,哪怕是他这样对游戏没有半点爱好的人,只要稍微的浏览过和豪侠有关的资料,也绝对听过白玉京的鼎鼎大名。

    不过白玉京早已有了归宿,他是圣光救赎的心腹爱将,从邝叔那里得到的消息中,仅凭白玉京一个人的力量就已经为圣光荣耀公会贡献了几乎半壁江山。

    而后他的目光看向了青阳,青阳的名字他也很熟悉,当然了邝叔熟悉的并不是青阳的浪子生涯,而是他身为银翼山庄一员的这重身份,邝叔和银狐也算是老朋友了,或者说豪门公会彼此间都不陌生,毕竟是一个圈子里的人,他们都很清楚这个圈子里有什么举足轻重的人物,也清楚该如何在这么个圈子里生存,以及该如何跟圈子里的人打交道。

    或许青阳够不上邝叔的那种台面,甚至于连湮灭这样的人都不够格,但是这里所指的资格不是60分及格的那种资格,如果是60分及格,那狄飞惊这个副会长都没有跟邝叔坐下来论调一番的资格,这里说的资格是一种标准化的概念,用网游里的话来说,就像是冲级不需要奶妈一样。

    邝叔眼中的豪侠是一个投资平台,红袖添香公会是其中的一支股票,这支股票可以不用是优质股,但一定要能够吸引散户并且让庄家赚钱,毕竟赚钱就是豪门公会的终极目标。

    如果豪侠只有他们红袖添香公会一家,那么由他们来坐庄的确是可以稳赚不赔,但如今豪侠中有六只潜在股,虽然这六支股票都不是优质股,毕竟真正的优质股是不会来网游这种地方了,哪怕是投注职业联赛当赞助商都要好过到网游里来,毕竟选择网游就意味着要长线持有,而长线投资的风险巨大,且现如今很少有人有那么平和的心态来看待自己所持有的股票,绝大多数人所期望的都是牛市拼一波,翻几番的身家。

    邝叔很清楚,对于现如今身处豪侠的红袖添香而言,圣光荣耀、魔剑道这两家公会就等同于是优质股,这两只优质股几乎占据了豪侠70以上的优质版块,对网游而言,副本打法、职业技巧、k打法以及boss攻略就相当于是现实中的地产和能源,在网游中掌握了这些东西就等同于是抓住了所有玩家的心,成为重仓毫无疑问。

    而红袖添香公会想要跟上述两大公会竞争,能够凭借的就只有金钱的力量了,但是金钱你有对手也有,如果单纯拉出两家来比拼,算上风险基金的饱和度,也就是能够投入到豪侠中的所有金钱,也只能维持不输不赢的平衡,就算狠一点也最多就是两败俱伤。

    而两败俱伤绝对不是任何一家豪门公会愿意看到的局面,所以联盟就是最后的选择,联盟对于豪门公会而言绝对不是好的选择,或者说对任何玩家来说,联盟都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豪门公会的联盟等于是将台面上的竞争搬到了台面底下,而两支队伍的联合也是同样,谁都希望自己最后获得的多,更有竞争力,最后能够拿到副本首杀的是自家队伍,能够分到好装备的也是自家队伍,哪怕两支队伍都是同一家公会也是同样。

    所以联盟是不到万不得已的最后一步选择,当只剩下联盟这一条路的时候也要慎之又慎,而如今,从局面上来看,似乎已经到了联盟的阶段了。

    红袖添香公会能够联盟的对象有很多,银翼山庄,一梦孤城,以及仁义天下,这三家公会眼下的竞争力都很低,但是仁义天下已经可以排除掉了,毕竟一梦孤城正在跟仁义天下开战,而小蝶和狄飞惊的关系又摆在那里,所以剩下的名额将会在银翼山庄和一梦孤城之间角逐。

    那么究竟是银翼山庄还是一梦孤城呢,邝叔今天决定给这两人一个机会,至于这个机会为何是给了青阳和狄飞惊,而不是梦孤城和银狐,那又是另外一个问题了,又或者为何只能两两联盟而不是三家联合呢,这背后有很值得考究的道理。

    但是让邝叔没有想到的是,狄飞惊在他还没有发言之前,率先站了出来说道。

    “我希望小蝶能跟青阳结婚!”

    狄飞惊的话一出口,现场的气氛就为之一凝,之前邝叔还在考虑,是否要让小蝶卸任会长之位,又是否要让小蝶离开豪侠,就看这两位是否能够说服自己了,尽管他们不是梦孤城和银狐,代表不了各自的公会,但是如果各自的公会能够从中获利,他相信银狐和梦孤城会做出明智之举。

    但是邝叔显然是没有想到,狄飞惊一开口竟然就主动退出了竞争,而且他竟然还要让代表银翼山庄的青阳和小蝶结婚,这到底是闹的哪一出呢?

    就在邝叔迟疑的时候,一旁的白玉京也开口说道。

    “如果这是兄弟的想法,我也支持!”

    白玉京原本是不应该在这个场合说话的,不管他能不能理解眼下这三大公会所处的境况,但他身为圣光荣耀公会的一员,是竞争的对手方,况且圣光救赎和小蝶的事情至今没有一个结果,白玉京的这番话又是以何种立场说出口的呢?

    事情似乎变得有些扑朔迷离了起来,饶是邝叔这些年来大风大浪都经历过了,也不禁为眼前所见到的这一幕而感到有些愕然,他狐疑的眼神扫过狄飞惊又扫过白玉京,最后定格在了青阳的身上,如果说这两人都退出的话,就意味着青阳才是最后的胜利者。

    但是,当邝叔在想到这里的时候,却忽略了在场的另一个人。

    “我不同意。”

    小蝶突然间开口了,她的话顿时就让场面上的每一个人都变了颜色,狄飞惊刚想说话,却看到小蝶投来的目光中那隐含的告诫之意,狄飞惊心中一怔,随即就听到小蝶对着青阳说道。

    “你真想跟我结婚,那要答应我三个条件才行!”青阳的大脑直到小蝶说出话的前一刻仍旧很混乱,甚至就在狄飞惊拉他并肩站在小蝶身旁的时候他依旧没有回过神来,他那时在想什么没人知道,但是可以大致猜测一番,他所思考的东西绝对不是爱情。

    青阳想要得到小蝶,想要跟小蝶结婚,不管游戏里还是现实中,他的这种追求只属于他单方面的一种诉求罢了,他将这种诉求表达了出来,并且持续了六年多的时间,这样的行为在旁人的眼中除了能够看得出他的痴情和他的傻,什么也看不出来。

    青阳为了追求小蝶做过些什么,或者是付出了什么,同样也没人知道,狄飞惊自然也不知道,其实他当初在接受委托的时候可以提要求询问的,不过狄飞惊做的根本就不是委托,所以他也就压根没想过要去问。

    而这会,当小蝶亲口说出“结婚”二字的时候青阳终于是清醒了过来,如果这一刻他都还不能彻底清醒过来,那他这六年来的苦恋又有何意义呢?

    “你说,只要我能做到,无不答应!”

    青阳的态度很诚恳,任谁都挑不出一根刺来,狄飞惊和白玉京以及邝叔就在一旁,他们都是今天的见证者,无论最后的结果是什么,可以说,这是青阳在小蝶跟前的第一次机会,也是唯一的一次机会。

    狄飞惊这一刻也很紧张,青阳的委托到了今天可以说他付出的努力并不多,但他在其中倾注的感情却不少,要不是狄飞惊对于那天小蝶约他出来的想法并不知情的话,怕是事后想来,狄飞惊会觉得自己差点连身体都给出卖了。

    “第一,我希望我两之间的婚事不会涉及到我两各自分属的两大公会。”

    小蝶的话一出口,狄飞惊和青阳顿时就愣住了,但是在另外一边,邝叔的脸上却流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青阳此时的心中有些发愣,他不明白小蝶为何要这样说,尽管他很少参与银狐以及银翼山庄公会的事情,但是他毕竟是公会里的核心成员,和银狐、十八大等人的关系也较为微妙,所以他也很清楚,如今豪侠中的这两大公会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如果他和小蝶的婚事能够让这两家公会携手走到一起,那对于两家来说应该是天大的好事才对。

    不过青阳毕竟只是核心成员而已,甚至于很多时候青阳和永夜比较类似,他们基本不怎么去管公会的事,所以对于管理学方面的知识也只是一知半解,甚至根本无解。

    但是邝叔却知道,小蝶的用意很明显,就是为了划分出一个独立的关系出来。

    在绝大多数时候,婚姻这种事通常都是由男性作为主导的,而女性是被动的一方,当然也有少数时候,女性来主导,但这种情况发生的概率远远低于前一种可能。

    但是如果小蝶和青阳镇的走到了一起,那么恰恰就会导致后面的一种结果,那就是这场婚姻会以小蝶这个女性作为主导,毕竟她才是红袖添香公会的会长,在名义上是跟银狐平起平坐的。

    小蝶和青阳的结合在表面上无外乎只会是两种结果,第一是青阳的入赘,第二则是小蝶的委曲求全,而无论是哪一种都不是一个好的结果。

    任何人都会去在意这种面子上的东西,但是面子上的东西却并不是主要的,而更深层次的关系是,小蝶不希望自家公会因为青阳的到来而生出任何的是非,而这一点对于银狐来说也是同样的,想必银翼山庄公会的玩家也不希望有一个突然冒出来的级别比他们所有人都高的外人对他们指手画脚。

    结盟就意味着内耗,古往今来无数的例子证明了这一点,春秋战国、三国割据,数不胜数。

    小蝶看着青阳的神态变化就知道他根本不懂这些东西,不过小蝶也并没有感到太多的失望,青阳不懂很正常,她需要的也并不是青阳的头脑,而是他的答复。

    “我答应你!”

    青阳没有被小蝶的话给搞晕了大脑,以至于他还能够做出自我的回答,他的话音刚落,就看到小蝶脸上似笑非笑的笑容,轮不到青阳对此感到疑惑,很快小蝶的声音就再度响起。

    “好,第二条,我希望我两结婚全豪侠所有有知名度的人都能够到场!”

    小蝶的第二个要求再度让青阳迟疑了一下,到了这一刻他已经完全搞不懂小蝶的脑海中到底在想些什么了,因为看上去,这个要求似乎和第一个要求存在了某种冲突感。

    小蝶作为女性方,要求婚事大家操办这很正常,但是小蝶之前明明说他两结婚不希望涉及到各自公会的立场,如果放在现实中那其实就等于是在说,他两各自找来一些私底下相熟的好朋友简单的办一场就行了,没必要搞的天下人都知道。